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1章 小家伙面露腹黑之色
    ,精彩小说免费!

    司马辰起身,朝她拱了拱手,正色道:“大魏四周,海潮已退,只是土地浸了盐碱,难以耕种。

    微臣前些时候,在镐京城通过茶叶掐指算卦,侥幸通过真龙天子窥得天心,算得西郡地底,藏有可令大魏土地迅速恢复如故的秘宝。端看女帝陛下,究竟想不想让大魏恢复如故了。”

    沈妙言凝神,没料到他说的竟然是这个。

    拢在宽袖中的手,禁不住攥紧袖摆。

    她自然想让大魏国土恢复如故。

    只是……

    与她隔着花几对坐的君舒影,把她犹豫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笑了笑,对司马辰道:“司马先生长途跋涉,风餐露宿甚是辛苦。来人啊,带司马先生去宫中好生休息,不得怠慢。”

    立即有一名婀娜侍女走出来,恭敬地请司马辰去行宫。

    司马辰面带忧心,看了眼沈妙言,才转身离开。

    他走后,君舒影给沈妙言斟了一盏热茶,“小妙妙想去西郡,却又害怕碰见他,是不是?”

    沈妙言不语。

    君舒影把热茶推到她手边,低头摆弄起绣花宽袖,“小妙妙害怕再次遇见他时,没有勇气离开他。那个人明明伤你入骨,可你却偏偏甘之如饴……为什么?”

    沈妙言端起茶盏,神色黯淡地呷了一口,“五哥哥,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像是冬雪追逐暖阳,像是飞蛾流连于灯火。

    义无反顾。

    入夜后。

    沈妙言在拔步床上,辗转反侧到深夜,才堪堪睡去。

    殿顶上,身着月白丝绸锦袍的男人,正对月饮酒。

    那张比月光还要倾城的面容上,正流转着无边寂寥。

    他仰头饮尽半壶酒,晶莹酒水顺着唇角滑落,缓慢渗进衣领之中。

    他注视着那轮圆月,丹凤眼中满是嘲讽。

    明明距离小妙妙近在咫尺的人是他,可是为什么,他却有一种如何也接近不了她的疲惫感?

    就好像他从镐京城里带出来的,只是一具躯体。

    她的灵魂,她的心,仍然留在君天澜身边。

    真是叫他,嫉妒!

    他仰头,还要再喝,一只修长如玉的手,夺过了白玉酒壶。

    红衣贵公子在他对面盘膝坐了,擦了擦壶嘴,才慢条斯理地饮了大口。

    君舒影躺在殿顶上,一手托腮,低笑出声:“小舅子半夜爬上姐姐的房顶,还真是稀罕……”

    “明人不说暗语,”连澈抬眸,桃花眼中寒意无边,“把姐姐交给我,我带她离开中原。我能给她的东西,比你和君天澜加起来都要多。”

    “啧,”君舒影坐起身,“我费尽心思终于把她带到北幕,你却叫我放手……凭什么?!”

    他说完,猛然出手,直袭向连澈的命门!

    连澈微微侧身避开他的掌风,顺势抬手格挡住他的手,“不让我带她走,你与他,迟早都会后悔。这世上有能力救她的人只有我,唯有我!”

    他面无表情地说完,反手朝着君舒影就是一拳。

    君舒影另一手包覆住他的拳头,“如果我说,我不让呢?”

    连澈轻笑,“给你两条路,第一,让我带她走。第二,她可以留在你身边,但你与她,皆不可离开北幕。”

    “我选第二条。”

    连澈毫不怀疑他会选择这条路,于是站起身,拍了拍袍摆,淡淡道:“君舒影,娶她吧。”

    君舒影一愣,没料到他竟然会突然说这种干脆的话。

    连澈朝旁边走了几步,又回头重复:“娶她吧,把她禁锢在身边,别让她离开北幕。”

    “你似乎知道什么。”君舒影神色冷肃。

    连澈仰头面向圆月,声音幽幽:“我只知道,她去西郡,会死。”

    语毕,他面无表情地离开了殿顶。

    夜风携裹着细小的雪花,从君舒影脸上刮过。

    他望向远方,只见那红衣贵公子几个起落间,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他捻了捻垂落在胸前的一缕长发,总觉得长久以来,自己好似忽略了什么。

    究竟,忽略了什么呢……

    夜色正浓,君舒影回到寝宫,先去探望了昔年。

    只见小家伙睡在拔步床上,怀里还抱着胖乎乎的千金。

    似是察觉到他过来,小家伙睁开眼,白嫩清秀的小脸上,一丝表情也无,漆黑漂亮的丹凤眼,却好似在质问他干嘛要过来打搅他睡觉。

    君舒影在床榻边坐了,唇角挑起,给两个小家伙掖好被角,声音放得很轻:“啧,连睡觉都舍不得松手,不如叫你娘亲帮你提前订下这桩娃娃亲?”

    昔年没好脸色,“我抱着她才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因为她胖胖的,身上暖和,夜里抱起来很舒服,所以我才抱着她。”

    “哦?”君舒影伸出手指头,轻点了点小家伙的额头,提醒道,“男女七岁不同席,明年的时候,小昔昔就不能抱着千金睡觉了哦。”

    注意到小家伙脸上浮起的不忿,他慵懒翘起二郎腿,继续逗他,“听闻魏北的姑娘很早就会议亲,咱们的千金宝宝,大约想要嫁给水泠泠吧?毕竟,人家长得好看。”

    昔年一怔,漂亮的小脸骤然皱起:“你又派人跟踪我!还偷听我们说话!”

    君舒影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丹凤眼笑得眯起,像是一条狐狸,“你是我儿子,我当然要关注你的‘身心健康’。”

    昔年瞥了眼怀中熟睡的小胖女,抬眸望向自己这位便宜爹爹,认真道:“你若果真想要我与其他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长大,就娶我娘亲。”

    君舒影揉他脑袋的动作顿住。

    娶小妙妙……

    这是今晚第二个人同他说这话了。

    他倒是想娶。

    然而,人家想嫁吗?

    昔年清晰看见了自己父皇脸上那一抹黯淡。

    他把千金塞到被窝深处,坐起身来,认真地抓住他的手。

    “娘亲的心也是肉长的,面对父皇这么多年的守候,定然也会动情。”小家伙面露腹黑之色,很认真地教自己的父皇如何追女人,“父皇先设计让她心软,让她答应嫁给你。之后,她就是父皇的女人了。日复一日,父皇总能叫她慢慢喜欢上你。正所谓先婚后爱,正是这个道理。”

    君舒影汗颜,“小昔昔,这些东西都是谁教你的?”

    若是这些话给小妙妙听见,没得又要骂他没把孩子带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