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6章 前世:送你一片锦绣江山(20)
    她穿红罗襦裙,白嫩的面颊上染着干涸了的斑驳血渍。

    她静静躺在血泊中,睫毛轻阖,看起来乖巧安静、纤瘦可爱,像是枝头尚未绽放的花骨朵。

    他呆呆走上前,把她从地上抱起来。

    他无视尚有呼吸的君天澜与君天烬,只低头亲吻沈妙言的额头与唇瓣,温声道:“都说了叫你不要乱跑,你偏是不听……罢了,我带你回家吧,小昔昔还在雪城盼着我带你回去呢。”

    他轻抚过沈妙言脸上的血渍,抱着她,义无反顾地跨马离去。

    留下来的北幕兵马,俱都莫名其妙。

    最后还是张祁云下令,把君天澜与君天烬救回西郡城,找了御医替他们好生治疗。

    ……

    正是暮春。

    山道的野花开开谢谢,落花满径,已至荼蘼。

    吃得滚圆的归鸟,在山林间啼叫出声。

    身穿白衣的贵公子,骑在一匹骏马上,朝着北方疾驰而去。

    他身后,巴掌宽的绸带牢牢绑着沈妙言的尸体。

    路过野外的茶寮时,他问小二哥要了两碗水,喝罢一碗,含笑举起另一碗,“小妙妙,渴不渴?”

    回答他的是寂静。

    他毫不在乎,替沈妙言饮罢凉茶,付过银钱,再度朝北方驰骋。

    春风吹过三千里。

    他渡着这春风,从西郡一路向前,穿玉门关,过茫茫草原。

    草原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

    热风拂面。

    他衣衫褴褛,牵着饥渴的骏马,仰头喝掉水囊里最后一口水,咧开干裂的唇瓣,偏首望向趴在马上的姑娘。

    “小妙妙,你看见远处的雪山没?翻过那些山,就是北幕。北幕很漂亮,你一定欢喜。”

    呼啸的北风,从极北的天山山脉席卷而来。

    巍峨雪山绵延不见尽头。

    男人身着单衣,牢牢背着他的小姑娘,身后跟着一匹瘦马,孤独跋涉在风雪之中。

    冷风把他的肌肤吹得皲裂,将他的手指也冻得红肿。

    素来珍视容貌的男人,却丝毫不在乎这些伤口。

    他背着她,一路翻山过海,终于进了北幕边境。

    他在沈妙言的嘴里放了北幕至宝寒玉髓,可保尸身千年不腐。

    他背着她,彻夜不敢停歇,终于进了雪城。

    他命人把牡丹园里藏着的千年寒冰凿成一口冰棺,亲手在里面洒上最珍贵的天山雪莲。

    他为心爱的姑娘沐浴更衣,替她换上了北幕皇后的服制。

    他昭告天下,北幕即将立后。

    皇宫里外,礼炮声响,宾客满殿。

    红色宫灯逶迤不见尽头,冰花绽放,处处热闹熙攘。

    而他身着正红服制,抱着再也不会睁眼的沈妙言,独自坐在新房里。

    他低头,丹凤眼含着深深的爱恋与缠绻,低头细细亲吻女孩儿的眉眼。

    她才十六岁。

    他心爱的小姑娘,才十六岁。

    却在小小年纪,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温热的眼泪,从丹凤眼中无法自抑地涌出。

    他终是泣不成声。

    他于外间那无边的热闹里,独自抱起他的小姑娘,哭着踏出寝殿。

    他来到御花园里,将他的小姑娘轻轻放在冰棺之中。

    他命十六驾的马车,将冰棺小心翼翼运至天山脚下。

    他不许任何人跟着,用绳索勾住沉重的冰棺,拖着它,一路朝天山山巅而去。

    山巅落着细雪。

    清澈的天池倒映着盈盈月色,凄迷绝美。

    年轻的帝王,孤单地拖着冰棺,终于来到天山之巅。

    四周的温度很低。

    眼泪在睫毛间隙凝结成霜。

    男人推着冰棺,一路来到天池之畔。

    他把冰棺推下了水。

    继而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天池很深。

    冰冷彻骨的池水,很快淹没了他的头顶。

    他在水中紧紧抱住冰棺。

    “在镐京时,你曾叫我不要放手。”

    “你放心,此生此世,永生永世,我都会抱着你,绝不放手……”

    “小妙妙,天池是不是很冷?但我抱着你,你就不冷了……”

    他呢喃着,潋滟尽天地绝色的丹凤眼,深情地凝视冰棺里的小姑娘。

    她戴着凤冠,穿北幕皇后的正红服制。

    肌肤白腻如玉,一点朱唇精致玲珑。

    轻阖眼睫的模样,仿佛下一瞬,她就会睁眼醒来。

    君舒影紧紧抱着冰棺,任由池底的冰水灌入他的鼻腔。

    霜白的大袖在水中摇曳出轻柔的弧度。

    他们于这天山之巅的冰池里,慢慢沉底。

    之后,无边岁月会渐渐吞噬掉他的皮肉。

    他化作一堆白骨,却依然紧紧抱着那座冰棺。

    一如他临死前,那个绝不放手的诺言。

    ……

    三年后。

    君天烬独自乘船,在海上寻了整整大半年,才终于寻到那座传说中的岛屿。

    它名为琼华岛,传说乃是仙人居住之所。

    他登上岛屿,揣着搜罗来的八颗宝珠,请岛上的居民带他前往岛主的府邸。

    西郡那场战争结束之后,他直接传位给君天澜,独自在镐京城的藏书密阁里待了两年。

    他遍览古籍,终于寻到了有关阴阳道术的蛛丝马迹。

    相传,海外有仙岛,可生死人、肉白骨。

    相传,只需寻得天底下散落的八颗宝珠,就可请岛上仙人帮忙复活你想复活的任何一个人。

    这些记载于民间怪谈里的东西,被君天烬所相信。

    他不惜赌上他的光阴,也要找到那座岛屿。

    岛上的居民满脸疑惑地盯着异族打扮的他,最后一声不吭地领着他来到高山脚下。

    “我们岛主就住在山巅,平日里从不见客,你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那人善意提醒后,见他毫无反应,于是摇摇头离开。

    九百九十九级青石台阶,一路通向山巅。

    他走到山腰上,却见台阶边上有棵盘口粗的松树。

    松树下是嶙峋怪石,一名红衣少年,正盘膝坐在其上。

    他生着双桃花眼,左眼下有一颗朱砂痣,正挑眉盯着自己。

    君天烬朝他微微颔首。

    红衣少年从山石上跳下来,走在他前面,淡淡道:“中原是个很无聊的地方。”

    “呵。”

    君天烬轻笑。

    “虽然中原很无聊,但我在三生镜里看见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因为她,我也想去中原。”少年折了一段树枝,喃喃自语,“我对中原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就只对她感兴趣。我想为她,离开这里。”

    他说着,没过多久,终于领着君天烬来到山巅。

    山巅建有一座漆黑古朴的宫殿。

    所有的草木和建筑,皆都呈阴阳八卦分布。

    红衣少年领着他,穿过重重阵法,最后来到了太极八卦的阵眼位置。

    这是一座陈旧斑驳的八角凉亭,看上去很有些岁月了。

    一位姿容出尘的中年男人,身着宽松锦袍,正轻抚长筝。

    亭外的苍松簌簌作响,似是回应他的筝曲。

    君天烬在他面前站定,淡淡道:“听说,拥有这八颗宝珠之人,可以请岛主满足一个愿望,包括生死人,肉白骨。”

    男人筝声未歇,嗓音悠然:“大周的皇帝,你想复活谁?”

    君天烬怔了怔,没料到他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垂眸,脑海中掠过重重人影。

    他的师姐,他的女儿……

    弟弟深爱的姑娘……

    随他出生入死的容战,棠之,钦原……

    半晌后,他抬眸,

    “我不想复活任何人。”

    “我,想回到十年前。”

    ……

    ——前世完——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