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5章 诡异的徐家老宅(4)
    ,精彩小说免费!

    她深知现在还不是与徐家翻脸的时候,于是上前,含笑说道:“徐小姐,皇上午膳过后,有午睡的习惯,请你暂时离开吧?”

    “哼!”徐思倩不悦地转向她,“皇上喜欢我与他讲话,你个侍女啰嗦什么?”

    君天澜冷冷转向她,“滚。”

    “皇上~~”

    徐思倩千娇百媚地撒着娇,声音极嗲。

    沈妙言觉得这恶心声音如果被徐禄或者海氏听到,他们都不知道这是自己女儿发出来的调调。

    “滚!”

    君天澜再度冷声。

    他敛去了周身那股子纨绔气息,帝王威严刹那间暴露无遗,压迫着徐思倩,叫她惶恐不已。

    徐思倩不明白皇上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生气了,于是把责任全部归结在沈妙言身上,不高兴地哼了声。

    她从沈妙言身边走过去时,还不忘嫌弃地瞥了眼她的胸,“哼,垫了垫子还这么平!真不知道皇上喜欢你什么!”

    沈妙言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就要踹她。

    君天澜及时拉住她,唇角止不住上扬,“好了,妙妙与她置什么气?”

    沈妙言回头,一眼就看到他脸上那若有似无的笑容。

    那双暗红色狭长凤眸,还不老实地往她胸前瞟。

    她捂住两只小兔,咬住唇瓣,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其实她那处不算小,毕竟从小到大,添香不知喂了她多少碗木瓜鲫鱼汤。

    只是比起徐思倩那藤球似的胸,自然是显得略小一些。

    再加上如今是夏日,平时穿得都是襦裙,而襦裙系带很是麻烦,一不小心就会从胸口滑落,所以她特意找了些棉布片缝在主腰上,这样能把那处地方衬得大一些,防止襦裙滑落。

    可偏偏,反倒成了徐思倩的话柄!

    也不知那姑娘是怎么看出来她垫了棉片的……

    她想着,面颊微红,再度瞪了眼君天澜:“不许笑,再笑我与你没完!”

    君天澜果然敛去唇角的笑意,俯身凑到她耳畔,嗓音撩人:“妙妙那处,自然是算不得小的。我一手握着,正正好呢。”

    沈妙言原本微红的脸,瞬间红了个通透!

    她盯着男人,脑海中无端浮现出他在榻上同自己缠绵的样子……

    她越想越恼,最后实在羞恼不过,抬脚狠狠踹了他一脚。

    男人一点都不生气,挨了她一脚后,执起她的手,笑道:“徐冬荣请咱们在府里住下,走吧,去厢房看看。”

    沈妙言不情不愿地被他拖出了大厅。

    入夜。

    君天澜睡在厢房,沈妙言则睡在了耳房。

    耳房狭窄又没有窗户,因此夏夜里很有些闷热。

    她睡得不安稳,不停在榻上扭来扭去,各种梦境交织在一处,入过火山,去过冰池,最后停留在一座古老破旧的城池面前。

    那是焚城。

    她看见无寂孤独地站在焚城之巅,俯视着这片黑暗的土地。

    四周渐渐亮起无数磷火,不约而同地朝他涌去,在半空中形成一道极其绚烂而磅礴的磷火之桥,照亮了整整半边天。

    借着磷火的光,沈妙言看见漆黑的土地上,坟冢遍野,还有许多白骨暴露在外,未曾被好好收敛入棺。

    她仰起头,只见所谓的天空,不过是一层厚厚的黄土,阳光与明月,云彩与星辰,都抵达不了这个黄泉之地。

    心境,莫名地悲凉。

    继而,她察觉到自己胸腔中燃烧起一股愤怒的火焰,那火焰磅礴恣肆,令人诞生一种毁掉这个世界的冲动。

    她蹙眉,愤怒?

    她为什么会觉得愤怒?

    她下意识望向自己的手掌,却见这只手苍白修长。

    这不是她的手!

    她猛然低头,只见自己正站在焚城之巅!

    她,正在用无寂的目光,来打量这个世界!

    从未有过的惊恐从脊骨窜上来,她只觉脚下一空,整个人立即从百丈高的地方,迅速摔落下去!

    就在此时,耳房中的姑娘睁开了眼。

    她迅速坐起身,后背沁出的冷汗,已然汗湿了她的衣衫。

    最近她的梦境越发奇怪了,总是无缘无故梦见焚城不说,还总是梦见无寂的许多事。

    难道此时此刻,那个男人,就站在焚城之巅,观望着那座磷火架成的桥梁吗?

    她想不通,于是下床穿了罗袜和绣花鞋,随手披上件宽松的大袖,抬步离开了耳房。

    耳房正对着庭院。

    夏夜沁凉入骨,夜穹上的一条银河划过视野,浩渺无边。

    庭院中花木成林,无数细小的昆虫隐在草丛里,鸣叫的声音连成一片,越发衬得长夜寂寥。

    她蓦然想起凤北寻午后说过的话。

    ——陛下若想在徐府中找到什么,大可找机会去老爷子的后院,仔细研究一下他那口井。

    沈妙言轻蹙眉尖,目光不自觉地望向西北角。

    难道徐冬荣院子里,隐藏着什么秘密吗?

    她寻思着,下意识地抬步朝西北角而去。

    她和君天澜所住的地方,正是徐家老宅的主院,也就是徐冬荣所住的院子。

    那么只消挪步去后院,就能看到凤北寻口中的水井了。

    她想着,沿着雕花游廊,慢慢朝西北角的后院走去。

    今夜的月色很是清透,再加上园子里的灯笼,因此视觉十分清明朗润。

    她来到后院,这园子很大,亭台楼阁林立,要找一口水井,却是有点儿难度。

    然而她寻思着今夜大约是难以入眠的,既然来了,不找到那口井就这么回去,岂不是白来一趟。

    这么想着,便越发往园子里面走去。

    四周并无半个人影,她很轻易就来到了园子深处。

    这里像是无人来过般,花藤架子上爬满了杂乱无章的藤蔓,参天的古木也无人修剪,枝桠横生,与野树无异。

    地面不见半棵名贵花卉,反而野草丛生。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了乱葬岗。

    她顿住步子打量四周,终于看见了一口隐在花藤之中的水井。

    井面是白石头垒成的,修整得还算齐整。

    沈妙言眼前一亮,忙凑了过去。

    她拨开井口的藤蔓,望向井内,只见一轮明月倒映在水面上,明晃晃的,伴着两张人脸。

    一张是她自己的,还有一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