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6章 太子殿下的青梅竹马
    ,精彩小说免费!

    他们是悄悄潜伏而来,未免引人注目,鳐鳐半道上还弄了顶黑色假发给君佑姬戴着。

    四人乖巧地坐在人来人往的酒楼大堂,穿着平民百姓的孩子们常穿的衣裳,安静等待小二哥上菜。

    鳐鳐捧着一个扁扁的荷包,撇了撇嘴,没好气道:“都怨思慕哥哥烂好心,把咱们的银子全给骗子了!现在好了,咱们只剩下半两银子,今晚住了客栈,明儿晚上就没着落了。”

    花思慕委屈,“我也不知道那兄妹两人是骗子啊!他们装得那么可怜,又是缺胳膊又是断腿的,看着怪可怜的……”

    他们把全部盘缠都给了那对十四五岁的兄妹,没想到第二日,却又在城西看见他们继续扮可怜,骗取其他人的钱财。

    他们原想抓住那对兄妹,可对方年龄比他们大,大约走江湖久了,还会些轻功,飞快就摆脱了他们。

    君佑姬用筷箸夹起一粒花生米,“鳐鳐,算了,这事儿别提了,咱们再想办法赚取银子就是。”

    “你说的容易,银子哪里有那么好赚。”

    鳐鳐嘟嘴。

    君念语的目光始终落在窗外。

    窗外是熙攘繁华的长街,远处街头,几名卖艺人正笑呵呵地耍弄武艺,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还得了许多打赏。

    他淡淡道:“吃完饭,咱们也去卖艺好了。”

    三人对视一眼,见他已经开始吃牛肉面,于是也不再多言,纷纷应好。

    吃罢饭已是傍晚。

    鳐鳐眼尖,从路边儿捡了人家不要的破铜锣,寻了个人流众多的好地界,一敲铜锣,果然开始吆喝起来。

    除了四书五经,她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向来很快,扯着嗓子吆喝道:

    “各位路过的叔伯婶娘,我们兄妹几人自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拜佛求经,路过宝刹,还望诸位——”

    “鳐鳐!”

    君佑姬一把捂住她的小嘴,“错了错了,你把卖艺的和说书的弄混了!”

    “啊,”鳐鳐紧张不已,“那怎么办?”

    “我来吧!”

    君佑姬一本正经地接过铜锣。

    她生了副冷清容貌,即便是努力扯着嗓子大喊,可那板着小脸的模样,看起来不像是准备卖艺,倒像是在正经宣布国家大事。

    “你们都不行,还是我来吧!”

    花思慕接过铜锣,可怜巴巴地在往人堆里一扎:

    “各位叔伯婶娘,我们兄妹几人家中遭遇变故,一路从东边儿沦落至此,求各位叔伯婶娘赏赏脸,看看我们的表演。若是看得高兴了,给几个铜板,也叫我们夜里买几个馒头,垫吧垫吧肚子!”

    他眨着一双湿漉漉的桃花眼,搭配着白嫩清秀的容貌,叫人无端心生好感。

    过路的行人纷纷围拢过去,好奇地朝君念语等人张望。

    君念语小小年纪生得英俊可爱,提一柄长剑,在夜色之中舞若梨花。

    剑光闪烁,银白缤纷,叫人目不暇接。

    西郡的百姓纷纷叫好!

    鳐鳐捧着个捡来的小布袋,可怜兮兮地在人群中穿梭:“叔叔伯伯、婶婶伯娘、哥哥姐姐,你们行行好,给点看钱吧?会有福报的哦!”

    出来混,虽说本事重要,可容貌也同样重要。

    鳐鳐生得玉雪粉嫩,眨巴着一双无辜湿润的琉璃眼,叫在场许多大人心都要化了,忙掏了银钱塞到她的小布袋里。

    “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真可怜呐。”

    “是啊,也不知爹妈都去哪儿了,竟然这么狠心,叫他们上街卖艺……”

    一群中年妇人低声议论着,取了不少银钱,怜悯地放进了鳐鳐的小布袋里。

    而这一切,都被临街酒肆二楼内的一双眼,看在眼里。

    魏化雨身着窄袖劲装,面无表情地立在窗内。

    他垂眸俯视着下方那个粉嫩嫩的小姑娘,唇角弧线冰凉。

    风玄月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一边摇着折扇,一边好奇打量那个容貌可爱的小姑娘,“若我没猜错,她就是大周的公主殿下?果然生得可爱,怨不得被殿下朝思暮想。”

    魏化雨冷冷瞥了他一眼,“西郡的牛肉,也堵不住你的嘴?”

    “呵……”风玄月轻笑,“我不是好奇,太子殿下的青梅竹马究竟是什么模样嘛?”

    魏化雨收回视线,继续盯着那个在人群中卖惨的小姑娘。

    数月未见,却有恍若隔世之感。

    她好像瘦了些,也长高了一点。

    脸上的笑容,却依旧如当初般单纯明媚。

    哪怕离了他,她也依旧可以笑得这么灿烂……

    所以,于她而言,自己大约根本就不重要吧?

    这个念头在少年心中生根发芽,疯狂地扭曲生长,逐渐把他的心紧紧缠缚。

    紧得他透不过气。

    君念语表演完舞剑,君佑姬轻轻吐出一口气,盘膝坐在台子上,开始背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等复杂的经书。

    她比鳐鳐还要小一岁,又是女孩子,居然能背诵出这么长的经文!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和心疼,更多人开始往鳐鳐的小布袋里塞钱。

    鳐鳐望着白花花的银子和铜钱,笑得几乎合不拢嘴。

    待到表演结束,四个小家伙在长街拐角处数了数银子,共有十两半。

    “这几日的开销都够了呢。”鳐鳐欢喜地抱住布袋,“夜宵我要吃香醋花油拌凉皮米面,刚刚经过面摊时我都要馋坏了!”

    君念语把布袋里的银钱分成四份,叫每个人都好好收着,省着点儿花。

    去面摊吃夜宵时,鳐鳐急着要小解,于是就让他们三个先去。

    她转了半晌,仍旧没有找到小解的地方。

    她问了人,才顺着长街往西边走。

    可越往西走,人就越少。

    长街漆黑,只零星点着几盏灯火,看上去很有点儿可怕。

    鳐鳐按捺住害怕的心思继续往前走,总算找到了一座西房。

    她正要进去,却察觉到背后传来皮靴声。

    很缓慢,很沉稳。

    她心中害怕,忙转过身,只见一个少年站在不远处的灯火下,戴着狐狸面具,正冷冷盯着自己。

    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透着阴冷,叫她惶恐。

    她忙咬住唇瓣,低下脑袋,当做什么都没看到,想要快步离开这里。

    与少年侧身而过时,少年骤然捏住她的胳膊,把她重重摔到地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