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7章 佑姬与伯母并非是生了怪病?
    ,精彩小说免费!

    小胖墩越发委屈了,“不就是个伴读吗?我们又没要她的命,公主殿下至于这般打我?”

    花思慕一脚踩在他身上,居高临下道:“她是摄政王之女,鬼帝的掌上明珠,皇上亲封的高阳郡主!你一口一个小怪物,果真是好大的胆子!”

    小胖墩愣住。

    他那帮狐朋狗友,也同时呆住。

    那个小怪物,竟然是郡主?!

    小胖墩讪讪捂住嘴巴,他不止骂了高阳郡主是小怪物,还骂了摄政王是老怪物……

    呃,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他爹爹还能救他否……

    气氛正热烈时,摇着折扇的少年,缓步从人群外走来。

    小胖墩看见他,忙伸手指道:“是他是他就是他!剪掉高阳郡主头发的人是他!昨儿晚上的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啊,公主殿下放过我们吧……”

    鳐鳐越发厌恶他推卸责任的态度,重重踹了他一脚,才挡在程承面前,“是你剪掉佑姬头发的?”

    程承早已从小胖墩刚刚那番话里拼凑出了事情原委,也猜到那个白头发的小怪物,原来是圣上亲封的高阳郡主……

    然而他脸上神色未变,只淡淡道:“是我又如何?”

    “你——”鳐鳐不忿,“你欺负小姑娘,怎的半点儿愧疚之心都没有?!”

    “鳐鳐小公主与他啰嗦什么?”花思慕把鳐鳐拉到自己身后,抬起拳头,猛然一拳砸到了程承脸颊上。

    程承捂住脸倒退数步,抬眸盯向花思慕。

    很快,这两个少年当场大打出手。

    鳐鳐退到君念语跟前,轻声道:“皇兄,你说思慕哥哥能赢吗?”

    “必然。”君念语声音淡淡。

    眼见着早课在即,夫子们也快要进学堂了,花思慕终于一脚踹在程承的肋骨上,把他踹得倒退数步,单膝跪地,紧紧捂住胸口。

    花思慕上前,冷冷道:“道歉!对佑姬妹妹道歉!”

    程承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等她回学堂,我自然会对她道歉。”

    鳐鳐松了口气,看见躺在地上的小胖墩偷偷摸摸想逃,一时气不过,又上前重重踹了他好多脚,才算罢休。

    而此时,东宫寝殿内。

    君天烬端坐在大椅上,一手端着细烟枪吞云吐雾,丹凤眼透过缥缈的烟圈,静静看着对面的妻子和女儿。

    母女俩都生着一头天然的雪白发丝,连肌肤都是近乎透明的雪白。

    姬如雪心疼地把君佑姬搂在怀里,轻抚着她的头发,又怜惜地摸了摸她脸颊上的伤疤,“都是小孩子,小孩子不是最喜欢在一起玩耍嘛,他们怎么能这么狠心地欺负佑姬……”

    君佑姬低垂眼帘,轻轻把自己娘亲的手推开。

    姬如雪似是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拍手道:“不如娘亲给佑姬做一些好吃的小点心,佑姬带到学堂,请大家一块儿吃,不就能交到朋友了吗?”

    “幼稚。”君佑姬声音冷淡。

    姬如雪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可是佑姬说,想要在太阳底下生活……没有朋友怎么行呢?佑姬不是最爱吃娘亲做的酥点吗?想来学堂里那些小孩儿,也会喜欢——”

    “你走开!”

    君佑姬忽然恼了,一把将姬如雪推开。

    姬如雪不解地望着自己向来乖巧听话的女儿,不懂她这是怎么了。

    君佑姬漂亮的丹凤眼中含满泪水,带着任性,控诉出声:“就是因为你长成这样,才害我也长成这个样子!都是你,都是你!”

    她说完,歇斯底里地哭嚎出声。

    长久以来,她都深深憎恨着自己的皮肤,自己的长发。

    她恨极了自己这般丑陋的模样,她也想与其他小姑娘一样,正常地生活在太阳底下。

    可是她知道,除了鱼龙混杂的鬼市,再不会有其他地方,愿意接纳奇怪的她。

    长久以来的委屈,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她的眼泪不停滚落,望向姬如雪的目光里,充满了恨意。

    姬如雪呆愣着,伸手想要给自己女儿擦一擦眼泪,却被对方狠狠推开。

    “佑,佑姬……”

    她轻声。

    “我再也不想看到娘亲!我再也不想看到娘亲了!”

    君佑姬大哭着,转身就要跑走。

    然而君天烬动作更快,一把将她拉回来,朝着她的小脸就是一巴掌。

    君佑姬被打懵,呆呆望着向来宠爱自己的爹爹。

    君天烬声音冷冷:“跟你娘亲道歉。”

    君佑姬紧紧抿着小嘴,漂亮的丹凤眼中,噙满了不情愿的眼泪。

    “道歉!”

    君天烬厉声。

    他周身的气势,实在很可怕。

    君佑姬崩溃地捂住脸,转向姬如雪,哭着弱声道:“对不起……”

    姬如雪小心翼翼把她抱到怀里,轻轻吻去她面颊上的泪花,声音温柔而愧疚,“是娘亲对不起你……”

    君佑姬崩溃和委屈的情绪被逐渐抚平,柔柔抱住姬如雪的腰,羞愧地蹭了蹭她的胸膛,“娘亲,我刚刚说错话了呢。”

    君天烬把母女二人抱到怀中,阖上眼帘,认真道:“佑姬,这辈子,你唯一不能怨怪的人,就是你娘亲。”

    他还记得上一世,他的如雪为了护住他们还没出生的小女儿,是如何惨死的……

    而君佑姬似懂非懂,只乖巧地点了点小脑袋,踮起脚尖亲了亲姬如雪的面颊,“佑姬记下了……”

    君天烬夫妻离开东宫时,正巧撞上从学堂里回来的三人。

    三个小家伙对两人行过礼,目送他们离去。

    花思慕好奇道:“说起来,为什么摄政王妃和佑姬妹妹,跟咱们不一样啊?”

    “听说是生了一种怪病。”鳐鳐满脸认真地解释。

    “若是怪病,鬼市那么多奇人异士,应当能治好的呀。”花思慕摸了摸下颌,“更何况,这怪病又能够遗传给下一辈,又不会给人造成任何疼痛或者其他病状,实在是很奇怪呢。”

    君念语回想了一下君佑姬平日里的表现,附和道:“的确不像是生病的样子。除了毛发与肌肤,伯母和堂妹,都与正常人无异。”

    鳐鳐也逐渐提起好奇心,“你们的意思是,佑姬与伯母并非是生了怪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