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1章 嫁衣
    ,精彩小说免费!

    他盯着逼近的千军万马,薄唇轻启,声音缓慢而富有磁性: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话音落地,他携裹着天地间那令人惊恐的巨大力量,宛若化身龙卷,瞬间掠至千军万马之中!

    君舒影与连澈同时掠出!

    三人在这广袤的原野上,独对千万阴兵,斩断束缚的枷锁,如狂风骤雨般进行着一场史无前例的杀戮!

    焚城内。

    沈妙言端坐在拔步床边。

    这里是焚城的宫殿。

    金砖铺地,白玉作床,博古架上堆放的珍宝奢华荼蘼尚不必言,便是随意一只茶盏,就已然镶嵌了无数颗圆润宝石。

    纯金镂刻的枝形灯台多达百座,正静立在寝殿两侧,巨大而华丽的落地水镜折射出烛光,越发显得这座宫殿奢华如梦。

    沈妙言摆弄着身上这套宽松的丝绸中衣,暗道那个疯狂的男人,大约把全天下的贵重珍宝都搜刮过来,用以装饰这座皇宫。

    如今他把自己掳劫过来,也不知是要做什么。

    她想着,二十二名着装一致的宫女,捧着托盘优雅而来。

    她们早已死去,只是身躯被人完好地保存下来。

    在千年之后,她们被重新唤醒。

    她们保持着生前的微笑,目光却透着空洞。

    为首的大宫女僵硬屈膝,语调毫无波澜:“请小姐更衣。”

    “更什么衣?”

    沈妙言挑眉。

    两名宫女缓缓上前,从托盘上拿起一件火红色绣曼珠沙华嫁衣,当着沈妙言的面,轻柔拉展开。

    那嫁衣所有的丝质面料大约是千年前元国的宝物,即便如今看来,那绸缎也仍旧丝滑如云。

    金线绣制的曼珠沙华,绣法独特、栩栩如生,层层叠叠地铺呈在宽大的裙摆上,令人目眩神迷。

    又有两名宫女托起一件正红色大袖礼服。

    大袖的对襟上,用金色缎料细致地裹了巴掌宽的边,再用火红色丝线,在金边上刺绣祥云图腾,看起来质感独特,隆重而又华贵。

    最后捧出的,是一顶缀满明珠的凤冠。

    璀璨的明珠,在寝宫中折射出华美的烛光,令人目不暇接。

    足以让任何一个喜爱珠宝的姑娘,一眼沉沦。

    “请小姐更衣。”

    那些宫女又恭声说道。

    沈妙言轻抚着垂落在腰间的青丝,琥珀色瞳眸始终平静。

    无寂他,到底想做什么?

    似是见她久久不肯更衣,其中一名宫女退了出去,很快,就把无寂请了过来。

    无寂抬手,寝宫中侍立的宫女们行过退礼,慢慢退了出去。

    烛火跳跃,他冷眼盯向沈妙言,“为什么不乖乖听话?”

    沈妙言晃悠着双脚,“好好的,我穿嫁衣作甚?怎么,你莫不是想娶我吧?”

    “我的娃娃还真是聪明。”

    沈妙言轻笑,“二十多年前,你从魏北掳走了我娘亲。还把她送给我爹爹,成全了这一段姻缘。可是二十多年后,你却又把我娘亲从棺椁中带出,甚至把她打扮成元国新娘的模样……若我没猜错,你定是爱上了我娘亲。”

    无寂冷眼盯着她。

    “可惜,二十多年前的你,大约心里眼里,只有复仇。你并没有意识到你对我娘亲的爱,你义无反顾地把她送到我爹爹身边,甚至冷眼看着她被杀……直到她死后,你才发现,原来你是喜欢她的。

    “而你不愿把她变成徐冬荣或者徐湛那样的活死人,所以,你想到了我。你现在想娶我,不过是因为我与我娘亲生得像。你真可悲。”

    无寂唇角那始终勾起的阴寒弧度,慢慢地垮下来。

    似是被戳破心事后的恼羞成怒。

    沈妙言捻了捻一缕青丝,眼睛里忽然多出浅浅的思念。

    她抬起头望向这个男人,“能告诉我,我娘亲的故事吗?”

    无寂撩起黑色道袍,在圆桌旁落座。

    他垂眸,挽袖斟了杯茶。

    原本始终阴冷苍白的脸,不知为何,竟然慢慢多出了一些红润。

    那令人畏惧的森寒从他身上褪去,他周身的气度,缓缓恢复成司马辰的悠闲恬淡。

    他开口,喑哑难听的嗓音中,透出不经意的柔情:

    “你娘亲很好,比你好。”

    沈妙言撇了撇嘴。

    说得好像她很不堪似的。

    对方继续道:

    “我最初发现她时,她还只有十三岁,还只是个小姑娘。她人很好,脾气也好,无论对谁,无论在什么时候,始终都是笑吟吟的。

    “那年寒冬,我心绪不宁,在魏北京城的郊外,袭击了上百名魏军。虽然我把他们全杀了,可自己身上也受了重伤。当然,这些重伤于我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徒步跋涉过很长的山路,最后独自躺在冰雪之中发呆。你娘亲大约是同人来郊外赏雪,她竟然以为我奄奄一息,非要把我救回去。对我而言,活着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她愿意给我带点小乐子,我自然却之不恭。

    “你娘亲很天真,她不知道她救回府中悉心照料的,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她每日里与我说话,不停安慰我,尽管我与她并不熟识。她似乎和每个人都能说得上话,她就是那种烂好人。

    “那年上元节前,我无聊推演你娘亲的命格,发现她或许可能与楚国之人诞下龙裔。正好,那日我偷听到了她要和魏惊鸿在上元之夜私奔的计划。再加上魏惊鸿未婚妻的推波助澜,于是我在她前去赴约之时,在半道把她劫走了。

    “我划着孤舟,载她穿过狭海。她仍旧很天真,从早到晚笑眯眯的,总是问我要把她带到哪里去。她大约被保护得太好,从不知道这世上,会有恶人存在。

    “她很信任我,总以为我是在带她出去玩,就算是看见海鸥群,都会惊喜地睁大眼睛。可那时候,我着实厌恶她脸上的笑容。凭什么我每日里受尽煎熬,而她却能整日高高兴兴?明明,明明她是我仇人的后代……”

    沈妙言的指尖轻轻滑过丝绸中衣上的银线绣花,不知该作何表情。

    如果,如果她是无寂,她,大约也会对这个世界,充满恨意的吧?

    无寂继续道:“终于有一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