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2章 诡异的徐家老宅(1)
    ,精彩小说免费!

    徐思娇蹭了蹭她,柔声道:“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

    沈妙言一阵恶寒,把她从身上扒下来,这才招呼其他姑娘,一同离开地牢。

    众人紧张地顺着暗道出去,一路上躲避了不少蓬莱阁的眼线。

    沈妙言让君舒影想办法弄来十几套男人服饰,匆匆给这些姑娘穿上,就叫她们分散开来,尽量不惹人注目地离开蓬莱阁。

    众人听她的,立即行动起来。

    沈妙言站在楼上扶栏边,亲眼看着她们离开,才算是松了口气。

    她转身,正要下楼回徐府,却看见不远处,徐思娇扒在两道隔扇前,正兴奋地观望着什么。

    她蹙眉走过去,“你在看什么?”

    徐思娇朝她做了个“嘘”的手势,又冲她招招手。

    沈妙言好奇地凑到门缝旁。

    只见这座装饰华美的寝屋之中,正上演着一场活春宫。

    身段饱满、肤色白皙的女人被压在下面,声音格外高亢:“祖宗,轻点儿,轻点儿!”

    正是这蓬莱阁的老鸨了。

    “嘿嘿嘿,我的心肝宝贝儿可是吃不消了?老子喝了你喂的秘药,今儿一天你是别想离开这座房间了!哈哈哈哈哈……”

    是徐禄的声音。

    他如公狗般趴在女人身上,不停歇地夸张耸动着那四短矮胖的身材。

    沈妙言一阵恶心,狠狠拍了下徐思娇的脑袋,“看什么不好,学人看这个?”

    徐思娇捂住脑袋,颇有些委屈,“虽然不及你和皇上的精彩养眼,但也还算不错了……人家也是姑娘,人家也想要和湛哥哥做这种事,可湛哥哥只喜欢我姐姐,我看着解解馋,幻想一番,也是好的嘛!”

    沈妙言拿她没办法,正要拖着她走开,却听得里面再度传来徐禄的声音:

    “皇上还住在我府里呢!我瞧他就没有要回镐京的意思,整日里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死鬼!你轻些!”那名老鸨娇嗔着,翻身把徐禄压在榻上,自个儿主动坐了上去,“这就是你少来找我的缘故了?哼,我瞧着,分明就是你夫人拦着你不让你来!快说,你到底还打不打算娶我?!”

    “我的心肝宝贝儿,我当然是打算娶你的!”徐禄扶住她的腰,把她摆成了跪趴的姿势,“我这几日都忙着盯皇上,这才疏忽了我的宝贝儿!瞧瞧,我今儿不就来看你了嘛?”

    “哼,那你明天也能来不?”

    “怕是不能了,我明儿要回一趟徐家老宅,告诉老爷子多派些人把门看好,寿宴那日,可不能叫皇上发现了端倪……说这些作甚,来,让哥哥亲一口……”

    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浑话,沈妙言没有再听。

    她拖着意犹未尽的徐思娇,蹙着眉尖朝君舒影走去。

    徐禄说守门,不知是要守什么门?

    她带着满肚子疑惑,同君舒影等人回到了徐府,也把所有情况都告知了君天澜。

    君天澜端坐在大椅上,正把玩着一张请柬。

    听她说罢,他把请柬递给了她。

    沈妙言打开来,只见这张正红色请柬的封面上,赫然印着“大寿”两个字迹磅礴的烫金字体。

    她翻开来,一目十行地读完,笑道:“原来是徐家老爷子的一百零二岁大寿。一百零二岁啊,这人活得可真久。”

    君天澜正色:“三日后,咱们同往徐府。”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这日清晨,沈妙言收拾妥当,便与君天澜等人一道,乘坐马车前往徐家老宅。

    徐禄一路陪同,提着马鞭,指着远处的贺兰山脉笑道:“皇上看见没有,那就是咱们西郡有名的山脉。若皇上愿意,待到参加完寿宴,微臣带您过去狩猎。”

    “爱卿有心了。”君天澜声音淡淡。

    一路说着,半个时辰之后,众人终于来到了徐家老宅。

    它坐落在西郡城的西北角,府邸隆重古朴,即便从围墙外看去,也依旧能看到里面古树参天。

    府门前停着上百辆马车,全是西郡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君天澜下马,侧首望向马车。

    沈妙言从车中跳下来,十分自然地走到他跟前。

    君舒影、连澈等人则依旧扮作入幕之宾,跟在海夫人身边,远远朝沈妙言挥手。

    沈妙言笑了笑,余光望向四周。

    但见这四周的宾客皆衣着华贵,看见君天澜时,草草行了个礼,便三五成群,笑吟吟进了徐家老宅的大门。

    仿佛在他们眼中,君天澜这位皇帝比起徐老爷子来,实在算不了什么。

    “四哥,他们可没把你放在眼里呢。”她轻笑。

    君天澜不以为意,“天高皇帝远,比起我,在他们眼中,还是徐冬荣这个土皇帝更值得巴结。”

    两人说着,有徐府侍女恭敬地过来请他们进去。

    踏进府中,沈妙言看见这府邸植株众多,各类稀奇古怪的植物都有。

    西郡本是阳光充足之地,然而在这座府邸里,阳光难以穿透那成林的参天古木,导致周遭看起来阴凉清寒。

    说难听点,就是看起来很是阴森。

    而空气之中,弥漫的并非是植物的清新气息。

    萦绕在鼻尖的,是一股浓郁异常的香粉味儿。

    她蹙眉,这香粉味儿她似乎闻过。

    “在想什么?”

    君天澜见她出神,于是牵了她的手,低声询问。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

    大约,是错觉吧?

    两人穿过重重游廊,越往主院靠近,四周的阳光就越发稀少。

    光线之昏惑,院落之寂静,好似他们不是来参加热闹寿宴,而是来吊丧的。

    沈妙言胡思乱想着,终于看见了主院的雕门。

    守门的侍女恭敬地请他们进去。

    沈妙言望去,只见里面宾客穿梭、嬉笑怒骂,她这才感觉这地方有了些人味儿。

    他们进了大厅,厅中地面铺满了竹席,竹席之上陈设着蒲团、小佛桌等物,不少宾客都已入座。

    君天澜牵着沈妙言,踏进门槛。

    西郡这群贵人抬眼望向君天澜,只得暂时停下交谈,起身马马虎虎地行了个礼,不等君天澜叫他们坐下,便主动盘膝落座,继续同身边的人交谈。

    沈妙言撇撇嘴,跟着君天澜走到主位上,在他身后跪坐下来。

    等了约莫两刻钟,却还不见那位老寿星过来。

    ——

    看见书评区有小天使说小雨点的性格像四哥,他们才像父子,念念并不像,但菜菜觉得不一定子女性格都和父母一样吧,大家的性格也都和父母一样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