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0章 她曾在这寒冰之中,孤单地躺过很多年
    ,精彩小说免费!

    小佛桌上的精致水果、清冽暖酒等,都被撞倒。

    沈妙言趴在小佛桌上,吃痛地捂住被撞疼的肚子。

    弥漫开的酒水浸湿了她的裙子,她的面色有些苍白,喘着气,微微转头,望向身后的男人。

    连澈在她身后单膝跪下,握住她的一缕长发,在掌心细细把玩,嗓音透出漫不经心的淡漠,“我从未对姐姐干过坏事,以致姐姐忘了,我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他垂眸,低头嗅了嗅那缕秀发携带的清香,“呵,姐姐的味道真好闻……”

    沈妙言强忍着疼痛,艰难转身跌坐着,把头发从他手中抽出,争辩道:“我是为你好!”

    “姐姐若果真为我好,不如把你的身子给我……”连澈盯着她越发苍白的面色,眯了眯桃花眼,“人生苦短,拥有过一次,死的时候,才不会遗憾呢。”

    他说完,又嗤笑出声,“罢了,我对姐姐说这些作甚?既然我想要,那么就自己来取好了。君舒影也好,君天澜也罢,与我比起来,他们算什么东西?”

    他说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毫不犹豫拎起沈妙言的衣襟,不顾一切地撕开她的宫裙。

    沈妙言死死抱住他的手,一双水莹莹的琉璃眼,静静凝着他的脸。

    那眼中的不情愿,实在是明显得令人根本无法忽略。

    连澈避开她的目光,正要继续撕扯她的长裙,一只手轻轻撩开古亭垂纱,“呵,国舅爷胆子大得很呐。”

    两人望去,只见君舒影站在亭子里,正好整以暇地望向这边。

    连澈松开手,望了眼如蒙大赦的沈妙言,主动退了一步,提议道:“姐姐她不愿意就给你,也不愿意与我在一起。既然如此,不如你我一同占有她,如何?”

    话音落地,沈妙言朝着他的脸就呼了一巴掌。

    他的脸被打得偏向一旁,艳丽俊俏的脸,立即红肿起一边。

    他低垂眼帘,捂住脸,嘲讽轻笑:“姐姐从没有这般打过君舒影。可见,我在姐姐心中不止比不过君天澜,连这只花孔雀,都比不过……”

    他说完,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了这里。

    君舒影回头望了眼他的背影,忍不住地嘀咕:“谁是花孔雀?给人取外号也不是这般取的……”

    说着,走到沈妙言跟前,把她从地上扶起来。

    他脱下外裳给她裹上,“我进来时,正好碰进水盈盈,她的表情不大好看。想来这次相亲宴会,是没成?”

    “嗯……”沈妙言裹紧他的外裳,“我实在是拿他没主意,罢了,随他去罢。大约总有一天,他会想通呢。”

    君舒影随手给她扶正了歪斜的银发钗,“御花园里牡丹开得甚好,我带小妙妙去看看?”

    “北幕也有牡丹吗?”沈妙言起了点儿兴致。

    “自是有的,只是与中原的牡丹颜色不大一样。”

    君舒影笑了笑,去牵她的手。

    只是刚碰到她的指尖,沈妙言便下意识地将手缩回宽袖之中。

    君舒影只当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牵住她的一截袖角,便带着她步出了古亭。

    御花园被花匠精心打理过,此时花开正艳。

    牡丹园坐落在西南角。

    沈妙言放眼望去,但见这些牡丹皆如碗口大小,一眼看去,层层叠叠的花瓣晶莹剔透,花蕊鹅黄,分外白腻好看。

    君舒影随手折下一朵,温柔为她簪于鬓角,“我始终以为,牡丹是最衬妙妙的花。雍容古雅,妙不可言,当真可爱。”

    沈妙言抬手摸了摸,目光忽然落在不远处。

    那里被层层叠叠的葳蕤牡丹包围,隐约可见正折射出晶莹光芒。

    “那是什么?”

    她好奇地走过去。

    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块巨大而透明的冰层,正在浅薄的阳光中,散发出淡淡寒气。

    这些寒气滋润着四周的冰花牡丹,令它们比其他地方的牡丹开得更加艳丽绝伦。

    君舒影始终陪在她身边,回答道:“乃是从天山山脉深处运出来的一块千年寒冰,原是很大一块的,不知怎的缺了一半。”

    沈妙言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那块寒冰。

    指尖接触到冰块的刹那,她忽然涌出一股浓浓的熟悉感。

    就仿佛,她曾在这寒冰之中,孤单地躺过很多年。

    她蹙眉,慢慢收回手。

    “怎么了?”

    君舒影抬手,按住她蹙起的眉尖。

    沈妙言摇摇头,把这古怪的感觉驱之脑后,没再多想。

    正在这时,有小太监急匆匆过来请,“皇上、沈姑娘,宫外来了个道士,说是沈姑娘的旧识,说想见沈姑娘!”

    沈妙言转向他,“道士?”

    小太监挠了挠头,“他说他姓司马,说沈姑娘听了他的姓氏,就会见他了。”

    沈妙言立即知晓来人大约是司马辰了。

    她摸了摸胸口,这衣襟里还藏着临别时,司马辰送给她的护身符。

    “请进宫吧,我在御花园暖阁里见他。”她轻声吩咐。

    小太监忙应了声“嗳”,行过退礼后退了下去。

    君舒影陪着她来到暖阁,等了约莫半个时辰,司马辰终于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

    他踏进暖阁,长长呼出一口气:“我的天,北幕也太冷了!”

    沈妙言端坐在上座,闻言轻笑,抬手示意思雅给他端来暖身的姜茶,“司马先生坐。”

    司马辰没客气,落座后,捧起姜茶暖了暖手,才慢慢喝了几口。

    沈妙言等他暖和起来了,才问道:“司马先生远道而来,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司马辰放下杯盏,俊秀的面庞上现出几抹凝重,“我之前曾提起过,西郡地底藏有龙脉,女帝陛下可还记得?”

    “自是记得的。”沈妙言垂眸,抚了抚裙摆上的褶皱,“只是,我对那龙脉无甚兴趣,若司马先生想让我去同君天澜抢夺龙脉,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司马辰笑了笑,“我并未告知皇上西郡龙脉的事儿,他去西郡,约莫是有别的要事。”

    沈妙言抬眸,神色冷淡了几分,“那么,司马先生跑这一趟,除了龙脉,还想告诉我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