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4章 制裁
    ,精彩小说免费!

    君舒影冷笑:

    “我与小妙妙早有约定,四哥若是不信,大可问她,她现在究竟是谁的皇后。更何况,当初她离开镐京北上雪城,分明是你主动放手!你现在又后悔,算什么本事?!”

    君天澜盯紧了对面的姑娘,一字一顿:“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会放手。”

    “皇兄想放手就放手,想——”

    “都给我闭嘴!”

    沈妙言猛然厉声大喝。

    三个男人,同时看向她。

    沈妙言努力装出威严表情,“咱们现在是在讨论西郡的事儿吧?”

    三人不置可否。

    沈妙言深深呼吸,漠然地站起身,“罢了,我出去走走。”

    她来到园子里,呼吸着新鲜空气,有些怅然地靠坐在游廊的扶栏边,借着灯盏的光影,盯着水里的锦鲤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徐思娇和王静姝结伴而来。

    两人看见她,忙走了过来。

    徐思娇“啧”了声,歪了歪脑袋,好奇道:“你也会有不高兴的时候吗?明明那些优秀的好男儿都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不开心?”

    沈妙言没搭理她。

    徐思娇轻哼一声,望了眼夜色,馋嘴地舔了舔唇瓣,“西郡城夜市最是繁华热闹,有很多好吃的花凉糕。我现在要出府去买花凉糕,你们要不要捎几块回来尝尝?”

    王静姝温声道:“夜里出门不好,徐姑娘你还是忍忍,明儿白天再出去吧?”

    “切,这西郡城我闭着眼走都知道哪儿是哪儿,我现在就要出去逛夜市,才不等明天呢!”

    徐思娇说着,欢欢喜喜地窜跑了。

    王静姝无奈地目送她远去,自个儿在沈妙言身侧坐了,“沈姐姐,你为什么不开心?是不是皇上他对你不好?”

    “他对我挺好的。”

    “我看见北幕皇帝和沈将军了,他们都是为沈姐姐而来吧?”王静姝抬手,细细为沈妙言捋开额前细碎的头发,“西郡的事儿,明明与他们无关,可他们却也愿意为姐姐冒险……”

    她的眼神很柔和,侧脸映出池塘里浅浅的水光,“我若是姐姐,比起跟着皇上九死一生,我宁愿与他们一道离开的。”

    “你又在劝我走了……”沈妙言轻笑,“我已打定主意不会离开,你别再劝我了。”

    王静姝幽幽叹息,只得不再多言。

    这一夜,沈妙言因为无法同时面对君天澜与君舒影,所以是与王静姝一块儿睡的。

    两人晨起,去花厅中用早膳时,却不见徐思娇过来。

    君舒影吃着西郡特有的葱油拌凉皮米面,含混道:“定是跑到哪里醉生梦死,玩得忘记自己叫什么,哪里还知道要回来。”

    那凉皮米面一指宽,雪白通透,盛在青花瓷的海口碗里,散发着浓郁而地道的米香。

    再浇上碗红红辣辣的葱油,撒些芝麻、花生米和小黄瓜丝等,拌在一处,实在叫人食指大动。

    沈妙言瞪了他一眼,“她都多大了,怎么可能夜不归宿?我看,八成是出了事。”

    君舒影吃饱了,搁下筷箸,笑吟吟道:“妙妙说得是呢。”

    君天澜捻了捻扳指,“西郡人口贩卖乃是常态,她孤身出去,被人掳走也是有的。”

    沈妙言点点头,“要不,让夜凛他们先出去查?”

    男人并未反驳。

    然而夜凛等人,在西郡城查了三日,却也没能查到徐思娇的下落。

    到底不是自己的地盘,无论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甚是不便。

    沈妙言听着夜凛他们的禀报,甚是无奈地转向君天澜,“现在怎么办?”

    君天澜看起来始终沉静,吩咐夜凛道:“把西郡夜市里卖花凉糕的地方标识在地图上,我今晚亲自出去。”

    夜凛颔首,立即去绘制图纸。

    君舒影起身,“外面阳光不错,小妙妙,咱们去赏花?”

    沈妙言自然是没有心思赏花的。

    然而面对他期待而发亮的眼神,她想着多弥补他一下也好,于是只能跟着离开。

    君天澜独自坐在圆桌旁,面无表情的模样甚是阴冷。

    良久后,他走到洗手架旁洗了把脸。

    对着铜镜擦拭面颊时,他抬眸,只见铜镜里,自己背后又出现了一张人脸。

    那张脸虽然英俊,却透着阴冷和刻薄。

    笑容是可以叫一个人变得亲切的,然而他那张脸上的笑容,却莫名叫他显得更加阴寒可怖。

    这种视觉感,令人极度不舒服。

    而他穿着黑色道袍,就这么突兀地出现,负手立在自己身后。

    可自己,毫无所觉。

    君天澜垂眸,继续擦拭脸上的水珠,“你来做什么?”

    “我的好徒儿真是冷淡啊……”

    无寂在寝屋中,慢条斯理地踱步。

    “你不是正与人商议着要拿下徐家,逼我现身吗?如今我现身了?你怎的又无动于衷了?”

    他说着,忽然咧唇,盯着君天澜低笑出声。

    “我的好徒儿不敢动为师吗?你胆怯了?!来啊,为师就站在这里,你来动手啊!”

    他张开双臂,黑色的宽袖无风自舞,形容十分疯狂。

    君天澜回转身盯着他看了良久,忽而猛然抽出苍龙刀,蕴着十成力道,骤然刺向他的心口!

    却,刺了个空。

    无寂的身影,慢慢在窗畔显现。

    他看着君天澜,目光鄙夷,犹如观望一个刚学会拿起刀剑的孩童,“真可怜啊,我的好徒儿,真是可怜……你想杀的人就在你面前,可你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说完,发出的笑声刺耳无比,宛如用指甲挠过墙面。

    他彻底消失在屋子里。

    仿佛他的到来,只是为了嘲讽他的徒弟。

    君天澜提着长刀,一动不动。

    半晌后,他习以为常般,把长刀放在圆桌上,继续洗脸。

    记忆中的幼时,那个男人总是一身道袍,在深山里的茅草屋前,背着手教自己功夫。

    两人每日里都要交手,可他哪里是师父的对手,他的木剑经常被师父打落在地。

    而师父总是笑着骂他蠢笨,叫他赶快把刀捡起来继续同他打。

    他曾以为他师父是品行高洁的世外高人,没想到,却是手中沾染了数十万条人命的恶鬼。

    ——师父、师父,我学了功夫,是不是就能打坏人啊?

    ——不只是简单的打坏人啊。将来,我的乖徒儿会是这天下的帝王,所以你长大了,要好好用你的刀,去制裁天底下所有的罪恶。

    ——那,如果有一天,师父也犯错了呢?

    ——呵,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希望由我的徒儿,亲手制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