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9章 你也曾钻过我的被窝,还拔过我的萝卜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见她如此理智,心中又多出几分喜欢。

    她透过垂纱看了看花园,见连澈还没到,于是让思雅直接去请人,带着歉意对水盈盈笑了笑,“抱歉,还请水小姐多等会儿。”

    另一边。

    三个小孩儿离开八角古亭后,沿着雕花游廊来到偏僻的池塘边。

    魏千金见那池塘表面结了层冰,觉着十分好玩儿,于是卷起裙摆,蹲在池塘边玩起冰来。

    昔年靠在廊柱上,淡漠的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

    沉默的场景并未持续多久。

    因为昔年余光看见水泠泠抬起手,使劲儿拍了拍发顶,好像发顶上落了什么脏东西般。

    可一路走来,昔年十分清楚,这御花园打扫得十分干净整洁,不可能存在灰尘。

    他目光凝了凝,瞬间想起刚刚自己娘亲摸了水泠泠的脑袋。

    水泠泠他,是嫌娘亲脏?

    小家伙周身的气息瞬间变得寒冷摄人。

    他冷冷道:“你看不起我娘亲?”

    水泠泠似是终于觉得拍打干净了,慢慢放下手,淡淡道:“太子殿下怎会愿意唤那种女人作娘亲?听说,她曾经跟过许多男人呢。我娘说了,好女人就该从一而终,一生只虔诚服侍一位相公,好好在家里相夫教子才是正经。只有青楼妓馆的肮脏女人,才会与其他男人纠缠不清。”

    昔年听罢,只是冷笑。

    “你笑什么?”水泠泠望向他。

    昔年定定看着他,“你娘说的,不是女人呢。”

    “那是什么?”

    “是没有自由的奴隶!”

    话音落地,昔年猛然抬起一脚,恶狠狠踹向他!

    水泠泠猝不及防,整个人朝后倾倒!

    他撞上在池塘边专心玩耍的魏千金,直接把她也给带进了水塘。

    两人在塘面冰层上砸开好大一个窟窿,双双落进冰水之中!

    “啊啊啊——!!”

    水泠泠努力扑腾着,落汤鸡般不停胡乱挣扎。

    白白胖胖的魏千金,彪悍地提起他的衣领,如同拖小鸡仔般,十分轻松就把他拖到了岸上。

    她抬手抹了把脸,好奇地望着这个容貌好看的小哥哥,声音稚嫩清脆:“你不是姓水吗?为什么不会游泳?”

    水泠泠无语地白了她一眼。

    魏千金仍旧在看他。

    刚从寒水里救上来的小公子,唇红齿白,稚嫩清秀,养眼得紧。

    于是她嘿嘿一笑,抬起袖管,细细给水泠泠擦去脸上的水渍,“水哥哥,翻白眼不好哦,翻白眼就不好看了。”

    水泠泠推开她的手,生气地起身离开。

    魏千金歪了歪脑袋,不解地看着他跑远。

    幕昔年走过来,把她从地上提起来,“人都走远了,你还看什么看?衣服都湿透了,冷不冷?”

    魏千金这才回过神,哆嗦了下,“啊啊啊——啊嚏!”

    她打完喷嚏,吸了下小鼻子。

    却在呼气时,冒出了一个小小的鼻涕泡泡。

    “脏死了!”素来有洁癖的幕昔年嫌弃皱眉,随手摸出一块上好的丝绸帕子,给她擦了把鼻涕,又马上把帕子扔了。

    他在魏千金跟前蹲下,“上来。”

    “喔……”胖乎乎的小姑娘,小心翼翼趴到少年肩上。

    幕昔年毫不吃力地背起她,朝偏殿而去。

    寒风迎面,魏千金觉得脑袋有点儿发热,人也开始迷糊了。

    她抱紧了昔年的脖颈,弱声道:“太子殿下……”

    “嗯?”

    “刚刚那位小公子是叫水泠泠吗?他长得真好看……”

    “我长得也很好看。”

    魏千金迷迷糊糊靠在他的肩膀上,“太子殿下,我刚刚抱了他,占了他的便宜,我要对他负责……”

    她的声音渐渐弱下去。

    “……”幕昔年沉默了会儿,迎着寒风,漂亮秀气的小脸上冷意弥漫。

    他轻轻呼出一口热气,淡淡埋怨:“你也曾钻过我的被窝,还拔过我的萝卜……你怎么就不对我负责?”

    话音落地,他那张白嫩的面庞上,悄然弥漫开浅而羞涩的红晕。

    寒风四起。

    八角古亭中,沈妙言左等右等,千呼万唤,终于把连澈盼了来。

    水盈盈跪坐在她对面,拿遮羞的团扇轻轻挡住小嘴,好奇地望向从碎石小路上走来的男人。

    男人走近了,撩开垂纱,淡然地踏进亭子里。

    他穿胭脂红的锦袍,衣襟微微敞开,露出的胸肌健壮结实。

    只是,却遍布着许多结了痂的伤疤。

    而他周身透着一股杀戮之后的浓浓血腥气息,尽管面容俊俏艳丽,可那副带着血腥味儿的气势,着实吓人得紧。

    他含笑,在沈妙言身边盘膝落座。

    沈妙言自然也嗅到他身上那股浓浓的血腥味儿,蹙眉道:“你做什么去了?知道有贵客要见,怎的也不沐浴一番换套衣裳?”

    连澈笑得邪肆,“有几名宫女背后辱骂姐姐,我看不过眼,就把她们杀了。”

    说着,端起沈妙言面前未喝完的暖酒,径直饮了大口,“对了,听闻用美人的尸骨做花肥,来年院中的花儿会开得极好,所以我把她们的尸体埋在了我住的宫苑里。”

    他云淡风轻地说完,又拈起小佛桌上的白玉甜瓜,凑到沈妙言唇畔,“姐姐,张嘴。”

    不等沈妙言有所反应,他直接把那块甜瓜塞到了她嘴里。

    甚至,连双指都探进了她的檀口之中。

    那双桃花眼中,盛满了面露惊骇之色的沈妙言。

    他挑眉而笑,放肆地用双指搅动着她的软舌,甚至模仿着某种姿势,轻佻地,进进出出:“姐姐的小嘴,真是又软又暖……”

    沈妙言一张脸涨得通红,猛然推开他的手,起身厉喝:“连澈!”

    连澈满脸无辜,“姐姐怎么了,莫非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

    “你——”

    她盯着这个容貌邪肆俊美的男人,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水盈盈垂下眼帘,终于开口:“既然沈姑娘与令弟有话要谈,盈盈先告退。”

    说罢,站起身福了一礼,很快退了出去。

    御花园的寒风呼啸而过。

    园中游玩的贵客们,不知何时都去偏殿中避风了,显得园子里格外寂静。

    古亭的纱幔鼓起飞扬,恍惚犹如仙境。

    然而内里的气氛,却剑拔弩张。

    沈妙言从这个男人的眼睛里,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她转身想要离开,连澈却没给她离开的机会。

    他抓住她的肩膀,将她重重摔在小佛桌上!

    ——

    您的狂暴弟弟已上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