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3章 隐秘的心思
    他喜欢小胖妞唤他太子殿下。

    因为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唤这四个字时,与旁人不一样,总像是含着浅浅的蜜糖,一波三折,婉转地叫他心中欢喜。

    另外,还有一种他高高在上掌控着她的奇妙愉悦感。

    然而这份隐秘的心思,三个小姑娘都没有发现。

    除了一心要寻娘亲的念念,其他三个少年都不约而同地朝他投来鄙夷的目光。

    大约阴兵都汇聚到了宫外,此时皇宫内看守松散,偶有零星几名巡逻士兵,也都被萌宝们合力解决掉了。

    他们迅速闯进那座宫殿,殿中分布着不少宫女,俱都功夫极好。

    然而她们的人数终究是少了些,念念等人不过多费了点儿功夫,就轻易窜上了高楼。

    他们很快寻到了那座寝殿外。

    念念扛着从宫殿墙上摸来的长刀,敲晕了守门的宫女后,从她腰间搜罗到钥匙,动作迅捷地打开门锁。

    殿中烛火摇曳。

    沈妙言站在窗前,正蹙眉盯着远处的战场。

    “娘亲!”

    念念大喊。

    沈妙言怔了怔,不可置信地转过身,一眼看到一群萌宝们正站在门槛外望着自己。

    她揉了揉眼睛,确信他们不是自己的幻觉,忙奔了过去,惊骇道:“你们怎么来了?!”

    视线扫过他们,甚至,甚至连昔昔和小雨点也来了……

    鳐鳐抱住她的腰身,亲昵地蹭了蹭,“娘亲!我好想你!”

    她正要细细把他们来的缘由说一遍,沈妙言忽然握住她的手,把她塞到小雨点手中,又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乖,我要去找你父皇。”

    说罢,不顾一切地朝寝殿外奔去。

    念念转身,一把扯住她的宽袖。

    沈妙言转身,小家伙漆黑狭长的丹凤眼中,满是不舍。

    她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脑袋,“念念乖,带哥哥妹妹们先去西郡城,等娘亲解决掉这里的事儿,就去找你们。娘亲也给你做粽子吃,好不好?”

    念念抿了抿小嘴,取下背着的红木箱,细声道:“娘亲,皇伯伯说,这里面或许有您要的东西,所以叮嘱我们把这只木箱送到你手上……”

    沈妙言怔愣了下,好奇地打开木箱,只见里面赫然摆放着一套嫁衣。

    胭脂红的嫁衣透着魏北的异域风情,袖口与领口皆是紧窄,其上还用金线绣了精致的曼珠沙华裹边。

    嫁衣腰带上,嵌满了一圈世间罕见的朱砂红珍珠,足足上百颗,个个浑圆饱满,大小一致。

    重重叠叠的裙摆,则用金线绣满了栩栩如生的凤穿牡丹图案。

    嫁衣左侧搁着一双精致绣鞋,鞋头上亦缀着两颗硕大的朱砂红珍珠。

    而右侧则放置着一顶华贵凤冠,点翠工艺登峰造极,无数颗朱砂红的珍珠镶嵌其上,堪称她此生中见过的最华美贵重的首饰。

    这是当初娘亲身上穿着的那一套!

    沈妙言捧起凤冠,蜜糖般的琥珀色瞳孔中满是思量。

    元辰爱慕她娘亲,所以为她娘亲打造了这套服制。

    君天烬如今送来这身嫁衣,其目的……

    她垂眸,面无表情地坐回到寝殿里的梳妆台前。

    遥远战场上的厮杀声响彻天地。

    她血统被压制,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己所能地转移元辰的注意力,给四哥他们制造杀掉元辰的机会。

    她想着,唇角轻勾,望向铜镜后面踮着脚尖满脸跃跃欲试的小姑娘,柔声道:“鳐鳐。”

    鳐鳐“嗳”了声,摸起梳妆台上的象牙梳,笑得眉眼弯弯,“娘亲,你是不是要鳐鳐给你梳头发啊?”

    “嗯,鳐鳐给娘亲打扮一下,好不好?”

    小姑娘使劲儿点点头,挥挥手让其他小包子都去寝殿外面候着,自己搬了张绣墩过来,果然认真地给沈妙言打扮起来。

    她从小时候就喜欢打扮,除了给自己打扮,也喜欢帮别的小姑娘打扮。

    然而她最喜欢的,就是给娘亲打扮。

    娘亲生得美,头发又浓又密,无论梳什么发髻都好看!

    她想着,小心翼翼为沈妙言把及腰的长发一下下梳理齐整。

    沈妙言的指尖轻抚过凤冠,轻声道:“鳐鳐今日便把我打扮成新娘的样子吧?”

    “嗯!”

    鳐鳐最喜欢新娘妆,喜不自禁地用力点点小脑袋。

    寝殿的烛火肆意燃烧。

    小小的姑娘,很努力地想把自己的娘亲装扮得美一点。

    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娘亲打扮成新娘,究竟是想做什么。

    沈妙言端坐着,低垂的卷翘眼睫,遮挡住了琥珀色瞳眸里的泠泠水光。

    暖黄烛火的映照下,愈发衬得她肌肤白腻如玉,朱唇饱满宛如含珠。

    而此时,寝殿外。

    魏化雨带着风玄月,转身朝华美长廊另一端而去。

    念念出声道:“你们去哪里?”

    少年驻足,微微侧首,淡淡道:“本宫到这里来,乃是为了寻找让魏北土地复原的办法。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本宫却还没有。既如此,不如在此分道扬镳。”

    念念抿了抿小嘴,没有说话。

    花思慕倚在扶栏上,笑道:“你要去便去,我们可是不会拦你的。”

    刚刚他可是看到了,鳐鳐的娘亲,是把鳐鳐交到魏化雨手里的。

    所以只有魏化雨走了,鳐鳐才能属于他。

    风玄月则笑眯眯同君佑姬告别,操着魏北特有的口音,含笑拱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佑姬小姐,咱们将来再聚。”

    说罢,见佑姬不搭理他,于是恶作剧般伸出手,从她发髻上扯下一根银白长发。

    “嘶……”

    君佑姬吃痛,皱眉盯向他。

    少年把这段银白发丝缠绕在小指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垂眸细细吻了一口,继而笑嘻嘻地跑了。

    “无赖!流氓!”

    君佑姬追了一步,小脸寒若冰霜。

    风玄月毫不在意。

    魏千金本想追上去,却被幕昔年握住了手腕。

    小胖妞不解地望向他。

    昔年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不许走。”

    他都还没有表白心迹,小胖妞怎么可以离开呢?

    魏千金虽然很想跟着魏化雨回到爹娘身边,然而北幕的东西也是很好吃的。

    她想着再多吃一段时日,再回爹娘身边也不迟……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