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0章 五哥哥的借口,果然清新脱俗
    ,精彩小说免费!

    君舒影的丹凤眼倏然睁大,似是不可置信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黑夜中,他的心跳得很快。

    他眨了眨眼,大掌轻轻放在她的腰上。

    风吹过树荫,在两人身上洒落大片紫色小花瓣。

    沈妙言一条腿自然地挂在男人腰间,在睡梦中嘟囔出声:“四哥……”

    君舒影的手,瞬间收紧。

    他低头盯着怀中的小姑娘,她刚刚,在唤君天澜?

    似是印证他的猜测般,沈妙言又迷迷糊糊唤了声“四哥”。

    带着四分娇气,六分依赖。

    君舒影轻轻呼出一口气,唇角自嘲上扬。

    虽然挺难过的,但是……

    谁叫他喜欢她呢?

    翌日清晨。

    金乌初升,金阳遍野。

    君舒影一夜不曾合眼,只缠绻地抱着怀里的姑娘,近乎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媚香。

    真的喜欢,真的好喜欢……

    哪怕她的心不在自己这里,他也喜欢!

    他低头,趁着她还未醒,轻轻啄了下她的唇瓣。

    她的唇瓣,很软很嫩,带着淡淡的甜香。

    他用指尖轻轻揉了揉那樱色唇瓣,目光下移,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往下,她脱了外裳,里衣的前两粒盘扣松开了,隐约可见那两团玉兔般的白嫩。

    “唔……”

    男人只欣赏了一眼,就觉浑身燥热难受。

    他喉头滚动了下,悄悄伸出手,轻轻勾开她衣襟上的第三粒盘扣。

    风光更好了。

    男人唇角上扬,指尖落在第四粒盘扣上。

    正要继续勾开,沈妙言睁开眼,握住了他的手腕。

    君舒影挑了挑眉,在晨起的花雾之中,笑得明媚不可方物,“妙妙终于醒了,我正打算给你掖被子呢。”

    沈妙言笑得可爱,“掖被子,掖到我胸口上来了?五哥哥的借口,果然清新脱俗得很。”

    她说完,不等君舒影再说话,扣紧了他的手腕,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他狠狠摔在了地上。

    君舒影脸朝地趴在地上,颤颤朝她伸出一只手,“小妙妙,我,我错了。下次摔我时,能不能不要让我的脸先着地……”

    沈妙言拍了拍手,没搭理他,自顾把蚕丝软毯叠好。

    两人在这里待到中午,又吃了几只烤兔子,才终于等到君子佩他们。

    众人迤逦向北,走了大半个月,才终于抵达大周国界。

    大周与北幕交接的边境,是大片不见尽头的辽阔草原。

    天际处,太阳的金芒从重重云层的间隙里洒落下来,落在绵延起伏的雪山上,宛如世间最壮阔的美景。

    沈妙言勒住缰绳,望向那大片草原。

    她今日穿素白色窄袖劲装,袖口和领口绣着精致莲花纹。

    颈间系着一条厚实的胭脂红斗篷,正随着草原上的寒风,猎猎翻卷。

    为了骑马方便,她的发髻简单在发顶上挽成一个髻,戴了顶小巧玲珑的金叶子发冠。

    因为寒冷的缘故,她的唇瓣显得尤其鲜红,眼角晕染开的胭脂更是绯红入骨,格外媚人。

    “这就是北幕?”她开口,说话之间呵出小团白气,“比我想象中还要壮丽。”

    君舒影策马从后面追赶过来,听见她的话,笑道:“这算什么?继续往北,景致才叫好。‘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北幕一年四季,都是此番超脱世外的美景。”

    沈妙言勾唇一笑,“那我越发想见识一番了。”

    说罢,一扬马鞭,继续朝北疾驰而去。

    君舒影在后方紧追不舍,死皮赖脸地大喊:“小妙妙,我若能追上你,你风风光光嫁给我做皇后,可好?”

    沈妙言触目所及都是壮丽美景,不觉燃起了胸腔中的热血与豪迈。

    她回头,笑容艳绝,大喊出声:“为何是我嫁给你?!我也曾是做过女帝的人呢!”

    君舒影的笑声在风中绵延。

    他在马背上低伏身子,艳丽勾人的丹凤眼中,满满都是那个女孩儿,“那我嫁与你做皇妃,也是使得的!”

    沈妙言被他逗笑,越发放肆地在草原上疾驰起来。

    宛如出笼的鸟儿。

    她觉得呼吸的空气,掠过鬓角的风,眼里的景,皆是自由的。

    她爱君天澜。

    却,

    也爱这放纵的自由!

    众人又往北行了七日,终于看见了雪城的轮廓。

    正是细雪纷纷的日子。

    雪中雾气弥漫,那古朴雄伟的古城池,若隐若现地掩在晨起的白雾里,海市蜃楼般令人震撼。

    傍晚时分,君舒影示意众人在城外二十里处安营扎寨,等到明日一早,都休整好后,再以最好的姿态进城。

    一顶顶帐篷很快被扎好。

    君舒影来到沈妙言的大帐,看见帐中空空,只屏风后传来水声。

    他挑了挑眉,在铺着绒垫的大椅上坐了,随手拿起沈妙言未喝完的热茶,慢条斯理地细品起来。

    沈妙言在浴桶中泡舒服了,起身擦拭干净水珠,简单地穿了套保暖的中衣,赤脚踏出屏风。

    一出来,就正对上君舒影如饥似渴的眼神。

    “……”

    她沉默片刻,讪讪道:“可否收起你那垂涎三尺的表情?”

    这一路走来,她简直随时随地都能看见这厮发.情的模样。

    君舒影咳嗽了声,唇角上扬的弧度却如何也掩饰不了。

    明明生了副超脱凡尘的山林仙士心态,可一遇见沈妙言,他就仿佛变成了陷入恋情的清纯邻家哥哥。

    就连笑容,都透着几分羞涩。

    沈妙言走到他面前,微微俯身,捏住他线条完美的下颌,迫使他抬头望向自己。

    君舒影眨了眨水光潋滟的丹凤眼,一派任君采撷的娇弱模样。

    “不许再这样盯着我看。”

    沈妙言居高临下,一本正经。

    只要脱离君天澜的掌控,她仿佛又成了那个呼风唤雨的女帝。

    就连自信心,都是成倍的膨胀增长。

    男人唇角轻勾,忽然起身抱住她的纤腰,把她高高举起。

    他仰头凝视着她,眼底的欢喜,唇畔的弧度,几乎要满溢出来。

    “妙妙,我真欢喜!你能跟我来北幕,我真欢喜!”

    他的眼圈泛红,竟像个孩子似的,抱着沈妙言在帐篷中转起圈来。

    “呀!”沈妙言惊恐不已,拼命捶打他的肩膀,“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晕了!快放我下来!”

    君舒影直接把她按在床榻上。

    沈妙言眼冒金星,晕乎乎不知今夕何夕。

    君舒影凝着她的眉眼,最后俯身,深情含住她的唇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