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6章 胖,却也可爱!
    ,精彩小说免费!

    她正想着,几名十岁左右的小公子从正门进来了。

    水泠泠也在其中。

    魏千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躲到沈妙言背后,似乎很想过去与水泠泠说话,又不大敢过去。

    过了会儿,她看见水泠泠在座位上坐下,于是鼓起勇气跑过去,把手里的花束放到他桌上,又红着小脸飞快跑回来,继续在沈妙言背后躲着。

    教室里其他公子立即起哄:

    “哦哦哦,小胖妞又给你送花啦!”

    “哈哈哈,水泠泠,要不你长大了就娶小胖妞吧,她好像很喜欢你呢!”

    水泠泠端坐着,脊背绷得很直。

    因为是背对着沈妙言等人的缘故,所以她们看不见他是什么表情。

    然而沈妙言听着那些饱含嘲弄的话语,却渐渐皱起眉头,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果不其然,很快,水泠泠站起身,拿着那束小花,面无表情地走到后排。

    他无视沈妙言,冷冷把那束花仍在地上,抬脚踩得稀烂。

    他长得很好看,甚至绷着脸的时候,也十分清秀俊美。

    然而此时,从他嘴里吐出的字眼,却十分恶毒:

    “你长得这么肥,就像是一头小猪。更何况,你不过是伺候太子起居的宫女,身份低贱,如何配得上我?”

    “我水泠泠,将来只会迎娶名门贵女,绝不会与你这种低贱的女人,有任何瓜葛!”

    他说完,面无表情地转身往座位上走。

    原本哄闹的教室,静悄悄的。

    魏千金呆呆看着他的背影,几乎不敢相信,刚刚听见的那些话。

    她觉得他很好看,所以很单纯地喜欢他。

    甚至愿意为了他,忍受他那些朋友说她长得胖。

    可这不代表,她能忍受他亲口辱骂她!

    旁边的幕昔年紧盯着水泠泠的背影,忽然站起身。

    沈妙言赶在小家伙发怒打架前,先一步笑道:“水家小公子,请留步。”

    水泠泠转身,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沈妙言把千金抱到怀里,低头捏了捏她白嫩嫩的脸蛋,抬眸望向他,笑道:“你知道千金的身份吗?”

    少年冷声:“太子殿下的侍婢。”

    “水公子错了……”

    沈妙言坐端正了,周身的帝王气势与威严,逐渐膨胀开来。

    她盯着水泠泠,唇角的笑容颇为冷漠摄人,“她是我的侄女,是大魏安乐王唯一的掌上明珠,是大魏的正一品郡主。”

    她歪了歪脑袋,“对了,她还是大周太子的表妹,更是昔年的表妹。身份如此尊贵,莫非还配不上你?”

    水泠泠怔住。

    他重新望向魏千金,眼里带着审视。

    从前不知道她的身份,只当她是寻常宫婢。

    如今重新看来,怪不得她比寻常宫女多出了几分贵气。

    四周其他小公子,望向魏千金的目光也逐渐变了。

    水泠泠动了动唇瓣,低声道:“自然……配得起。”

    “我们千金,配这世间任何男儿都是配得起的。”沈妙言骄傲地抱着魏千金。

    水泠泠觉得颇有些难堪,冷声道:“你说这些,就是为了羞辱我?”

    “不……”沈妙言微笑,冷漠地抬起下颌,“我只是在告诉你,你配不上千金,你们不一样。”

    “我们不一样?!”

    少年俊秀的脸,立即扭曲起来。

    昔年低笑出声,拿起手帕给千金擦去眼角的泪花,温声道:“小胖女,再哭就不好看了。”

    魏千金鼓起腮帮子,哽咽道:“你也嫌我胖!”

    昔年捏了捏她的脸蛋,“胖,却也可爱!”

    “哼!”

    水泠泠垂下眼帘,余光盯着他们,莫名有点儿失落。

    若早知道这个小胖妞身份如此尊贵,他就……

    他抿了抿唇瓣,面色难看。

    另一边,周宫明德学堂。

    鳐鳐托腮,不耐地听着夫子讲那劳什子的《诗经》。

    好容易捱到放课,她迫不及待地背起小布兜,兴奋地奔出教室。

    谁知还没走出学堂,就在林间小道上碰见了程承。

    他像是刻意等在这里的。

    小姑娘立即戒备起来,冷声道:“你要做什么?”

    “她这个月,都没来学堂。”少年声音冷淡。

    “是啊,都是因为某个家伙干得好事。”

    “我已经去东宫跟她道过歉了,可她不愿见我。”程承正色。

    这些天以来,他忽然很想再见一见那个有着雪白头发的小姑娘。

    他好想如同过去那般,她坐在学堂里听课,他睡在枝桠间看她。

    再在临别前,赠一朵野百合与她。

    “哼,你做梦!”

    鳐鳐气呼呼绕开他,大步朝东宫而去。

    程承独自站在夕阳里,有些黯然地垂下头。

    原以为她还是喜欢自己的,可这么多天过去,她竟然不愿再出现在他面前。

    她,其实根本就不肯原谅他吧……

    而鳐鳐回到东宫,气呼呼地把程承挡道的事情说了一遍。

    她说完,却发现君念语他们压根儿没听她讲话。

    他们凑在圆桌旁,正仔细研究着什么。

    “你们在看什么啊?”她扔下装满笔墨纸砚的布兜,连忙挤了过去。

    刚靠近,她就闻到一股冲鼻的酸气,慌得她连忙捏住小鼻子:“这是什么味儿,好难闻!”

    花思慕给她让了个位置,指着摊开的古老卷轴,认真道:“我越想越觉得佑姬妹妹的发色与肤色不对劲儿,根本就不像是生病。

    “这大半个月,我发动暗卫,几乎把鬼市翻了一遍,果然叫我从垃圾堆里找了本羊皮卷轴出来。啧,瞧瞧,这羊皮卷可是有好些年头了,上面记载了许多图画,定然是前朝留下来的东西。”

    “垃圾堆你也去翻……”鳐鳐无语,“怪不得这卷轴这样的臭……”

    花思慕托腮,“鬼市寻常地方的古籍,定然都被人看过了。也只有垃圾堆那种地方扔着的书,才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你看,上面的这些人,正在接受臣民跪拜。他们的头发与肤色,也皆是雪白。”

    鳐鳐歪了歪脑袋,盯着那几个人仔细看了几眼,又抬头望向君佑姬。

    半晌后,她惊疑地睁大眼睛:“难道真的是和思慕哥哥说的那样,佑姬的白发,其实是返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