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7章 出发,西郡!
    ,精彩小说免费!

    “目前,这个可能性最大。”君念语声音淡淡,“若想找出真正原因,只有去这个地方看一看。”

    他说着,指向羊皮卷轴另一边绘着的舆图。

    舆图上,有一座城池绘制得十分庞大,在整副舆图中,看起来十分显眼。

    应当是这个朝代的帝都。

    鳐鳐眨了眨眼睛,“这舆图上面的文字,和咱们现在用的文字都不一样,我可是看不懂的。而且……山川走向也是不一样的呢。”

    君念语想了想,摸出一卷现行刊发的舆图,轻轻附在卷轴下方。

    四个小家伙仔细看去,那些山川走向,虽然不尽相同,然而大体却是一致的。

    花思慕提起勾线笔,饱蘸过墨水,按着羊皮卷轴上舆图标识出的走向,在下方舆图上细细勾勒出镐京与那座帝都之间的路线。

    他勾勒得一丝不苟,一刻钟后,终于勾勒比对完成。

    鳐鳐睁大眼睛,“这里是……”

    花思慕挑眉:“西郡。”

    “原来西郡从前还做过帝都的吗?”鳐鳐惊讶,“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听说父皇要去西郡,咱们要不要跟他一起?”

    众人都望向君念语。

    念语垂眸,父皇对外称下个月出发去西郡,然而他却知晓,父皇明日就会暗中离开。

    西郡约莫很危险,父皇大约是担忧他一去不回,所以在朝中做了很多布置,甚至册封伯父做摄政王辅佐自己。

    若他同父皇说,他也想去西郡,父皇绝对,绝对不会带上自己。

    可他原本就想跟去,如今为了调查出堂妹的身份,就更想去了。

    过了半晌,他淡淡道:“明儿入夜之后,咱们偷偷混出皇宫,一同前往西郡。”

    “哇!”鳐鳐激动不已,一把抱住君佑姬,“太棒了!咱们很快就能知道佑姬的头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啦!”

    四个小家伙瞒着宫女,悄悄开始连夜收拾行李。

    翌日,凌晨。

    镐京城外。

    浑身漆黑无一根杂毛的宝马,一骑绝尘,沿着官道向西北疾驰而去。

    宝马上的男人,身姿挺拔修长,背着把漆黑长刀,一双暗红色丹凤眼携着冷意,周身气息犹如来自绝境之北的寒风,很是摄人。

    正是君天澜。

    疾风载着他,在晌午时分离开抵达了下一座城池的郊外。

    他勒停马,把它牵到溪水边饮水。

    他见不远处有座茶寮,于是上前坐了,对殷勤跑过来的小二哥淡淡道:“两斤牛肉,一份米饭。”

    小二哥应了声“嗳”,忙腿脚利索地去上饭菜。

    茶寮里还有其他客人,正背对着君天澜,窸窸窣窣地说话。

    君天澜抬眸望向他们,只觉这群人背影熟悉得很。

    他蹙眉,尚未说话,下一刻,那群人猛然转身,朝着他“噗通”跪倒!

    男人狭长的丹凤眼倏然睁大。

    只见以夜凛为首,十五名夜字辈的暗卫,全部都跪在这里!

    夜凛膝行几步,拱手笑道:“从咱们跟着主子的第一天起,主子就说从今往后同生共死。如今主子撇下卑职等独自赴难,真是好生自私!”

    君天澜盯着他们。

    这群人自幼被他捡到身边,为他出生入死,伴他建立起这庞大的帝国。

    而如今,明明天下太平,可他们却仍然愿意为了他,再度涉险……

    他笑了声,朝夜凛伸出手:“都起来。”

    夜凛等人惊喜地互相对视一眼,忙站起身,热热闹闹地把桌子搬到君天澜的方桌旁,凑成一张大桌子。

    生着一张娃娃脸的夜寒挠了挠头,笑眯眯道:“主子赏了我们每人一箱金子,卑职如今也算是有钱人了,今儿的饭菜,卑职请客!大家放开了吃、放开了喝,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众人瞬间安静下来,齐刷刷望向他。

    “呃……”夜寒摸了摸脸颊,“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夜凉敲了下他的脑袋,“我们原就是伺候主子的,跟去西郡无可厚非。你被主子拨给了公主殿下,你咋跟来了?!你来了,谁保护公主殿下?!”

    君天澜挑眉:“擅离职守,罚掉半箱金条,你可服气?”

    夜寒:“嘤嘤嘤……”

    早知道不请客了……

    就在君天澜走后的这天晚上。

    凌晨时分,上弦月格外清明润和。

    买办蔬菜的几辆马车,轱辘辘驶出了皇宫。

    每驾马车底下,都扒着个小家伙。

    他们每人都背着只小包袱,神色凛然,俨然一副要去干大事的模样。

    马车很顺利平稳地离开了皇宫。

    在抵达菜蔬市场之后,四个小家伙利落地跳下车身,趁着浓浓夜色,踏过黎明前的长街,迅速奔到西城门。

    此时进出城的百姓已很有些多了,熙熙攘攘的,因此守城门的侍卫并未仔细盘查他们,轻易就把他们放了出去。

    四人踩在官道上,呼吸着城外树林的新鲜空气,个个儿兴奋不已。

    鳐鳐伸手指向西北方向,大喊道:“西郡,我们来啦!”

    花思慕揉了揉她的脑袋,笑得宠溺:“傻不傻?”

    鳐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心没肺地哼着歌谣,同三人一道踏上了远征的路。

    而与此同时,楚境西南。

    清晨的和风带着湿润的凉意,从林间轻盈穿过。

    丛林深处,传来响彻一方的瀑布声。

    瀑布水流湍急,疾速冲刷下来,落进偌大的池子里。

    瀑布下方,横亘着一块光滑巨石。

    巨石之上,一位劲瘦挺拔的少年站在其上,只简单地穿着条亵裤。

    他闭着双眼,稚嫩清秀的面庞上染着淡淡的薄凉冷意,任由瀑布巨大的冲力落在自己全身。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瀑布中,下盘稳如磐石。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睁开眼。

    那双深邃的漆眸透着冷意,他几个跳跃离开瀑布,潇洒落在岸边。

    他在岸边的石头上盘膝坐了会儿,让心绪平静下来,才随手拾起散落满地的锦衣套上。

    少年不过十岁左右,垂落在腰间的长发,细细编成发辫,还缀着些小金珠。

    一双狭长漆眸很是寒凉摄人。

    正是魏化雨。

    两名面容稚嫩可爱的双胞胎侍女走了过来,恭敬地你一言我一语:

    “太子殿下,安乐王和安乐王妃,从镐京回来了。”

    “安乐王说有要紧事禀报太子殿下呢。”

    “奴婢听他说,好似是西郡那里,藏有令魏北土地恢复原貌的秘宝。”

    “安乐王大约是来请太子殿下去西郡找秘宝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