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6章 兔兔辣么可爱
    ,精彩小说免费!

    这些农舍小院保存得相当完好,屋檐下甚至还挂着玉米、辣椒等农作物。

    当然,那些看似鲜活可食用的作物,其实一碰就会化作齑粉。

    众人行至一段路,忽然看见四周有人影晃动。

    甚至,还有嬉笑声传来。

    他们寻声望去,只见一座院落里的巨大石舂边,两个五六岁的哥哥妹妹正绕着石舂奔跑嬉戏。

    扎着羊角小辫的妹妹,嘴里边笑边嚷嚷:“哥哥、哥哥,等等我嘛!”

    小少年回头,笑弯了一双眼,“来呀、来呀,你若是追上我,我就把糖葫芦给你吃!”

    然而他们围着石舂绕了一圈又一圈,妹妹始终追不上哥哥。

    他们,始终都在反复说着那两句话。

    徐思娇不由惊叹:“哇,这里竟然住着人!”

    “不,他们与那些阴兵一样,已经死去。只是有人把他们重新唤醒,用他的力量,让这些死去的百姓,维持生前的行为。”

    连澈解释着,捡起一颗石头,朝奔跑的两兄妹掷去。

    那看似活泼的两兄妹,只是挨了一颗小小的石头,就同时倒地不起。

    渐渐地,化作飞烟。

    沈妙言眨了眨眼,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她好像看见,那两兄妹化作飞灰前,朝连澈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像是在感激他,让他们从这些重复的动作中解脱。

    君舒影瞟向连澈,“你好似很精通这种阴阳玄学。”

    不知怎的,从一开始接触连澈起,他就觉得这个家伙与他们都不同。

    不止君天澜派人深究过这个男人的底细,他也曾暗中遣人仔细调查过。

    但是调查到的结果大同小异,他们只能查到连澈是很多年前突然出现在魏国鬼市的,而他出现在鬼市以前的生活,他们根本查不到。

    就好像他这个人,是凭空冒出来的般。

    没有过去,亦看不见将来。

    “只是略懂皮毛。”连澈淡淡说着,捻了捻垂在腰间的佩玉,“你们应当都读过《桃花源记》,但事实上,那个所谓世外桃源般的村落,有可能并不是隐居世外的村落,而是一个**。”

    众人皆都看着他。

    他分析道:“譬如‘屋舍俨然’,除了大型城池房屋规划严谨整齐,普通村落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所谓死者为大,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唯有规划齐整的坟冢。

    “再譬如‘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桃木向来用以辟邪,用这么多桃花树把村落围起来,目的又是为了什么?仅仅是美观吗?

    “此外,‘阡陌交通’,‘阡’不只是田间小路的意思,还有通往坟墓之路的意思。而‘男女衣着,悉如外人’,既然这些村人数百年不曾出去过,其衣着又如何会像外人呢?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们身上的衣物,乃是活着的后人烧给他们的。

    “最后,那位渔人明明在出去时做了标记,然而太守派人循着标记去找时,却什么也没有找到。为什么找不到?因为所谓桃花源里的居民,或许已然意识到他们已经死去。死去之人所居住的地方,活人又如何能轻易找到?”

    他说完这一大番话,众人皆都沉默下来。

    沈妙言忍不住抱紧自己,“你说的我浑身发凉,好害怕。”

    君天澜垂眸望向她,熟稔地把她捞到自己怀里抱着。

    他搂着她的纤腰,面无表情地分析:“这里靠近元国的帝都,我认为,师父他或许是怀念当初的元国,所以才用阴阳玄学的秘法,让这些人重新恢复生前的模样。与他而言,这里,便宛如世外桃源。”

    司马辰摇了摇头,“可怜,可悲!待我做一场法事,把这些村人被困的魂灵重新送往黄泉。”

    他说着,正要取出做法事要用的道具,徐思娇忽然提醒般咳嗽了几声。

    众人朝四周看去,只见所有村人都朝这边聚拢。

    其中为首的是一位妇人,她双目迷离无神,只重复呢喃:“你们杀死了我的孩子,你们杀死了我的孩子……”

    君舒影拔出剑,看向君天澜。

    对方微微颔首。

    尽管对这群手无寸铁的村民下手,实在算不得光明磊落,然而这群人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死去。

    他们如今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让他们去该去的地方。

    三人动手时,沈妙言注意到司马辰已经在原地盘膝坐了。

    他四周插着九把桃木剑,似是一个超度亡灵的法阵。

    大约是这法阵在起作用,所以并没有人袭击坐在中间的司马辰。

    沈妙言眼看着一名村人拿着斧头去砍徐思娇,忙奔过去一脚踹开那名村人,牵起徐思娇,不管三七二十七往法阵中跑。

    司马辰四周相当安全,两个姑娘进来之后,就再没有亡灵靠近。

    君天澜等人花了半刻钟解决掉这些人,又仔细检查了这座村落。

    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他才吩咐在这里休息一夜。

    徐思娇饿得肚子咕咕叫,小心翼翼地吃完了兜里最后一只面饼,就眼巴巴地对着沈妙言的面饼流口水。

    沈妙言食量大,面饼本就不够她塞牙缝,瞪了她一眼,背转过身继续啃饼子。

    君舒影适时提议:“咱们这趟下来,不过是为了查看一番井底究竟有没有通往焚城的暗道。既然已经确定了,不如先上去,多准备干粮和水,再下来继续查探?”

    君天澜捻了捻指间的墨玉扳指,显然是不同意。

    君舒影望向沈妙言,小妙妙已经吃完面饼,正意犹未尽的舔手指。

    显然,还没有吃饱。

    于是他起身,淡淡道:“我去看看附近有没有猎物。”

    这四周都是未知环境,沈妙言怕他一个人不安全,于是让连澈跟着他,约定好了一个时辰之内必须回来。

    君天澜生了一堆火,等了快一个时辰时,出去寻猎物的两人终于回来了,每人手里还提着四五只野兔。

    “在村尾看见了好多兔子洞,估计里面藏着上百只兔子。”君舒影轻笑,丢了几只兔子给君天澜,“走,帮忙去河边杀兔子。”

    徐思娇望着那活蹦乱跳的大野兔,忍不住道:“兔兔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们?”

    沈妙言起身,也跟着去帮忙弄兔子,随口道:“等我们烤好了,你别吃。”

    “呃,”徐思娇面颊微烫,“兔子虽然可爱,然而我的性命却也是很重要的,为了活下去,我还是吃了它们吧,它们也不算白活一场。”

    “吃个兔子哪儿那么多废话?”司马辰看不过眼,挽起道袍袖管跟着去河边杀兔子。

    “道长,你可是出家之人!慈悲为怀啊!”

    徐思娇大呼。

    “没事儿,我待会儿吃完给它们超度一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