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9章 他,再也不要放手!
    ,精彩小说免费!

    他说着,递给君舒影一把漆黑长剑。

    那剑身闪烁着诡异的蓝紫色暗芒,很明显上面淬了剧毒。

    君舒影下意识地把长剑佩戴在腰间,喃喃道:“我想要她……”

    他艰难地站起身,踉踉跄跄地冲进了雨幕之中。

    无寂看着他跑远,唇瓣的弧度越发嘲讽阴冷。

    “我的乖徒儿,为师自是舍不得亲手杀你的……叫你亲兄弟送你上路,也算是咱们师徒一场最后的情分……

    “谁让你姓君,而我姓元呢?”

    ……

    君舒影醉醺醺地回到了徐府碧华院。

    此时,君天澜与沈妙言也已经回来了。

    沈妙言泡了个舒服的热水花瓣澡,换了身干净的寝衣,对着铜镜把垂腰长发梳理整齐。

    很快,她放下木梳,将耳垂上的东珠耳坠取下。

    正在这时,她听见廊道里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她望了眼窗外,刚刚她和四哥在夜市上,左等右等都没能等到五哥哥,莫不是他现在回来了?

    她想着,起身打开房门。

    却看见房门前,正站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

    君舒影眼圈四周晕开着酒醉后的绯红之色,周身都被雨水淋得湿透。

    他一手扶着门边,侧过身子挤了进来。

    “你喝酒了?”沈妙言转身望向他。

    男人随手掩上房门,朝她走近。

    沈妙言的后背撞上房门,仰起头,不解地望着他,“五哥哥,你怎么了?”

    君舒影捧起她的脸,沉吟片刻,忽而低头,朝着他朝思暮想的那张唇深深吻下。

    沈妙言的瞳眸倏然放大!

    不等男人的吻落下,她便抬起手,挡在了男人的唇前。

    君舒影睁开眼。

    那目光之中充斥着淡淡的冷意。

    全然不见从前的温柔。

    他慢慢握住沈妙言的手腕,淡淡道:“妙妙不乖。”

    “你醉了。”沈妙言蹙眉。

    “我没醉!”

    君舒影大怒,不由分说地拽起她,大力把她拖到拔步床前,直接将她甩了上去!

    “嘶……”

    沈妙言撞得生疼,正要爬起来,浑身酒气的男人,却狠狠攥住了她的双手,不容她挣脱开!

    他用膝盖顶开了她的双腿,强势地把她压在身下。

    那双水莹莹的丹凤眼,泛着微红,死死盯着她。

    脑海中,那道喑哑的声音不停叫嚣着,占有她!

    她本就该是他的,君天澜算什么东西,他有什么资格与妙妙在一起?!

    这些念头叫他疯狂到失去理智,他不顾身下女孩儿的反抗与挣扎,只凭着一腔冲动,大力撕扯着她的衣裙!

    “五哥哥!”

    沈妙言挣扎得厉害,眼睛里都是惊恐。

    这个向来对她温柔的男人,在今夜化作吃人的恶魔,不顾她的意愿,发疯般想要对她行不轨之事。

    就在这时,反锁的房门被人踹开。

    君天澜冷着一张脸踏了进来。

    君舒影仿佛没看见他一般,只盯着沈妙言笑。

    他的发冠在刚刚的挣扎之中掉落,满头漆墨青丝略显凌乱地垂落下来,衬得面容白嫩如玉、俊美非凡。

    那双内勾外媚的丹凤眼却晕染着绯红之色,薄唇轻笑之间,酒香弥漫,艳绝入骨。

    他低头,当着君天澜的面,啄了下沈妙言的唇瓣。

    下一瞬,他整个人化作残影,疾速朝君天澜袭来!

    君天澜避开他的冲势,回转身朝着他后背就是一掌!

    君舒影勾唇轻笑,折身避开他的掌风,同他在狭窄的厢房中大打出手。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王静姝等人。

    她望着那两人从廊道里破窗而出,在园子里继续殴打对方,忙披着衣裳奔进厢房,把沈妙言从床榻上扶起来:“沈姐姐,好端端的,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五哥哥喝多了酒,不知在发什么疯……”

    沈妙言小脸苍白,披了件大氅,便同她一道匆匆往园子里去。

    司马辰正好从房中出来,摇着一柄羽扇,边走边连连叹息:“夭寿了夭寿了!这大半夜的打什么架啊!不是说好了一起对付无寂吗?”

    沈妙言嗅到他身上一股子酒味儿,忍不住地嫌弃:“大半夜,司马先生怎也学着别人喝起酒来?”

    司马辰瞥了她一眼,“借酒浇愁呗。这西郡的女儿红,可是比镐京城的要烈得多。”

    沈妙言摸了摸胸前挂着的三角护身符,想起他那夜对自己的表白,于是收回视线,只假装并没有听懂。

    司马辰落在后面,望着她急匆匆离开的背影,笑了笑,终是温和地跟了上去。

    后园子里,火树银花,灯盏绚烂。

    光影之间,君天澜与君舒影的残影上下翻飞,叫人根本看不清究竟是谁占了上风。

    沈妙言焦急地站在屋檐下,连唤了几声住手,只可惜那两人谁也不会听她的。

    正在这时,连澈叼着一根尾巴草,慢慢悠悠地从外面回来了。

    沈妙言忙一把拉住他,“连澈,快上去拉架!”

    连澈没好气地瞟了眼那仿佛不死不休的两兄弟,淡淡道:“姐姐放心,他们死不了,不过是发泄一番罢了。”

    “你——”

    沈妙言拿他没办法。

    正在这时,王静姝轻呼一声,捂住小嘴,惊恐道:“沈姐姐,北幕皇帝拔剑了!他是真的想要杀皇上!”

    沈妙言抬头望去,只见君舒影面容扭曲,手中那柄漆黑的长剑散发着不祥的蓝紫色暗芒,仿佛是涂了什么毒物般。

    她见君天澜没拿兵器,一时心急,忙要冲过去拉开他们。

    原本懒散的连澈眸光一凛,动作比她更快!

    他拎住她的后衣领把她抛回到王静姝身边,自己则抽出腰上两柄长刀,携裹着燃烧一切的无尽炽热,疾速掠向那两人!

    长刀出鞘,堪堪架住了君舒影的那把长剑!

    君天澜后退半步,狭长凤眸不可置信地盯着那柄长剑。

    这是,他师父从前的佩剑!

    而君舒影已然失去理智,漆黑的丹凤眼,已隐约泛出血红。

    那是大周皇族入魔的征兆。

    那个男人喑哑难听的声音,不停回响在他的脑海之中:

    ——去吧,去杀了君天澜,把她争取过来。

    ——你想要她的,哪怕要为此弑父杀兄,也心甘情愿,是不是?

    这两句话反复回响,逐渐扭曲了他的理智,逐渐占据了他所有的思想。

    君天澜说不会再放手,

    可他,

    也不要再放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