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4章 前世:送你一片锦绣江山(18)
    身穿黑色道袍的男人开口,明明声音不大,却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

    “啧,这就是大周皇族的骨气吗?可是有骨气又如何,手下败将,终归是手下败将……”

    君天烬只是睚眦欲裂地盯着他。

    男人笑了笑,“君天烬,你跪下。”

    君天烬怒吼:“你做梦!”

    那个神秘的男人,就像是刻意戏弄他们一般,轻笑道:“你若是不跪,我把这个女人从这里推下去。怎么样,你跪是不跪?”

    “哈哈哈哈哈!”

    君天烬猛然仰天大笑。

    他笑完,眼含热泪地盯向元辰,“我跪了,你就能放过师姐吗?既然不能,我又为何要跪你?!”

    他那双漆黑的丹凤眼全然变成了血红。

    像是蕴藏着血雨腥风,像是倒映着尸山血海。

    令人畏惧。

    元辰在大椅上坐了,接过侍女捧来的热茶,慢慢呷了一口。

    他的动作慢悠悠的,就好似是一个垂暮老者,在惬意地晒着太阳,喝着清茶。

    似乎这战场上所有的厮杀,不过都是为了给他这无波无澜的日子,提供一点小小的乐趣。

    他抬眸轻笑,“你若是不跪,我就把她的眼睛挖出来。你,跪是不跪?”

    残酷的话语,却被他轻飘飘地说了出来。

    就仿佛是在问你有没有吃饭那般轻松。

    君天烬盯着他,“我已命人查阅过天下间所有的秘闻,师姐她,是你的后辈……她,是元国最后的血脉!”

    “哦?”

    元辰仍旧是懒散模样,“那又如何呢?元国已灭,我要后辈做什么?他们,原该与那个国度一同殉葬,才算是真正的元国皇族呢。”

    君天烬皱眉,不可置信地盯着他。

    这个男人……

    他还有是人吗?!

    他还有心吗?!

    元辰抬眸盯向他,“跪吧。”

    天地间一片寂静。

    元辰把茶盏递还给侍女,手肘撑在大椅扶手上,手背托着腮,狭长的眸眼中透出戏谑,“千年前,大周皇族与魏国人,在这里斩杀了元国皇族,屠戮无数元国百姓……

    “千年后,你作为大周皇帝,难道不该给这万千生灵下跪磕头?君天烬,我要你放下大周皇族的尊严,给我的臣民磕头认罪。然后,自刎以谢罪。”

    君天烬攥紧了缰绳。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沈妙言看见他踩住脚蹬,慢慢翻身下马。

    他扔掉了手中的武器。

    就在他准备跪下去时,远处的高塔上,陡然响起破风声!

    她抬眸望去,只见血染白衣的姬如雪,含笑从高塔跃下!

    长长的银白发丝在半空中飞扬。

    她的眼泪抛洒在风中。

    那双含情的双眸,始终凝视着君天烬。

    她宁愿死,都不要她爱的男人,为了她放弃自尊!

    “师姐!”

    君天烬的瞳孔陡然缩小!

    他咆哮着,极力奔向那个女人!

    “师姐——!!”

    苍凉悲怆的呐喊,响彻地底。

    沈妙言此生中,从没有听到过这般绝望悲哀的呼唤声。

    他收到了元辰的信笺,他如约而至。

    身为皇帝,他不惜屠杀官员,不惜点燃西北的烽火,只为了能把他的女人平安救出来。

    可如今……

    他的女人,彻底离他而去。

    温热的眼泪抛洒在空中。

    元辰似是也没有料到姬如雪竟然这般刚烈,挑了挑眉,起身一跃而下。

    他抬手,示意四周的阴兵都撤下。

    他负手立在战场中,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君天烬。

    塔高百尺,姬如雪的尸身早已摔成了烂泥。

    然而那位年轻而疯狂的帝王,仿佛看不见那尸体的可怖,只小心翼翼地把支离破碎的她搂抱在怀中,低头温柔地亲吻她的眉眼。

    他的双手染上了淋漓鲜血。

    他的唇瓣亦被鲜血染红。

    可他毫不在乎。

    “师姐,师姐……”

    “师姐,你真傻,我已经想好了等把你救出来,就一起回鬼市,你怎么一个人先走了?师姐,你真傻……”

    温热的眼泪,洒落在姬如雪模糊可怖的脸上。

    “师姐……”

    君天烬哽咽着把她搂在怀中,让她的面颊贴在自己的面颊上。

    另一边。

    君天澜踉踉跄跄出现在沈妙言身边,把她牵起来,轻声责怪,“谁让你来这里的?”

    莫名宠溺的语气,仿佛他仍旧是当初那个一手遮天、权倾朝野的国师。

    仿佛她仍是那个四处闯点小祸的顽劣小姑娘。

    仿佛过不了多久,他们仍旧能够像当初一样甜蜜。

    “国师……”

    沈妙言紧紧抱住君天澜的腰身。

    君天澜把她抱起来放在疾风的马背上,亲了亲她的手背,“乖,离开这里。”

    “我不走……”

    沈妙言眼圈发红。

    君天澜给她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低沉的嗓音透着笑意,“我会活着,与妙妙白头。只是,妙妙要先听话才行。我保证,等事情结束,马上就去找你,好不好?”

    沈妙言鼻尖发酸,“你又哄骗我……”

    君天澜拍了下疾风。

    疾风高高扬起四蹄,长嘶一声,猛然朝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君天澜同时抽出苍龙刀,不顾一切地袭向元辰!

    元辰静静立在那里。

    刀尖眼见着便要触及到他的面门!

    然而他慢悠悠抬起左手,轻而易举就夹住了刀刃。

    他轻笑,“连我的乖徒儿也忘了,何为尊师重道吗?”

    “你不是我师父!”

    君天澜冷声大吼,同他战到一处!

    就在这时,那边的君天烬放下姬如雪,也怒吼着加入战斗!

    双生的两兄弟,连眼神都不曾给对方,就已然知晓对方的招式。

    他们缠着元辰,招招狠辣而致命!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战斗!

    尘埃与龙卷嚣张四起,携裹着无尽冰寒,铺天盖地地席卷过一切!

    元辰的袖筒中不断出现锋利的手里剑,灵巧轻便,却蕴藏着天地间令人惊怖的劲道,轻而易举就招架住了君家兄弟。

    “所谓因果,就是时间也斩不断的东西!”

    “所谓天道,就是该被我拿来破坏的东西!”

    “我要大周的气运为我元国续命,我要你们兄弟的性命祭奠我的国度!今生今世,你们欠我的,我都要分毫不差地取回来!”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