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5章 沈妙言的抉择!
    可元辰仿佛察觉不到疼痛般,双目只紧紧盯着沈妙言。

    他一掌拍在君天澜胸口,继而不顾一切地奔向那个女孩儿!

    君天澜整个人宛如断线的风筝,零落地从半空中跌落,咯出大口大口的浓血,仿佛五脏六腑都要随之吐出!

    他艰难地翻过身,抬头望向远处。

    元辰已经掠至沈妙言跟前。

    沈妙言扑进他怀中,紧紧箍住他劲窄的腰身,嗓音甜得宛如甘蜜,“辰哥哥!”

    她唤得软糯,然而一颗心却扑通扑通直跳,紧张得连掌心都沁出了冷汗!

    她抬起漆黑卷翘的眼睫,只见战场上人影零乱,四哥他们奄奄一息,恐怕快要撑不下去了。

    她的目光细细扫过君天澜。

    男人浑身都是血,一根断掉的肋骨戳破了胸腔,就那么残酷地露在外面,看上去很是瘆人。

    她曾夜夜品尝过的,那坚韧结实的腹肌,插着数把手里剑,他的手掌紧紧捂在其中一处伤口上,然而仍有血液汨汨出他的指缝间淌落。

    她的目光,最后慢慢落在他的脸上。

    她曾亲吻过无数次的英俊面容,此时大半被血液覆盖。

    他的唇线绷得很紧。

    而即便隔了很远,她也知道,他那双漆黑幽深的丹凤眼,正倒映出她的身影。

    天地那么大,他的眼睛里,却仅仅只倒映出她一个人的身影。

    真好。

    她想着,朝他俏皮地眨了下眼睛。

    下一刻,她的手扶到元辰的肩头,踮起脚尖凑到他耳畔,仰起含笑的小脸,轻声道:“千年前、千年后,一切事故都因魏人而起。如今我大魏女帝,与你做个痛快的决断,也算是了却这千年来的恩恩怨怨……”

    话音落地,她抱住元辰,义无反顾地跃进了岩浆河中!

    “沈嘉——!!”

    男人的咆哮,响彻地底!

    君天澜几乎是手脚并用地奔到岩浆河边,低头望向河里,只见他爱了半生的女孩儿,彻底沉进了滚滚岩浆之中!

    岩浆涌过她的发顶,把她彻底埋葬在了这炽热的火焰里!

    “沈嘉……”

    君天澜呢喃。

    下一瞬,他毫不犹豫地跟着跳了进去!

    而就在千钧一发之时,君天烬及时出现,猛然拖住君天澜,把他推到旁边。

    君天澜发疯般,不顾一切地爬起来,还要往岩浆里跳。

    这里那么阴森可怕,他怎么忍心叫他的小丫头独自死在这里……

    她将他从地狱里带出来,他又怎么忍心叫她独自待在地狱……

    君天烬拎住他破碎的衣襟,冷声道:“我向你保证,她一定会回来!她会活着回来!”

    君天澜抬起血红的凤眸,宛如盯着仇人般盯向自己的兄长。

    君天烬闭了闭眼,旋即举手发誓:“用我的性命,用佑姬的性命发誓,你的沈嘉,一定会回来!”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他却是在乎女儿性命的。

    他能拿君佑姬的性命发誓,必然是有十成十的把握。

    这一点,君天澜心知肚明。

    而君天烬趁着他分神的功夫,手刀直接劈在了他的脖颈上。

    君天澜晕了过去。

    君天烬望了眼平息下来的岩浆,又看向战场。

    许是元辰消失的缘故,那些阴兵皆都化作了磷火,慢慢没了踪影。

    而几乎每位阴兵的脸上,都露出了解脱的表情。

    元国已经不在,他们被元辰用阴阳秘法唤醒,不死不活地在这里待了千年,大约早已厌倦。

    如今,他们终于可以再入轮回。

    无数幽绿色磷火朝苍穹涌去。

    游龙走凤般,庞大壮丽。

    君天烬命人收拾了残局,把人数清点一下,就死伤的兵马都带出这里。

    他亲自背起君天澜,也朝外面而去。

    然而没走出几步,余光却看见一群小包子往岩浆河边跑。

    念念双目赤红,带头“噗通”一声跪在了岩浆边。

    他心中泛起一股不忍,唤道:“念念。”

    小家伙眼里包着两包泪,含恨盯向他。

    君天烬一怔,就看见小家伙快速朝自己奔来。

    小小的一双手,死死揪住他的衣袍。

    他仰着通红的小脸,厉声道:“是你害死我娘亲的!你赔我娘亲!”

    君天烬不知如何同他解释,然而的确是他给沈妙言送去了那身嫁衣不假。

    虽然沈妙言作出那番鱼死网破的举动并不在他的算计之内,可终究是因为他,才会叫沈妙言想起这样惨烈的主意。

    因此,他任由念念对他拳打脚踢,并不曾训斥他半句。

    念念最后打得筋疲力尽,只跪倒在地,晶莹的眼泪悲愤而落,小小的双手深深抠挖进泥土之中。

    其他小包子们无言地站在他身后。

    花思慕抱着仍旧昏迷不醒的鳐鳐,同情地望向小姑娘粉嫩嫩的小脸,叹息一声,暗道今后得对小公主更好才行。

    最后,还是花容战与韩棠之过来,把小包子们抱到马背上,带他们一同离开了这里。

    两万名禁卫军死伤大半。

    到底是训练有素的队伍,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活下来的禁卫军,就带着死伤的战友,离开了这里。

    就在他们前脚踏出地底的同时,另一批人,从别的方向来到了焚城。

    为首的中年男人生得宽肩窄腰,高大勇武,正是凤国公。

    他身后跟着顾灵均,甚至还有一支军队。

    举目四望,但见这里苍凉荒僻,空气中还有残留的血腥气息,可见这儿刚刚经历过一场战争。

    他抬手,示意兵马在此稍作休整。

    他跨下马,蹙眉道:“顾将军,咱们好像来晚了一步。”

    “也不知皇上他们现在如何了……”顾灵均满脸担忧。

    就在他们议论之时,一辆垂璎珞的马车驶了过来。

    马车缓缓停下。

    一只纤纤玉手撩开车帘,顾湘湘从里面跳下来,焦急地望向四周,“兄长,表哥他们呢?”

    她说完,另一位打扮艳丽的少女,紧随着下了马车,她正是凤国公的嫡女、顾湘湘的闺中密友凤琼枝了。

    凤琼枝蹙起描画精致的黛眉,轻轻挽上顾湘湘的手臂,温声道:“皇上定是铲除了妖道,回了西郡城。爹爹,咱们也去西郡城里瞧瞧吧?”

    话音落地,一位穿着袈裟的白须僧弥,缓步而来。

    凤国公朝他恭敬地双手合十:“监院大师!”

    觉海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犀利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岩浆河畔。

    他抬步朝那里走去,以睥睨世俗的骄矜姿态,淡淡道:“主持怕皇上对付不了妖道,因此特意遣贫僧前来助阵,以降妖除魔。如今妖道已死,然而妖女却还未亡。”

    众人心中不解,互相对视几眼后,也跟着过去了。

    他们望向岩浆河流,只觉热浪扑面,灼人得紧。

    顾湘湘撇嘴,“监院师傅,这里半个人影都没有,你说的妖女究竟是谁?”

    觉海掐指一算,笑道:“非也,顾小姐且稍作等候。”

    众人耐心等了会儿,忽然看见那滚滚岩浆之中,有气泡出现。

    ,

    四章。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