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6章 那是一场以性命为赌注的远行
    ,精彩小说免费!

    她正难受时,面前忽然探出一只大掌,十分自然地拿起了汤碗。

    很快,就响起了喝汤时的“咕嘟”声。

    她惊诧偏头,看见一身黑衣的夜凛坐在自己身边,不过几大口,那碗她熬了整整一个时辰的补汤就见底了!

    她猛然一拍桌子,周身杀气腾腾:“夜凛!”

    夜凛挑了挑眉,“作甚?”

    “你喝小姐的汤做什么?!”

    “小姐不会回来了,这汤凉了就不好喝了,我替你喝了,省得浪费。”

    添香不悦,“脸皮真厚……”

    夜凛笑了笑,“说起来,咱们从小就认识了。我知晓你厨艺好,可从小到大,我好像都没吃过你煮的东西。至于这般精致熬成的汤,也更是没有喝过呢。”

    添香撇嘴,没说话。

    夜凛忽然凑到她的耳畔,小小声道:“添香,余下的半生里,我想每天都喝一碗你煮的汤……”

    添香倏然睁大眼。

    她未及反应,一个轻柔的吻,如羽毛般,落在了她的唇瓣上。

    而夜凛只飞快亲了下,就立即坐正,一张俊脸红了个透。

    两人并排坐着,俱都低垂眼帘。

    一时间,整座小厨房安安静静。

    不知过了多久,添香忽然骂道:“混蛋!”

    夜凛一愣。

    他尚未来得及转头去看她是不是生气了,添香就已经捧住他的脸,狠狠吻住了他的嘴!

    她的吻,很生涩。

    虽然她极力营造出霸道的感觉,然而她那张玉白的小脸,却慢慢红了。

    夜凛心头颤颤,唇角止不住地上扬。

    他的私生活向来检点,从来不跟兄弟们去逛花楼窑子。

    然而那群家伙夜里说浑话回味时,他却也是听着的。

    他一边努力回忆着那群家伙说的“吻技”,一边小心翼翼在添香身上试验。

    他,想要给她留下美好的回忆……

    谁知,他刚撬开添香的贝齿,添香忽然松开嘴,扬手朝着他的脸就是重重一巴掌!

    堂堂一品带刀侍卫、乾元宫暗卫首领,被打得眼冒金星,十分委屈地望着自己心爱的姑娘,“你打我做什么?”

    “哼,你吻我的时候那么熟练,你定是常常去外面逛青楼妓馆!”添香叉腰,“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夜凛哭笑不得,“我的姑奶奶,我发誓,我是清清白白的!我,我还准备娶你呢!”

    说着,捧上一口装满黄金的木箱,“你看。”

    添香望了眼金灿灿的黄金,情绪忽然低落下来。

    她轻声道:“皇上很快就要动身前往西郡了吧?”

    夜凛点了点头,“皇上打算孤身前往。”

    添香紧了紧裙摆,“那,你会暗中跟着吗?”

    ……

    幽僻的游廊里,夜凉吊儿郎当地坐在扶栏上,正慢慢啃一只苹果。

    拂衣抱着一套衣物过来,见他随手把苹果核扔到花圃里,不禁皱眉,“夜凉,你又乱扔东西了。”

    夜凉不在意地挑眉,偏头望向她。

    拂衣把手中捧着的衣物递给他,“上面破损的地方都缝补好了,你拿着罢。”

    夜凉接过,随手放在了扶栏上。

    他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只苹果,一边盯着拂衣,一边慢条斯理地啃着苹果。

    拂衣被他看得浑身发毛,皱眉道:“你盯着我做什么?!”

    夜凉咧唇一笑,把啃了几口的苹果递到她嘴边:“很甜的,尝尝?”

    拂衣嫌弃地推开那苹果,“尽是口水。”

    “拂衣姐姐不爱我的口水?”男人挑眉。

    “呸,谁是你姐姐?!”拂衣越发恼了。

    这家伙今儿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比平日里还要放肆。

    夜凉把她微恼的表情尽收眼底,忽然站起身,单手扣住她的后脑,俯首吻住她的唇瓣!

    拂衣瞳眸倏然放大,忙要挣扎,却被他顺势往后一推,将她牢牢禁锢在朱红的廊柱上!

    他半垂着眼帘,辗转加深这个吻。

    逐渐深.入……

    逐渐用情……

    他仔细地品尝着她的味道,宛如吃着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拂衣挣脱不开,直到被他吻得喘不过气,男人才含笑松手。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笑得很是痞气,“拂衣姐姐真甜。”

    “混账!”

    拂衣恼了,她是乾元宫的大宫女,平日里很是得脸,谁敢这般在她面前肆意妄为?

    于是她扬手就要给他一巴掌。

    夜凉抓住她的手腕,仍旧把她抵在廊柱上。

    他低头凑近她红透的脸,笑容痞坏,哑声道:“拂衣,你嫌弃我的口水,刚刚却吃了我那么多口水……如今这半个苹果,你吃是不吃?”

    说着,把没吃完的苹果又拿到拂衣眼前。

    拂衣恼恨得紧,猛然把他推开,一边整理衣裳,一边皱眉道:“你今儿到底怎么了?!”

    夜凉悠闲地伸了个懒腰,转身看向廊外的池塘,“皇上给了我一箱金子,要我娶你。”

    拂衣一怔,面颊越发透红,“你说什么?”

    夜凉指了指脚边那只紫檀木箱子,“喏。”

    拂衣这才注意到他脚边的箱子。

    她弯腰打开木箱,只见里面摆满了货真价实的金砖,整整一箱都是!

    她很是吃惊,“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听说皇上把夜寒分配给了公主殿下,并且,也赐了他一箱金子……”夜凉把玩着腰间佩剑,瞳眸中难得透出一抹认真,“拂衣,你猜,皇上是要做什么?”

    拂衣沉默。

    他们自幼跟在皇上身边,自然知道皇上想做什么。

    微风穿廊而过,温柔地撩起两人的衣摆。

    过了半晌,拂衣才轻声道:“那么,西郡之行,你还会跟着去吗?”

    明知道那是一场以性命为赌注的远行;

    明知道那或许是一场有去无回的征程;

    他们,还会跟去吗?

    ——

    菜菜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书,叫做《鸾凤还巢:锦绣嫡女倾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