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1章 贱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精彩小说免费!

    夜空浩瀚无穷,隐约布着几粒星辰。

    君舒影抱着沈妙言回到行宫寝殿,吩咐思雅等宫婢立即准备热水。

    他替沈妙言除掉沾着冰雪的斗篷,才把她放到拔步床上。

    他就坐在床榻边,轻柔为她捋开脸上的碎发。

    她喝了酒,小脸酡红,睫毛间隙隐约露出莹莹水光,如同一只红艳艳的小苹果,很是好看。

    他忍不住拧了把她的脸蛋。

    她嘤咛了声,皱起精致的眉尖,抱着锦被侧身向里。

    君舒影轻笑出声,俯下身,柔柔吻了下她的唇瓣。

    思雅踏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她拢在袖管中的手微微攥紧,强忍着妒意,柔声道:“皇上,热水已经备好。”

    “嗯。”

    君舒影抱起沈妙言,大步踏进屏风后。

    屏风后置着很大一座木桶,木桶内盛着温热的牛奶,还洒了一层鲜红欲滴的玫瑰花瓣。

    他正要替她除掉衣裳,想起她还没有接受自己的事儿,踌躇了下,略带不舍地把她交给思雅和其他宫婢,“好好伺候她,若有半点儿闪失,朕要你们的命!”

    几名宫女忙喏喏应下。

    君舒影离开后,沈妙言醉醺醺被除去衣裳,放进了浴桶中。

    牛乳很香。

    她睁开迷蒙醉眼,噘起嘴,忽然低头喝了一大口!

    几名宫女吓得要死,忙阻止她继续喝牛乳的动作,死死按着她的肩膀,柔声劝道:“娘娘,这是沐浴用的牛乳,可不能喝的……”

    “为什么?”沈妙言歪头。

    她本就生得极美,加上醉酒后的酡红醉颜,越发妩媚了几分。

    这么一歪头,配着那双琥珀色湿润圆眸,却又平添几分纯真可爱。

    几名宫女莫名其妙红了脸,伺候她沐浴的动作倒是越发温柔起来。

    其中为首一人温声轻哄道:“娘娘把牛乳喝完了,拿什么沐浴呢?瞧娘娘这一身好肌肤,可不是要牛乳养着才能这么细腻吗?”

    沈妙言“唔”了声,认真地点了点脑袋,“你说的有道理……”

    她说完,“哗啦”从浴桶中站起来,扶着浴桶边缘,踉踉跄跄地踏出来。

    几名宫女乱了套,忙扶住她:“娘娘这是要做什么?”

    “我不沐浴了……”

    沈妙言嘟囔着,拿起一只葫芦瓢,从浴桶中舀了一大瓢牛乳,“我喝牛乳!”

    宫女们呆若木鸡,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思雅却是瞳眸一转,娇笑道:“姐姐们先去休息吧,我来服侍娘娘沐浴。我常常服侍娘娘的,知晓娘娘的性子。”

    她是跟随沈妙言一同来行宫的大宫女,其余宫女倒也信任她,于是客气了几句,就先离开了寝宫。

    思雅盯着沈妙言,美眸中涌出浓浓的妒忌。

    她上前,紧紧抓住她的手臂,低声道:“你不过是比我好看一点儿,实际上就是个蠢货!凭什么皇上喜欢你不喜欢我?!我到底哪里不如你?!”

    沈妙言偏过头,一双清澈见底的琥珀色眼眸,好奇地盯着这个女人。

    她的腮帮子鼓鼓的,显然还含着满口牛乳,并未吞下去。

    眼圈四周是极致绯红的颜色,端的是艳丽入骨。

    思雅越看越恼,恨恨嘀咕道:“你也就是这副皮囊能看得过去了!可皇上天人之姿,岂不比你好看?!他为什么要喜欢你,究竟是为什么要喜——”

    “噗!”

    沈妙言没忍住,嘴里的牛乳,尽数喷吐到思雅脸上!

    思雅僵在原地,愣了好久才回过神,一把揪住沈妙言的长发,怒声道:“你放肆!”

    她从年少时就跟在萧贵妃身边,原本就是萧贵妃打算养大了送给皇上的。

    因此她比普通宫女要得脸多了,即便是在宫中,也是以半个主子的身份自居。

    可如今,她居然被人如此羞辱!

    沈妙言头皮生疼,只觉眼前这个女人实在讨厌得很,于是大力把她推开,嚷嚷道:“你走开,走开!”

    她力气极大,思雅的肚子重重撞到桌角,疼得一张秀美小脸霎时扭曲起来。

    她捂住肚子,额角沁出一层薄汗,抬起眼帘,仇恨地盯紧了沈妙言。

    “贱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她喃喃自语,扶着桌子站起来,从袖袋里取出一包药,尽数倾洒进了浴桶。

    她得意而张狂地大笑着,余光瞥了眼懵懵懂懂的沈妙言,尖声道:“好肌肤?!哼,我偏偏要让你变成丑八怪!”

    语毕,她拉着醉醺醺的沈妙言,把她硬生生拖进浴桶中。

    沈妙言刚刚闹了好一会儿,又喝饱了牛乳,此时只想睡觉。

    于是她坐在浴桶中,由着这个女人折腾。

    君舒影在偏殿沐过浴,换了身宽松的丝绸中衣,满头漆墨青丝披散在腰间,发尾还有些大弧度的微卷。

    他回到寝殿,在拔步床上盘膝坐了,托腮盯向那扇屏风。

    他沐浴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小妙妙好像喝醉了。

    若是他趁机偷偷摸摸干点儿什么,也不知她醒来后会不会察觉?

    正思虑时,思雅扶着沈妙言从屏风后出来。

    她看见坐在床榻上的男人,立即羞涩一笑,“皇上。”

    君舒影压根儿不曾给她一个正眼,只朝沈妙言伸出手。

    思雅尴尬地把沈妙言送到床榻边,福了一礼,慢慢退了出去。

    她替两人掩上隔扇,唇角却不觉微微上扬。

    呵,她倒要看看,那贱人没了好容貌,还能拿什么取悦皇上!

    君舒影握住沈妙言的手,把她拉到怀中。

    小姑娘刚沐过浴,身上还有牛乳和玫瑰的甜香,十分好闻。

    他笑了笑,抱着她,在这寒夜中,莫名的安心。

    然而这份安心,并未持续多长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