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3章 镇魂歌!
    ,精彩小说免费!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她终于从半晕厥中渐渐回神。

    她撑着床榻慢慢坐起,看见不远处的元辰正盯着自己。

    他薄唇的弧度很是刻薄阴冷,缓声道:“既然你不像她,那我就抽去你的意识,把你慢慢养成她的样子与性情……”

    他含笑说完,抬步朝沈妙言走来。

    一个人之所以能存在于这个世界,除了**,还有意识与魂灵。

    若她没了魂灵,空剩下一具躯壳,那么她与真正的死亡,又有什么区别呢?

    沈妙言心中害怕,下意识地往床角缩去。

    就在他即将抓住她的手腕时,徐湛忽然进来了。

    他站在不远处,恭敬道:“师父,君天澜他们找来了。徒儿无能,没能杀了他们。”

    元辰伸到半空中的手指动了动。

    他很快直起身,盯着沈妙言。

    只见那双琥珀色眼眸中,充满了小心翼翼的期许。

    他唇角轻勾,淡淡道:“怎么,娃娃希望我的好徒儿能来救你?你觉得,他救得了你?”

    沈妙言咬了咬唇瓣,别过视线,没说话。

    “呵。”

    元辰冷笑着,忽然拽住她的头发,把她朝外面拖拽而去。

    沈妙言紧紧抱着他的手腕,头皮疼痛得紧。

    她一路跌跌撞撞被他带到皇宫里最高的高塔上,才被松开手。

    她捂住头发,眼圈越发绯红。

    远处喊杀声震天。

    她含泪望去,只见焚城之外的平原上,有三个人,正在千军万马之中拼杀!

    他们以一己之力,对付这杀之不尽的阴兵!

    “四哥……”

    晶莹的眼泪掉落下来,她哽咽不能自语。

    “他们总会力竭,可我的阴兵,却源源不绝。”元辰冷笑,“我的蠢徒儿,从小我就教他什么叫审时度势,可这么多年过去,他却还是学不会……”

    沈妙言透过泪眼盯着那远处的厮杀,轻声道:“不是的……”

    “嗯?”

    “有时候,就算明知前路没有希望,可还是想要赌上性命去试上一试……元辰,你可要拼死都想要做成的事儿?”

    沈妙言转向元辰。

    那张如牡丹般艳绝的小脸,挂满了泪痕。

    琥珀色的瞳孔始终清澈水润。

    眼角晕染开的绯红,仿佛世间最红的胭脂。

    元辰冷笑:“拼死都想要做成的事?抱歉,无论我如何折腾,我都死不了。我家国已灭,上苍却给了我最残酷的补偿,它要我永生……而我无法消受这永生!”

    沈妙言笑得无力,“时间都磨灭不了你的仇恨吗?”

    “无法!”

    沈妙言无言以对,唯有沉默着注视远处战场上的厮杀。

    此时战场上,阴兵们血肉横飞。

    他们从战马上跌下,在心脏被刺穿的刹那,慢慢化作飞烟随风而去。

    然而君天澜三人,身上也或多或少受了重伤。

    两名阴兵偷偷袭向连澈的后背,君天澜转身,苍龙刀斩断另两名阴兵手中的长剑,两柄长剑,从背后直接洞穿了偷袭连澈的阴兵。

    三人动作利落,全然信任地把后背交给了对方。

    可阴兵们还是源源不断地焚城中涌出,如何也杀不尽似的,用车轮战的方式,消耗着他们三人的体力。

    胶着的战场之中,君舒影大袖飞扬,忽然盘膝而坐。

    他从背着的行囊里取出一架古琴,修长的手指疾速抚过琴弦。

    清泠泠的筝声,在战场上骤然响起。

    他自幼修习乐曲,知道如何在乐曲中,不动声色地把人抹杀。

    一首《清平调》,入耳平静澄澈,犹如置身幽林山谷。

    那些阴兵周身涌动的杀意,逐渐被这筝声安抚,连动作也缓慢下来。

    君天澜与连澈合作,飞快收割着这些阴兵。

    高塔之上,

    元辰冷笑,“班门弄斧!”

    语毕,两名美貌的宫女恭敬地抬来一架松木古琴。

    他悠闲地斜倚在扶栏上,怀抱古琴,骨节分明的苍白手指,慢条斯理地划拨过琴弦。

    尽管他动作很慢,然而手底下的《将军令》,却丝毫没有滞缓之音。

    它随着空气弥散而出,尽数飘落进阴兵们的耳中。

    阴兵们的杀气,瞬间大涨!

    君舒影垂眸,指尖拨弦的动作越发快速。

    气势磅礴的筝音,连沈妙言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遥望着盘膝端坐在战场中央的白衣贵公子,轻声道:“《镇魂歌》?”

    从前在北幕时,她曾听他弹过的。

    而她不知道,这首《镇魂歌》的作用竟然这般厉害,音调所波及之处,所有阴兵皆都化作飞灰!

    元辰挑了挑眉,松木古琴发出一声铮鸣,不过瞬间就变了调子。

    《永夜黄泉》。

    似是来自地狱的亡灵之歌,似是战场深处的号角,它鼓舞着所有的阴兵,让他们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

    他的琴调蕴藏着千年的仇恨,霸道的反噬了君舒影的《镇魂歌》。

    君舒影吐出一口血,尽数喷洒在琴弦上!

    无数阴兵朝他涌来!

    君天澜周身卷起铺天盖地的尘埃,他凌空而来宛如流星飒沓,苍龙刀在半空中划出漆黑刀弧,把所有靠近君舒影的阴兵尽数斩杀!

    然而就在这时,三名阴兵中的大将骑着战马,出现在了战场上。

    他们的气势比其他阴兵要强盛百倍,盯着君天澜他们的目光,犹如盯着侵略者,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终于,他们策马而来!

    “小心,这三人,不同寻常。”

    君天澜冷声,提着苍龙刀的手不住攥紧。

    连澈与君舒影的脸上,同时现出凝重之色。

    那三名皮肤惨白的大将,手持千年前的诡异兵器,猛然从战马上一跃而起!

    君天澜沉着冷静地迎战,然而面前这个魁梧高大的男人,所出招式皆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再加上刚刚应对阴兵们所消耗的体力,竟一时处于下风。

    君舒影与连澈的情势同样不容乐观。

    与连澈对战的男人手持双剑,一柄剑笔直捅进连澈的胸口!

    他面无表情地抽出剑,连澈的胸口立即涌出大量鲜血!

    连澈疾速后退,弯刀插地,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低头盯向自己胸口的伤口,这个男人手持之剑带有血槽,插入人的身体,所造成的伤口十分诡异,根本无法止血愈合。

    红衣染血,越发衬得他面庞惨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