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5章 前世:送你一片锦绣江山(9)
    ,精彩小说免费!

    镐京城的秋,比楚国还要秾艳热烈。

    漫山遍野都是红枫,火烧云般蔓延直至云霞遍布的天际。

    干净的青石小径,蜿蜒通往白雾茫茫的山中。

    小路尽头,是一座华美精致的木制小院。

    院子里种有一棵古枫树,树下结着秋千,一个纤细娇弱的姑娘,松垮歪斜的发髻上簪着根乌木簪,穿素白丝绸襦裙,赤着白嫩的脚丫子,正慢悠悠地坐在上面摇晃。

    她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生得极美,小脸不施粉黛也宛如朝霞映雪,小小两瓣朱唇比红枫还要艳。

    两弯漆黑卷翘的睫毛低垂着,那双琥珀色瞳眸中盛着莹莹水光,绵延起伏的群山与泛着粼粼水光的河川,皆在她瞳中清晰可见。

    君舒影从木屋里出来,臂上搭着件胭脂红金线绣枫叶的大袖,手里还拎着一双乌青色木屐。

    他为她披上大袖衫,又在她跟前蹲下,握住她的一只脚,给她套上木屐,柔声道:“小昔昔在屋里睡下了。小家伙很聪明,已经会对着我含混地叫‘爹爹’,真真可爱得紧。”

    他说着,唇角情不自禁地翘起。

    那是发自肺腑的欢喜。

    尽管那个小孩儿并非他的孩子,可却是由他亲手带着。

    连他会说的第一个字,也是对着他唤“爹”。

    他起身,朝沈妙言伸出手:“晚间风凉,进屋吧?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玫瑰牛乳酥。”

    沈妙言把小手放到他的掌心,慢慢从秋千上下来。

    不过短短一年多的功夫,她看起来却消瘦了许多。

    山风拂过,那套素白襦裙被风吹得鼓起,越发衬得她身姿羸弱纤细,纤腰盈盈不堪一握。

    她随着君舒影踏上屋檐下的木制台阶,听见对方轻声道:

    “君天澜他们,已经从楚国启程。大概再过一个月,就会抵达镐京。”

    少女的睫毛,轻颤了下。

    君舒影低头望向她苍白的面颊,“你若是不愿见到他,我就陪你一直住在这里。”

    他身上的莲香清甜雅致,很是好闻。

    沈妙言嗅着这莲香,小脑袋轻轻靠在他的手臂上,无言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君舒影心中欢喜,携着她进了木屋。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便到了君天澜他们抵达镐京的前夕。

    兄弟俩拿下了楚国及南蛮的广袤土地,因此他们的归来,令镐京城的贵族皆都严阵以待,十分好奇这对在外漂泊长大的皇子,究竟是何秉性,又是否真如传言那般神武凛贵。

    此外,他们更关心的是,大周太子的位置,究竟会落在谁的头上。

    君烈派人传旨,命君舒影下山去皇宫一趟,准备明日的接待事宜。

    沈妙言独自坐在窗边的软榻上,抱着小昔年逗弄。

    正在这时,外间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

    她抬眸,听见院门被人撞开。

    她放下小昔年,抬步走到屋檐下,看见一位身姿高挑、容貌极美的贵族少女,被仆妇簇拥而来。

    那少女在院中站定,打量了一圈小院,杏眼中流露出淡淡的鄙夷。

    很快,她望向沈妙言,在看见她的容貌时,目光不觉顿了顿。

    果然是好容貌,怨不得宣王殿下会为她成日里住在这种破烂地方。

    她想着,骄矜道:“你就是沈妙言?你可知我是谁?”

    “你是谁?”

    “我乃是兵部尚书府的大小姐,亦是宣王殿下的未婚妻。你缠着他荒废政事,着实可恶!如今两位皇子即将归来,朝中政局动荡,宣王殿下必须马上娶我以巩固实力,你明不明白?”

    沈妙言眨了眨眼,“哦。”

    “哦什么哦?”谢昭皱眉,“芳儿。”

    她身后的侍女立即取出一只鼓鼓的荷包,骄傲地走到沈妙言跟前,在她面前晃了晃,“这是我们小姐的心意,里面共有两百两银子,你拿着,赶紧离开宣王殿下!”

    “两百两?”沈妙言轻笑。

    “怎么,沈姑娘嫌少?”

    谢昭挑眉。

    “是啊,我嫌少呢。”少女慵懒坐在房廊边的扶栏上,抬手捋起一缕秀发勾到耳后,垂下眼睫,信手拈花,“你也知晓五哥哥是皇子,怎么也得拿出五万两黄金叫我离开他,才算是看得起他吧?”

    她把碗口大的瑶台仙凤簪于鬓角,端得一副无赖模样。

    谢昭冷笑,旋即望向身后,“宣王殿下在外面站了这么久,必然听见沈姑娘说的话了。这么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宣王殿下怎敢爱她?”

    沈妙言望向篱笆墙外,果然看见身着霜白锦袍的贵公子缓步而入。

    她挑了挑眉,不以为意地仰头观赏落叶的红枫。

    君舒影望向她,见她的表情如此轻松写意,唇角的弧度越发无奈宠溺。

    “蝶,蝶蝶……”

    清脆稚嫩的嗓音,忽然从屋子里响起。

    穿纯棉绣胡萝卜开裆裤的小家伙,只及人膝盖高,扶着墙壁,跌跌撞撞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他生得粉嫩可爱,白嫩嫩胖乎乎的小手上还有五个小肉坑。

    开裆裤里,还露出了形状可爱的小萝卜。

    谢昭面色陡然一变!

    宣王殿下和这个女人,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还是个男孩儿!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从她心头升起,她勉强维持着艳美的笑意,轻声道:“宣王殿下,这个孩子——”

    话未说完,君舒影上前,把小昔年从地上抱起来,使劲儿揉他脑袋,纠正道:“不是‘蝶蝶’,是‘爹爹’,来,跟我念,爹爹!”

    “蝶,蝶蝶……”

    “爹爹!”

    “蝶蝶!”

    “爹爹!!”

    小家伙轻呼一口气,漆黑明亮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嗳!”

    君舒影:“……”

    沈妙言在旁边笑出了声。

    谢昭脸色难看到极点,“宣王殿下,您的未婚妻是我!你这么做,把谢家的脸面置于何地?!我虽自幼爱慕于您,可我却也是有骨气的!您若是想纳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为妾,我就绝不嫁与你!”

    她肆无忌惮地逼着君舒影做抉择。

    她笃定了君舒影会选她。

    因为三皇子和四皇子就要归来,宣王他需要谢家的势力来巩固他的地位。

    君舒影轻笑,抬起极致艳绝的眉眼,嗓音清越宛若山泉……

    ,

    好久没求票了,大家要不要考虑投几张月票和推荐票(小心翼翼地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