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4章 为什么要来西郡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垂眸,保持着敬酒的姿势一动不动。

    莫名其妙被人卖了,偏偏要买她的人是她前夫。

    这就很尴尬了。

    虽然,

    她本就是冲着这位前夫来西郡的。

    徐禄等人盯着沈妙言,皆都看直了眼。

    西郡虽有美人,却因为日晒和干旱的缘故,鲜有肌肤白皙如羊脂白玉的水美人。

    这姑娘看着水灵灵的,唇红齿白,小脸牡丹般艳绝,怎不叫人惊艳!

    君天澜注意到周围男人们豺狼虎豹般的目光,心中不悦,握住沈妙言的手,顺势把她拽入怀中。

    宽松的墨金大氅,把怀中的姑娘遮得严严实实。

    在场之人皆是人精,察觉到君天澜的不悦,连忙避开目光,继续干笑着推杯换盏。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起身,抱着沈妙言去了屏风后。

    徐禄等人伸长了脖子去看,木质屏风并不透光,因此啥也没看到,只得各自胡思乱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嘿嘿笑着,越发对身边的美人上下其手。

    屏风后。

    地毯上,君天澜盘膝而坐,松开了桎梏沈妙言的手。

    沈妙言不大敢看他脸色,捧着黑瓷杯盏跪坐在旁边,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为什么要来西郡?”

    君天澜低声。

    四周都是袅袅娜娜的琵琶声,以及男人们的调笑与女子们的娇嗔,因此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声音。

    沈妙言戳了戳盏壁,低着眼帘并不说话。

    她总不能告诉这人,她梦见他被人杀了,放心不下所以放弃了自己的大婚,巴巴儿地特意赶过来救他吧!

    前段时间,她才被这厮羞辱过呢。

    她不要面子的嘛?

    “为什么要来?!”

    君天澜不悦到了极致。

    他费尽心思让她逃离他,让她憎恨他,

    不过是为了保全她!

    可这不懂事的小女人,居然又跑回来了!

    面对君天澜的质问,沈妙言咬了咬唇瓣,抬起无辜的湿润瞳眸,操着一口西郡方言,认真道:“公子嗦什么咧,人家听不懂啦……”

    “沈妙言!”

    男人捏住她的面颊,额角青筋直跳。

    “贵客真是咧,谁是沈妙言啦,人家明明叫沈嘉——”

    沈妙言忙止住话头。

    那双琥珀色瞳眸,倏然放大。

    她,说漏嘴了……

    君天澜无语地盯着这个不乖的女人,冷冷道:“我会送你回北幕。”

    “我不回去。”

    沈妙言挣开他的手,低头一气饮尽杯中酒,眼尾绯红如花瓣,瞳眸明晃晃水莹莹,唇角湿润红艳,宛如带露的牡丹。

    她握紧了杯盏,语带固执:“我来西郡,乃是因为这里藏有龙脉的缘故。我,我想光复魏北……更何况,我如今是君舒影的女人,我要做什么去哪里,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君天澜盯着她。

    ——我如今是君舒影的女人。

    这句话在他脑海中反复回旋,犹如一把钝刀,不紧不慢地反复切割他的心脏。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避开视线,夺过她手中黑瓷酒盏,把剩下的半盏酒仰头饮尽。

    酒香弥漫,两人彼此沉默。

    屏风外很快响起徐禄恭敬试探的声音:“皇上,夜深了,您是歇在这里,还是回府?”

    君天澜淡淡道:“歇在这里。”

    “好嘞!看来这位姑娘果真是得了皇上的青眼!”徐禄欢喜不已,“微臣这就吩咐老鸨,赶紧为皇上准备一间干净的寝屋,皇上今晚勿忧国事,好好享受就是!”

    他很快招呼房中其他人退了下去。

    过了会儿,有两名侍女过来相请,说是寝屋已经备好。

    君天澜握着沈妙言的手腕站起身,拖着她就往外走。

    走了几步,却察觉到沈妙言是赤着脚。

    那襦裙的重纱轻浮无比,叫他厌恶得紧。

    他随手取下她鬓角的牡丹扔了,脱下墨金大氅,又将她打横抱起,拿大氅把她从头到尾遮住。

    收拾好了,这才抬步离开雅座。

    沈妙言的脸拢在黑暗中,不悦地攥住大氅,轻声道:“我让你丢脸了吗?我便这么见不得人?”

    男人回答她的是沉默。

    蓬莱阁内,灯火绚烂,辉煌奢华。

    四楼朱红的扶栏上,君天澜抱着沈妙言,面无表情地踏进了一座华美寝屋。

    两位侍女守在外面,轻轻替他合上雕门。

    而恰在此时,君舒影与连澈从门外路过。

    屋门合拢,隔绝了两方的视线。

    屋内。

    君天澜把沈妙言扔到拔步床上,自个儿去屏风后的浴桶内沐浴。

    沈妙言坐起身,轻轻呼出一口气,取了床头宝瓶里插着的孔雀毛把玩。

    她终于如愿来到这个男人身边,可是……

    似乎她的到来,

    并没能帮到他什么。

    她愁绪满怀地思考了一会儿,君天澜从屏风后踏了出来。

    她偏头望去,男人只穿着一条简单的黑丝绸亵裤,腹肌紧实健美,隐约还有沐浴过后的水珠,顺着腹肌线条滑落进亵裤之中。

    虎体狼腰,肌肉饱满,每一寸的线条都完美到极致。

    令人血脉喷张。

    “呃……”

    她迅速收回视线,把玩着孔雀毛的指尖都忍不住紧张地微颤起来。

    完了,

    她今夜,

    难道要和这厮睡在一块儿?!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搞不懂她在紧张什么。

    他在圆桌旁坐下,一边喝茶,一边道:“我明日会安排夜凛送你回北幕,你今晚好好休息。”

    “我不回去!”

    沈妙言蹙眉,抬头凶狠地盯着他。

    梦境中的场景,那么真实,真实到就像是个即将发生的预言。

    他都快要被杀了,她怎么可能擅自离开?!

    然而男人的口吻却是不容置喙,“主动离开,和打晕了被放在箱子里送出去,你自己挑一个。”

    沈妙言气急,跳下拔步床奔到他面前,怒声道:“你是来西郡对付无寂的,对不对?!怎么,你怕我拖你后腿?!”

    见男人只喝茶不说话,她越发气怒,“从前在魏北时,你不在我身边,我都是自己布置计划杀他!对付他,我比你有经验!”

    君天澜依旧不语。

    “君天澜!”

    沈妙言猛然拔出他搁在圆桌上的苍龙刀,

    刀尖直指向男人的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