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7章 妙妙这手段,倒是越发狠辣了
    ,精彩小说免费!

    早有徐府家眷从府中出来,恭敬地迎请君天澜进府。

    沈妙言望过去,只见为首的中年女人穿金戴银,打扮华丽,大约是徐禄的夫人海氏。

    海氏右侧站着一位颇为俊朗的少年,应是徐禄的儿子徐沛。

    海氏左侧,则是一位容貌清秀高挑的少女,大约是徐禄的女儿徐思倩。

    其余丫鬟小厮等,一应恭敬地站在后方,微收下颌的整齐模样,昭示出了这府里女主人的手段。

    见君天澜下车,徐府众人一同行大礼。

    君天澜此行是要扮作昏庸纨绔的君王的,于是敛去了那股子威严摄人的帝王气势,只搂着沈妙言的腰,看也不看他们,直接大步踏进徐府。

    海氏等人站起身,望向这位年轻帝王的背影。

    只见他边走,大掌还边在那位美人腰上轻抚。

    轻佻纨绔的模样,与那些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无异。

    海氏挑了挑眉,走到后一辆马车前,“夫君。”

    徐禄笑嘻嘻从马车里跳下来,“我们昨儿在蓬莱阁宴请皇上,皇上可喜欢这个大美人了!我原以为咱们皇上是多么英明神武,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海氏提醒道:“皇上来西郡,说是要查人口失踪案。无论如何,只要他一天不走,咱们徐家的头上,就始终悬着一把刀。夫君,你可莫要掉以轻心。”

    “我省得,省得的咧!”徐禄点点头。

    他儿子徐沛上前,舔了舔唇角,轻声道:“爹,我刚刚看到皇上搂着的那个姑娘了,她真好看!”

    “再好看,也不是你能惦记的!”徐禄给了他一巴掌。

    徐沛躲开,笑嘻嘻的,“那美人不是爹的手下掳回来的吗?又没啥背景,只要咱们晓以利害,莫非还敢不从了咱们?!趁皇上不在的时候,去玩玩她,也是使得的。”

    徐思倩“哼”了声,“爹,你还说让我做皇后,徐思娇那贱人都成贵妃了,我到现在还什么都不是!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做皇后啊?!”

    “莫急、莫急!我的倩倩貌美如花、才华横溢,待爹爹为你们举办一场花宴,只要倩倩在花宴上献舞,皇上定然会喜欢上你的!”

    徐禄保证。

    徐沛满脸幻想:“姐姐你最好勾引住皇上,如此我也好对那位美人下手……”

    一家子人议论着,很快跟进了徐府。

    君天澜住在徐府最好的一座院子里。

    沈妙言跟着他进了院里的楼阁,男人把她牵到窗畔,低声道:“可有看见东南角那座三层小楼?”

    “看见了。”

    “那就是徐府藏书的地方。”君天澜低首,吻了吻她的脸蛋,“徐府这一家子,没一个爱读书的,所以藏书楼那边几乎无人看守。妙妙要做的,就是找机会去藏书楼,找到西郡地理志,然而带回来。”

    “我都记下了。”沈妙言郑重地点点头。

    入夜之后,徐府家宴。

    君天澜作为帝王,自然是被奉在首席。

    沈妙言坐在他身侧,把侍女扮演得淋漓尽致。

    那份对大场面的胆怯模样,叫人根本无法对她的身份生疑。

    而君天澜漫不经心地饮着酒,偶尔把她抱到怀里,低头调笑着令人面红耳赤的话,大掌不安分地探进衫裙之下,好一副纨绔子弟的浪.荡模样。

    徐禄始终悄悄观察着他们,见君天澜如此,心中越发放心。

    歌舞声中,海氏轻蹙着眉尖,低声提醒道:“夫君行事还是得谨慎些,万一皇上这副模样,只是假装出来的呢?能够一统天下的男人,又哪里是好糊弄的?”

    “夫人怕什么?”徐禄晃了晃杯中酒水,唇角笑容透着浓浓的算计,“只要我在人口失踪案上做点儿手脚,让皇上误以为案子已经解决,他不就乖乖回镐京了吗?当务之急,是伺候好他,然后咱们再找些替罪羊,推出去当掳掠人口的凶手。”

    海氏微微点头,心中仍旧不大能放心。

    而两口子对面宴席上,徐思倩双手托腮,花痴般盯着君天澜。

    徐沛坐在她身侧,同样花痴地盯着沈妙言。

    “弟弟,你说,他怎么就不看我一眼?西郡可没有像他这样好看的男人呢,而且他还是皇帝,他是皇帝啊!”

    徐思倩歪了歪头,眼睛里都是爱意,嘴角几乎快要淌下哈喇子了。

    徐沛瞥了她一眼,提醒道:“姐,你流口水了。”

    徐思倩回过神,忙抬袖擦拭去,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

    徐沛擦了擦口水,对着沈妙言笑得合不拢腿,“我逛遍了西郡的窑子,从没有哪个美人儿,及得上这一位……爹也真是,这种极品,不留给我,却献给了皇上!若叫我在她身上睡一觉,我折寿十年都愿意!”

    “没出息的东西!”徐思倩撇嘴,“等你姐姐我当了皇后,把那个女人赐给你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姐弟俩边欣赏着上座的两个人,边幻想着美好明天,连佳肴都吃不下了。

    夜宴结束后,君天澜带着沈妙言回到碧华院。

    沈妙言从屏风后沐浴出来,看见男人身着宽松的霜白丝绸中衣,端坐在月光下,似乎正在思考什么事。

    她上前,轻轻替他捏起肩膀,“刚刚夜宴上,那些人的表情四哥可有注意到?”

    “嗯。”

    “除了海氏有点儿聪明,其他人都不足为惧。”沈妙言俯下身,凑到他的耳畔,“咱们要不要……先杀了海氏?”

    君天澜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把她拉到怀中。

    他让她坐在他的腿上,抬手捏住她白嫩的下颌,丹凤眼中满是无奈的宠溺,“妙妙这手段,倒是越发狠辣了,叫我怕得紧。”

    沈妙言挑眉:“四哥又拿我开玩笑。”

    男人低笑,修长的指尖轻轻卷起她披散在腰后的长发把玩,“明儿我要和徐禄出去会见西郡城的其他官员,我会把你留在府中。你找机会,去藏书楼偷地理志。”

    沈妙言点点头。

    男人嗅了嗅她的青丝,颇有些蠢蠢欲动:“妙妙好香……”

    说着,大掌娴熟地握住她纤细的左脚踝,淡然地把她的左腿,朝一边儿拉开。

    月色朦胧。

    他让她跨坐在他的腰间,面无表情地伸手撩开身下的锦袍。

    ——

    四哥一本正经耍流氓。

    看完今天的章节,肯定会有妹纸评论说男渣女贱。

    然而菜发现自己好像只会写这种风格的文,菜也想要妙妙强大起来,写她是女帝就是一个尝试,但是好像真的强不起来,她是一个佛系少女,哭。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