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3章 不,她是我的妙妙!
    ,精彩小说免费!

    海氏忙一把拉过徐思倩,“瞧你这孩子,娇娇不过同你开个玩笑,才拿你跟教坊司的姑娘比。她自幼没娘,疏于管教,说话不得体也是有的,你又跟她争什么?”

    沈妙言挑眉,多看了海氏几眼。

    这个女人倒是会说话,三言两语就把过错全推给徐思娇了。

    徐思娇气得哼哼了两声,阴阳怪气道:“伯母可是欺负我没娘,所以骂我没教养?伯母可莫要忘了,我如今乃是贵妃娘娘!你说话,也得注意分寸!”

    “是,娇娇如今是贵妃了,伯母说不得你呢。”

    海氏轻笑。

    以退为进的“善意”,越发衬托得徐思娇没教养。

    旁边的海夫人笑了笑,呷了口清茶,淡淡道:“娇娇与倩倩乃是姐妹,如今娇娇做了贵妃,不知倩倩可有相好的公子?”

    海氏闻言,期待而恭敬地望向君天澜,眼中意味分明。

    很快,

    海夫人又继续笑道:

    “当年我曾与姐夫有婚约,没想到被姐姐捷足先登,在一场酒宴里与姐夫有了夫妻之实。爹爹有心把姐姐与我一道嫁给姐夫,可姐姐说,姐妹不该同侍一夫。如今,倩倩肯定是不能与娇娇一道侍奉皇上了,西郡城里的好男儿也就那么几个,姐姐你可要抓紧挑选啊,呵呵。”

    海氏:“……”

    她拢在宽袖中的双手恨得攥成了拳头。

    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今儿果然就是来坏她的好事的!

    她想着,不阴不阳道:“怎么,妹妹莫非还对当年的事怀恨在心?所以,才这么多年不嫁人,甚至还在府中养了那么多男宠?”

    海夫人声音不疾不徐:“如今这世道,男人能娶妻纳妾,我自己努力经商得来大把清清白白的银钱,如何就不能养男宠了?姐姐这话,真是轻贱女子。”

    海氏笑得鄙夷,“都是你不自爱的借口罢了。更何况,你养得都是些半点儿本事都没有的小倌,姐姐可真替你难过——”

    话音未落,两道破风声陡然响起!

    沈妙言抬头看去,只见君舒影与连澈足尖点着水面,正凌波而来!

    两人皆生得好容貌,一个白衣翩翩清雅秀致,一个红衣潇洒纨绔浪荡,仿佛上苍最精心的雕琢之物!

    所有人都看得痴呆。

    直到那两人落在水榭中,笑吟吟在海夫人身边一左一右地落座,他们才猛然回过神。

    这两个人,竟然是海夫人的入幕之宾?!

    海氏也看得呆了。

    好半晌后,她才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作响。

    她那个除了金银财宝一无所有的妹妹,居然养了这般长得好看、功夫又俊的儿郎!

    刚刚自己那些话,简直可笑极了!

    沈妙言蹙眉,不解地盯着那两人。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君舒影与连澈看过来,同时一怔。

    她悄悄抬手,示意那两人暂别轻举妄动。

    此时天色已暗,花灯明媚。

    她扶额起身,弱声道:“皇上,奴婢吹了风受了凉,想先回屋休息。”

    君天澜会意,亲自把她扶起来,“朕陪你回去。”

    说罢,不顾徐府一家的挽留,带着沈妙言大步离去。

    两人回到碧华院不久,君舒影与连澈便暗中尾随而来。

    他们避开徐府耳目,悄悄从窗户爬进来,还谨慎地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沈妙言把屋中烛火点燃,在圆桌旁坐了,朝他们招招手,做贼似的小小声:“都过来坐。”

    君舒影与连澈一左一右地在她身侧坐了,一同望向君天澜。

    君天澜面无表情,被迫坐在了她对面。

    沈妙言捧着茶盏,把她那日失踪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连澈捻着垂落在胸前的细发束,淡淡道:“应当就是他下的手。寻常人,不会知道你身怀大魏血统的事。只是,他通过这种形式,把咱们与君天澜放到一起,不知是何用意?”

    君舒影举手插话:“我有个问题。”

    他的目光在君天澜与沈妙言之间转了一圈,“你们两个……现在是什么关系?”

    君天澜漠然地喝着茶。

    沈妙言揉了把脸颊,亦不知从何解释。

    君舒影轻笑了声,忽然握住她的手,“妙妙与我约定的事,还没有忘记吧?”

    那双极致艳丽的丹凤眼,透着罕见的霸道与执着。

    想要占有她。

    哪怕,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占有。

    想要,在他面前不落下风。

    因为一直以来,输得那个人都是他。

    可他一颗痴心,一腔妄念,也想得到满足啊!

    沈妙言犹豫半晌,还是点点头,“我都记得。”

    “那就好。”

    君舒影收回手,挽袖给她添了些热杏仁茶,笑容之间都是纯然的温柔,“妙妙喝茶,你最爱喝这个了。”

    屋中气氛越发诡异。

    君天澜周身的气息一点点降低到冰冷,冰冷得在场所有人都能注意到。

    那双暗红色凤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的姑娘。

    眼神之中甚至还染上一点委屈,仿佛是在控诉她的无情无义、始乱终弃。

    沈妙言默默伸手遮住眼睛,假装看不见。

    唯一正常点儿的连澈咳嗽了声,正色道:“如今我与舒兄以入幕之宾的身份隐藏在海夫人身边,想来那个人也是知情的。我们的隐藏,没有任何意义。”

    “有意义的。”沈妙言怯怯探头,“海夫人与海氏不对付,好似对那徐禄也厌恶得紧。她在西郡立足这么多年,在商海的势力很是庞大冗杂,定然掌握了不少徐府犯罪的证据。

    “无寂又是通过徐家掌控西郡的,只要咱们拔除徐家,必然就能把他逼出来。而若要对付徐家,咱们完全可以与海夫人联手呢。”

    君舒影继续给她添杏仁茶,一双丹凤眼满含崇拜,“妙妙真是聪明得紧,居然能想出这样棒的主意。”

    “一点小伎俩罢了,不足称道……”

    沈妙言鲜少被人这样称赞,因此颇为得意的自谦。

    君天澜惯性毒舌:“是个人都知道要和海夫人联手。”

    “难道四哥不认为妙妙冰雪聪明?”君舒影抓住机会反击,“在我眼里,我的小妙妙是全天下最好看,也最聪明的姑娘。她,当得起任何赞赏。”

    君天澜反问:“你的妙妙?”

    旁边连澈垂眸喝茶,暗暗道,

    她分明是我的妙妙!

    ++

    嗨,你的益达!

    不,这是你的益达!

    菜:嗨,你们的推荐票!

    花菜们:不,这是你的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