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8章 愿为她上天入地,披荆斩棘
    君舒影自幼是念诵佛经长大的,所以身上毫无杀戮之气。

    可如今,即便是他的背影,也涌现出浓浓的肃杀之意。

    君天烬目送那道修长身影彻底融入雨幕,暗暗皱眉。

    然而他并未把君舒影放在心上,只是转身盯向君天澜。

    男人仍旧望着天空。

    雨水落进了他的眼睛里,他却仿佛浑然不觉。

    君天烬淡淡道:“焚城已经塌陷,你不可能找得到她。更何况……为兄向你保证,这世间有秘法可以让她重新活过来。你信是不信?”

    君天澜慢慢望向他,狭长的丹凤眼中满是平静,“上天入地,披荆斩棘,只要你说出来,我都愿意为了她去做。”

    君天烬略微欣慰,轻拍了拍他肩膀,“把伤养好,回镐京之后,我让鬼市为你准备出海事宜。”

    君家兄弟回西郡城主府之后,一道红色身影出现在长街之中。

    他撑一柄素色纸伞,踏着黑靴,独自行走在茫茫秋雨里。

    他穿着胭脂红的束腰圆领锦袍,长发结着异族风情的细辫,一双桃花眼透着浓浓的悲哀。

    他在街心站定,垂眸望向地下。

    这个时候,除了琼华岛的那个人,谁也不能救回姐姐。

    还是要回家。

    兜兜转转这么久,他还是要回家……

    五道身影抬着一顶红色软轿,诡异地出现在了茫茫雨幕中。

    他们渐行渐近,很快在连澈跟前停下,恭敬地跪下行大礼:“请少主上轿。”

    连澈面无表情地踏上了软轿。

    五个异族打扮的男人,重新抬起了软轿。

    轿子的四角垂着流苏镂花金铃,在雨雾中散发出清泠泠的声音。

    他们看似缓慢地移动在长街上,然而不过瞬息,就已经出现百尺开外。

    缩地千里,莫不如是。

    就在君天澜在西郡城主府养伤的这段时间,几个小萌宝也怀揣着悲伤的心情,整日里闷在后院。

    魏化雨早已从地底出来,他不仅没有找到让故土复原的法子,更失去了一手带大他的皇姑姑。

    从来少雨的西郡,今年却不知怎的,秋雨一落就是多日。

    厢房雕窗外的芭蕉残败枯萎,房中则处处弥漫着一股发霉的气息,叫人很不舒服。

    魏化雨独自坐在房廊的美人靠上,正对着秋雨发呆时,却见隔着池塘的对面长亭中,一个小粉团子披头散发、赤着脚奔进来,趴在石桌上,只一个劲儿地哭。

    不是鳐鳐又是谁。

    小女孩儿现在没了娘亲,不知道有多难过。

    偏偏父兄都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几乎所有人都忽略掉了她。

    魏化雨同她隔着池塘和芭蕉丛,因此小姑娘并未发现他。

    少年紧了紧系在窄袖上的红绳,正犹豫要不要过去抱抱她,却见一袭黄衫的花思慕,蹙着眉跟进了长亭。

    “鳐鳐!”

    他握住小粉团子的手腕,把她抱到怀中。

    “呜呜呜……”小姑娘伤心极了,“思慕哥哥,我娘亲找不回来了,皇伯伯说我娘亲只是迷了路,可我分明知道,她回不来了……”

    当时沈妙言跳下岩浆时,她还昏睡在花思慕的背上,因此并没有看见那一幕。

    君天烬为了安抚她,只说沈妙言迷了路,很快就会回来。

    可六岁的小女孩儿已然聪明得紧,看周围侍女的脸色,就猜到了娘亲定然是出了什么大事。

    花思慕轻拍着她纤细的后背以作安慰,温声道:“我觉得鬼帝伯伯不会骗人的,他的表情一点儿都不像是在骗人,你娘亲一定会回来!”

    鳐鳐不大信任君天烬,但对于只比自己大一丁点儿的花思慕,却是颇为信任的。

    闻言,她仰起满是泪痕的小脸,糯声道:“真的吗?思慕哥哥,我娘亲真的会回来吗?”

    “嗯!”花思慕点点脑袋,抱着她坐到石凳上,“所以鳐鳐现在最紧要的,就是要照顾好自己。等你娘亲回来时,看到白白胖胖的鳐鳐,定然会十分欣慰。”

    鳐鳐将信将疑。

    就在这时,宫女们拎着罗袜靴履以及木梳等物赶了过来。

    花思慕冷声训斥:“怎么做事的,你家公主一个人跑了这么久,你们都没发现吗?!”

    为首的杏儿今年已是十二岁,生得杏眼桃腮,腰肢细细。

    她朝花思慕款款行了一礼,娇声道:“公主殿下是从偏门跑出来的,奴婢们都没有注意到。”

    说罢,抬起盈盈水眸望了眼花思慕,又柔声道:“花公子,请您放下公主殿下,奴婢们伺候她穿鞋穿袜。”

    “不必了!”花思慕没好气,“把东西放下,你们退下吧。”

    杏儿略带不甘地低下头,只得依言放下东西,带着宫女们退了下去。

    花思慕拿起木梳,细细给鳐鳐梳理起如云长发。

    小姑娘的头发又浓又密,顺滑得像是丝绸,梳起来十分方便。

    一水之隔的魏化雨,仍旧定定靠坐在美人靠上,透过枯败的蕉叶,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亭中的两人。

    他看见花思慕给鳐鳐梳了个漂亮的元宝髻,又在她的发髻上簪了两朵粉色的攒珍珠宫花。

    很快,他又弯下腰,托起小姑娘的小脚,细细为她穿上鞋袜。

    漆黑狭长的眼眸,慢慢地眯了眯。

    鳐鳐全然不知男女之别,任由花思慕给她穿好鞋袜,细声道:“思慕哥哥,你待我真好。从前,只有太子哥哥才会为我做这些呢。”

    花思慕一手握着只软软的绣花鞋,一手握着她嫩生生的小脚,犹豫片刻,教她道:“这样的事儿,你的表哥是没有立场帮你做的。鳐鳐,这样亲密的事儿,从今往后,只有我能为你做,知道了吗?”

    “为什么啊?”鳐鳐不解。

    “因为等你长大,我就会娶你做我的妻子。”花思慕小脸上一本正经,“别的男人是不能碰你的,只有我这个未来夫君,才能碰你。”

    鳐鳐睁着一双湿漉漉的水眸,似懂非懂地望着他。

    花思慕又犹豫了下,忽然低下头,轻轻在小姑娘的脸蛋上吻了下。

    鳐鳐一愣,琥珀色的圆瞳孔不自觉地放大。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