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9章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说动听的情话
    ,精彩小说免费!

    徐思娇睫毛轻颤,小脸上泪痕交错。

    她哽咽道:“哥哥依旧守在这里,定是想要等姐姐复活,好和姐姐长相厮守,是不是?”

    徐湛面色一变。

    徐思娇鼓着小脸,嚷嚷道:“姐姐的尸骨都被烧没了,怎么可能复活?!定是那个老妖怪在骗你!而且,就算姐姐真的能活过来,可是如同徐冬荣那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湛哥哥,这不是你要的爱情!”

    话音落地,徐湛猛然抽了她一巴掌!

    徐思娇捂住发红的面颊,只哽咽哭泣。

    “我不准你亵渎师父,更不准你亵渎你姐姐!”

    徐湛冷声。

    就在这时,破风声陡然响起!

    三道身影从院落外凌空而来,在院中堪堪站稳,冷眼盯向徐湛。

    君天澜踏出一步,暗红色凤眸透出冷意,“把人交出来。”

    徐湛起身,面容阴寒,“她被师父带去了焚城,凭你,是没有本事救她的。”

    “不试试,如何知道?”

    君天澜话音落地,已然朝他掠去!

    两人交手,四周风声四起,惹得榕树在风中大力摇摆。

    刚刚生长出的叶片,再度化作枯叶,随着他们的打斗,簌簌落下,宛如冬雪。

    “自从见到你第一眼起,我就知道,这一生,我必然会与你交手……”

    徐湛冷声。

    君天澜始终面无表情。

    苍龙刀毫无感情地刺向徐湛面门,被徐湛用两把短戟堪堪架住。

    徐湛抬眸,眼睛里多了几丝嘲讽:“你我也算同门师兄弟。我拜入师父门下,比你要早得多。师弟待我,就这般无情的?”

    “那样的人,不堪为师表。”

    君天澜冷声,苍龙刀在半空中画出锋利刀弧,直划向徐湛的脸。

    徐湛挑眉避开。

    院落里,连澈抓住哭哭啼啼的徐思娇,冷声问道:“她人呢?”

    “被……被老怪物抓走了……”

    徐思娇呜咽不止,担忧地望着半空中的徐湛。

    很快,徐湛化守为攻,双戟舞动犹如流星,处处把君天澜逼入死角。

    “所谓尊师,便是要连同他的计划,他的信仰,一同尊重!”

    徐湛大吼着,双戟狠狠从君天澜胸口划过!

    血液喷涌,将君天澜墨黑的劲装,染成更深的颜色。

    “所谓因果,便是用你的性命,去偿还你祖辈犯下的罪孽!”

    徐湛周身气势澎湃,一个旋身,虚影绕至君天澜背后,双戟一上一下,直接刺伤了君天澜的背部与大腿。

    君天澜被压制了三十多招,始终紧抿唇瓣,无言地继续招架徐湛。

    下方,君舒影和连澈坐在石桌旁,正悠闲地观看半空中的战斗。

    君舒影拈起一枚落叶,“你说,我皇兄他能打赢这个人吗?”

    连澈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套茶具,正悠闲沏茶。

    他闻言,淡淡道:“若是连那老妖怪的弟子都打不过,他又凭什么去救姐姐?”

    上空,君天澜周身伤口约有四五处,血液溢出,甚是骇人。

    他的足尖点在翘檐上,抬袖擦了擦面颊上的污血,冷眼盯着徐湛:“如你所言,我的确曾拜那个男人为师。既然你我同出一门,你又是我师兄,那么刚刚那几刀,便算是我敬你的。现在,该我出手了。”

    话音落地,他浑身气势陡然狂增!

    苍龙刀的刀光化为墨黑,他整个人犹如墨色的苍龙,狂啸着卷动周围的空气,猛然袭向徐湛!

    徐湛愣了愣,唇角很快勾起。

    他周身的气势,同样不停猛涨。

    下一瞬,他携裹着狂风,迎着君天澜冲了过去!

    两相对撞!

    榕树树冠拼命晃动,屋檐上的瓦片纷纷掉落,在地面砸得粉碎。

    君舒影和连澈抬手遮住脸,等到风声渐歇时,抬眸看去,只见君天澜整个人头朝下,从高空疾速下落!

    他手中的苍龙刀,刺穿了徐湛的胸口!

    “轰”的一声巨响,徐湛撞击到地面,扬起大片尘埃。

    君天澜落地,面无表情地拔出苍龙刀。

    徐湛浑身都是血,艰难地咳喘着,又吐出大口污血。

    他盯着君天澜,轻笑出声,“不愧是师父挂念多年的爱徒,果然……果然厉害得紧。”

    因为失血过多,他的皮肤呈现出惨白之色。

    血液从伤口汨汨流淌,已然止不住。

    在众人眼中,他已是将死之人。

    “爱徒?”

    君天澜咀嚼着这个词,旋即沉默着拿帕子将刀刃擦拭干净。

    ——将来,我的乖徒儿会是这天下的帝王,所以你长大了,要好好用你的刀,去制裁天底下所有的罪恶。

    ——那,如果有一天,师父也犯错了呢?

    ——呵,我希望我犯错的那天,由我的徒儿,亲手制裁我。

    他收起苍龙刀,闭了闭眼。

    君舒影走到徐湛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鼻息,淡淡道:“死了。”

    “呜呜呜!”

    徐思娇哭着,奔到徐湛身边,徒劳无功地伸手去堵住他身上的那些伤口,然而血液仍旧在汨汨淌出……

    他的心跳,已经停止。

    连澈皱着眉尖,冷冷道:“你把他杀了,咱们如何知晓去焚城的路?”

    君天澜抬头望向远方。

    连澈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遥远的尽头,正矗立着一座巍峨磅礴的城池。

    城池中,似是为了庆祝什么喜事,千灯万盏亮如白昼,似是黑暗中,唯一的光。

    君天澜把长刀背在背上,望向还在哭啼不休的徐思娇,“妙妙待你不薄,你却害她至此。”

    “对不起呜呜呜……”

    徐思娇趴在徐湛的胸口,只一个劲儿地哭泣。

    很快,她就在君天澜的威逼之下,把沈妙言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和盘托出。

    甚至,连无寂就是司马辰这件事,也给说了出来。

    而这,也是沈妙言想要她的嘴,传达给君天澜的信息。

    君天澜捻了捻墨玉扳指,“现在马上离开这里,去地面给夜凛他们递消息,命他们调集四周城池的军队,拿下西郡,然而带兵到这里来。”

    徐思娇擦了擦眼泪,眼神之中透出不情愿。

    皇上刚刚杀了她的湛哥哥,她恨他都来不及,又如何会愿意帮他做事?

    连澈轻笑了声,抽出弯刀,刀尖直指徐湛,“两天之内,若是看不见有军队过来,我就把你的湛哥哥挫骨扬灰,叫他永世不得超生。”

    他声线清越,桃花眼温温柔柔地弯起。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刚是在说什么动听的情话。

    ,

    两章,换了个美美的封面。

    那些早就猜到辰辰就是无寂的小天使,真的是很厉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