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5章 前世:送你一片锦绣江山(19)
    元辰宽大的道袍无风自舞。

    一把带着铁锈的手里剑飞掷而出,直接刺中了君天澜的左眼!

    君天烬立即掩护住他,整个人周身气势越发疯狂,饱含着复仇的欲.望,调动着所有的潜能,与元辰拼命!

    这个道士,是他拼死也想要杀了的人!

    君天澜咬牙,压根儿不敢有半分休息的时间,再度加入战场!

    无数手里剑从元辰手中飞射而出。

    它们刺入君天烬的胸口、手臂和大腿,男人踉跄着倒退数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两手撑住折断的长枪,低头吐出大口污血。

    “皇兄!”

    君天澜皱眉。

    就在他分神的这一刹那,几把手里剑破风而来!

    马蹄声起!

    穿着胭脂红大袖衫的少女,猛然从马背上跳下!

    她义无反顾地挡在了君天澜面前!

    四五把手里剑,同时狠狠扎进她的心口、胸腔。

    大袖,慢慢抚过男人的脸。

    女孩儿以一种凄婉的姿态,缓慢朝后折倒。

    君天澜呆了一瞬,才上前抱住她。

    她很轻。

    轻的像是一捧春风。

    她倒在了他的怀里。

    她睁着绯红入骨的琉璃眼,清澈纯净的瞳孔中,倒映出他的模样。

    精致的樱唇微微翘起。

    她伸出手,想要轻抚他的面颊。

    可她的手,在半空中就失去了气力。

    白细的指尖,忍不住地轻颤。

    泪花在眼眶中凝聚。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靠近他。

    还差一点,

    就差一点……

    君天澜泪眼模糊,及时握住她垂落的小手。

    他握着她的手,让她的掌心贴在自己的脸上。

    女孩儿张口嘴,汨汨血液立即从唇齿间溢出,顺着白嫩的下颌,把她胭脂红的大袖衫染成更深的颜色。

    她的声音,娇弱纤细到几乎听不见:

    “我在国师身边,遭遇了种种不如意……

    “可是怎么办,我还是喜欢你……

    “我心中装不下锦绣河山,我就只喜欢你……”

    她努力地睁着眼睛,努力地看着她的国师大人。

    想要记住他的容貌。

    想要下辈子,还和他在一起……

    她啊,从没有过什么雄心壮志。

    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和他在一起啊!

    ……

    怀中的小姑娘,睁着含笑的眼眸,却再也没了呼吸。

    君天澜把她搂得紧紧。

    半晌后,他伸手,轻柔替她阖上双眼,将她好好放在地上。

    他再度抽出插进泥土里的苍龙刀。

    刀尖泛着黑芒,直指向元辰。

    他浑身都是深可见骨的伤口。

    可他不能放弃。

    这是他的小姑娘,拼死为他挣来的机会……

    他,不能放弃!

    他开始燃烧自己的内力。

    二十年的内力,孤注一掷,尽数被灌进他的刀刃之中!

    他的青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斑驳苍白。

    他冷着一双暗红凤眸,面无表情地袭向元辰!

    君天烬慢慢抬起头。

    许是错觉,许是其他,他看见元辰的表情,不再如刚刚那般轻松写意。

    甚至,他的余光还不自觉地瞟向地上沈妙言的尸体。

    双手忍不住收紧。

    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道士,和沈妙言,是什么关系?

    他并未多想,只是趁着元辰心不在焉时,同君天澜一般燃烧自己的所有内力,进行着孤注一掷地搏命!

    地底,幽绿色的磷火幽幽四起。

    君天澜的长刀不停撞击在元辰的手里剑上。

    他睁着一双血红凤眸,在破风声中,不停质问出声:

    “毁掉中原,毁掉世间,就是师父的宏愿吗?!

    “从前你教导我的一切,莫非你自己都忘了?!”

    长刀划破了元辰的胸口。

    君天烬用折断的长枪,从背后一枪刺中元辰。

    元辰挣脱开那柄长枪,踉跄着朝前走了数步。

    他停在沈妙言的尸体边。

    他垂眸,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具尸体。

    真像,她与魏筝,长得真像……

    他的王朝没有了,他的妻儿没有了。

    他如同亡魂般在这个没有温暖的世界流浪千年,唯一的温暖,是魏筝给他的。

    可他却亲手,把魏筝送上了断头台。

    他以为,他不需要那点子温暖。

    可是……

    可是为什么,二十年后的他,才开始觉得,

    心疼?

    他捂着发疼的心口,用不解的目光望向四面八方。

    君天澜与君天烬丝毫不敢停歇,长刀与断枪,从背后刺穿了元辰的心脏。

    血液从元辰的唇角淌落。

    他缓慢仰起头,望向高空中飘飞的幽绿色磷火。

    这是元国子民的亡魂。

    他用阴阳秘法,把他们困在这个地方,整整千年。

    或许,他该让他们解脱了?

    王朝覆灭自有定数,他早已杀了当初灭他亲族的那些仇人,如今,又何必再迁怒他们的后辈呢?

    他想着,唇角微微扬起。

    地底那冰冷刺骨的阴风,逐渐染上了湿凉与暖意。

    渐渐地,细如毛的雨水,从天穹降落。

    春风化雨,滋润万物。

    幽绿色的磷火疯狂从地心深处涌出,化作贯日长虹,疾速朝那些雨水奔涌而去。

    手执武器的阴兵们,淋着那些雨水,周身的杀戮气息逐渐化尽,就连身体也慢慢消散,空余下一具具生锈的青铜盔甲。

    元辰背对着君家的兄弟,身体化作无数细微发光的尘埃,随风而去。

    淡然,悠远,恬静。

    仿佛之前那歇斯底里的报复与杀戮,只是幻觉。

    他活得太久了。

    久到他可以扮作修道之人,无聊地荡游在山水之间。

    久到他可以忘记仇恨,假装成山中高士,装模作样地授导自己仇族的晚辈文治武功。

    久到他真的以为,他对这万里江山、亿万百姓有着刻骨的仇恨,恨不得毁灭这个世间。

    久到他差点儿忘了,千年前的他,有多么爱他的王朝,有多么爱这天下子民,有多么爱他的结发妻儿……

    从前的阴寒残酷,莫名其妙地化作了绕指柔。

    他用身体与魂魄,超度了被他困锁的千万亡灵。

    魂魄已散,永无轮回。

    他彻底消失在这个世间。

    无边无际的地底,只剩下君天澜与君天烬。

    两人脱力地跪在了地上,慢慢倒了下去。

    ……

    不久之后,当君舒影带着北幕的兵马,风餐露宿赶来时,看见的只是满地残骸。

    尸山血海之中,他看见了他的小妙妙。

    ,

    前世还有最后一章,明天送上!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