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8章 前世:送你一片锦绣江山(12)
    ,精彩小说免费!

    翌日。

    君天烬在发觉姬如雪不见了之后,发疯般把所有手下都派了出去。

    甚至,连顾家的亲卫都被他支使了起来。

    短短三天时间,他的人几乎把镐京城里里外外翻了个遍。

    可是,哪里都没有姬如雪的踪影。

    原本雄心壮志想要谋得江山的皇子,在这三天时间里,胡茬横生,眼布血丝,连青丝都白了十几根。

    他颓然地站在那一夜高楼的扶栏边,秋雨过后的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特有的莲香。

    胸腔里,心跳很快。

    快到他几乎要以为,昨夜一别,便是永别。

    他正黯然神伤之际,一身白衣的顾钦原,扶着小厮的手上来了。

    男人瞥了眼顾钦原,淡淡道:“本王现在,不想见客。”

    顾钦原咳嗽着在大椅上坐了,“我来找表兄,不过是为了下个月大婚之事。薛家与谢家就关于谁家花轿先进门的问题,吵得有些厉害。”

    “钦原觉得,本王现在还有心思管这些?”

    “在其位,谋其政。表兄既然要坐那把皇位,就不该耽于儿女情长。臣弟同意你带着姬如雪,不过是因为她父亲是鬼帝,或许将来能够为表兄提供帮助。但如今显而易见,她不仅不能为表兄带来助力,反而叫表兄因为她而分神。这种女人,不适合表兄。”

    君天烬冷眼盯向他,“都说戏子无情,本王怎么觉着,你顾钦原才是最无情的?本王知晓你与天澜感情更好,若今日面临抉择的是他,你是否也会如此说?”

    顾钦原面不改色,“臣弟说过,在其位,谋其政。臣弟坐在军师这把椅子上,便该做臣弟该做的事。不管臣弟辅佐的人,是谁。”

    “砰!”

    一声巨响,君天烬直接烦躁地把手边的茶盏打碎在地。

    就在他按捺不住脾气要发作时,穿着墨金袖箭对襟劲装的男人,脚蹬一双祥云暗花纹鹿皮靴,面无表情地踏了上来。

    “皇嫂还没消息?”

    他望向君天烬。

    君天烬敛去俊脸上的狰狞扭曲之色,重又望向远方,“没有。”

    君天澜淡淡道:“有没有可能,她已经回了魏北鬼市?”

    君天烬不语。

    三个男人在扶栏边沉默地呆了半个时辰,才各自散去。

    君天澜负手走到深宫的游廊里,正好有一对宫女从廊外的花丛里经过:

    “你听说了吗?原来三殿下迎娶薛姑娘和谢姑娘那日,五殿下也会迎娶那位沈姑娘呢。”

    “真的啊?那婚礼当日,宫里一定十分热闹!咱们也能拿赏钱了呢!”

    两人边笑边走远。

    君天澜顿足,抬眸之时,那双凤眸隐隐透出深红暗芒。

    如果她就此消失于他的世界,那他无话可说。

    可上苍既然让她再一次出现,他就绝不会再放手……

    转眼之间,便是镐京城两位皇子娶亲之日。

    沈妙言要从郊外木屋中出嫁,因此天还未亮时,已有无数侍女捧着凤冠霞帔并嫁妆等物,恭候在木屋外。

    那嫁妆多达数百抬,从木屋外一直排到了山脚下。

    这是君舒影特意从宣王府里拨出来,给沈妙言撑场面用的。

    此时,木屋内。

    不过十五岁的少女,被迫坐在梳妆台前,琥珀色瞳眸里满是泠泠水光。

    她曾与君舒影提起过,她还没有做好嫁人的准备。

    若君舒影嫌弃她住在这里,觉得她给他带来了麻烦,她愿意离开。

    然而这厮就像吃错了药,各种不顾形象地撒娇耍赖,见她仍旧不肯点头,于是干脆拿绳子把她绑在了木屋里,不许她逃跑。

    甚至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对外宣布了婚期。

    那种急不可耐的态度,就仿佛只要晚上半日,她就会被人抢走似的。

    她盯着铜镜后面那四个膀大腰圆、满脸凶神恶煞的婆子,弱弱道:“我不会逃跑,你们别这样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叫人怪害怕的……”

    四个婆子宛如黑脸门神,听见她说话,连笑也不笑一下,依旧一动不动地守在她身后。

    她轻轻叹了口气。

    侍女为她绘了精致的妆容,又仔细给她穿上嫁衣,戴上华贵的凤冠霞帔。

    她望向菱花镜,自从诞下昔年,她就没怎么再长个子。

    如今明明已是十五岁的及笄之年,可看起来却犹如十三四岁,白嫩面颊稚嫩而圆润,像是个稚童,压根儿瞧不出已经生了个孩子。

    一名侍女取来正红色绣帕,恭声道:“王妃娘娘,奴婢为您盖上喜帕?”

    “我说不想戴这个喜帕,你就会拿走吗?”

    沈妙言反问。

    那侍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旋即郑重地给她盖上了喜帕。

    君舒影是亲自前来接她的。

    他半夜就起来打扮了,脚踩粉青缎面厚底朝靴,穿正红交领束腰窄袖锦袍,露出里面雪白的里衣,外罩一件正红底色金线刺绣团龙的大袖衫。

    乌发用瑞兽金冠高高束起,只余下几缕细长碎发从额前垂落至胸口,越发衬得他肌肤白皙,面若春晓。

    玄月眉修长入鬓,内勾外翘的丹凤眼含着无限情意,薄唇红若含珠,容光焕发、玉树风华的模样,比那女子还要美上几分。

    此时,他立在那院外的红枫之下,美得肆意张扬,使得四周的宫女内侍忍不住小心翼翼朝他频频顾盼。

    很快,一名大宫女从小院内快步而出,垂首朝他行了一礼,“殿下,王妃娘娘已经打扮妥当。”

    君舒影一听,唇角便忍不住浮起浅而甜蜜的弧度。

    他正要进屋抱出他的小王妃,几名姑娘忽然过来了。

    正是谢陶、安似雪她们。

    谢陶抱着礼盒,颇有些拘束和紧张:“我我我我我,我来给妙妙妙妙妙,添添添,添妆……”

    安似雪也对君舒影施了一礼。

    君舒影自然不会拦她们,笑道:“有劳你们了。”

    添妆是对新婚女子的祝福,只有和新娘交好的姑娘,才会在大婚这日,带来礼物给好友添妆。

    君舒影负着手,想着等妙妙过门以后,也请谢陶她们去宣王府坐坐,或者小住几日,叫妙妙在深宅大院里不那么孤单。

    他幻想着以后的生活,俊脸上的笑意透着傻气,怎么都止不住。

    ,

    下一章要是不显示就是被屏蔽了,开车开得战战兢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