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9章 她的世界很小,只装得下几个人
    花思慕摸了摸她白嫩的脸蛋,温声道:“也只有我,才能像这样亲鳐鳐。若是其他男孩子要亲你,你必须拒绝,知道吗?”

    鳐鳐懵懂地呆了片刻,继而乖乖点头。

    反正思慕哥哥对她那么好,他来做她的夫君,一定会很好的。

    小姑娘认真地想着,虽然她还不大明白夫君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对面的魏化雨,一双狭眸却深沉得可怕。

    他转了转衣袖中藏着的那只金镯,淡色唇线绷得很紧。

    对面亭子里的两个小人儿已经离开了。

    秋雨还在落下,在池塘水面漾开一圈圈涟漪。

    风玄月从房廊尽头奔来,稚嫩而清秀的俊脸上满是兴奋,“太子殿下,看我拿到了啥?!”

    魏化雨掀起眼帘,只见这厮手里正捧着一朵水蓝色绢纱珠花,珠花中间用黄宝石雕成一个小小的花蕊,看起来十分精致贵重。

    他冷冽的目光,又落在风玄月脸上。

    只见这厮脸颊上,赫然印着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少年冷漠地挪开目光,淡淡道:“偷君佑姬的珠花,被发现了?”

    “咦,这你都能知道?”风玄月挠挠头,“不愧是魏北的太子殿下,果然智慧超群,远非常人可以比肩的,哈哈哈!”

    魏化雨声音更冷:“去命人收拾东西,即刻回楚南。”

    “啥?!”

    风玄月惊悚地瞪大眼睛,“太子殿下,如今秋雨落得这样厉害,山道崎岖难行,现在并非是启程的好时——”

    “现在,马上!”

    魏化雨不悦地打断了他的话。

    风玄月无奈地拱了拱手,只得去叫人收拾行李了。

    魏国的一支队伍,于午后离开了西郡城。

    正在房中睡觉的鳐鳐,一觉醒来,听杏儿说了这事儿,连大袖和鞋袜都顾不得穿,飞快奔去魏化雨住的院落。

    只见院落的青石门大开着,里面空空如也,半个人影都没有。

    小姑娘独自站在秋雨中,睫毛湿润,鼻尖红头,眼见着快要哭了。

    如今娘亲不见了,连太子哥哥都不告而别……

    小小的女孩儿,再度体会到什么叫做孤单。

    君佑姬撑一把纸伞过来找她,见她站在雨幕中发傻,忙过去替她遮雨,“鳐鳐,你表哥刚走没多久,你若是去城楼上,兴许还能看见他们。”

    鳐鳐闻言,立即赤着脚,拼命往城楼奔去。

    被雨水浸湿过的泥土极为滑腻,她摔了几跤,却顾不得浑身脏污,亦不顾被小石子磨出血的脚板心,仍旧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朝城楼跑去。

    待到她独自登上高高的城楼,放眼望向官道,只见那官道在雨幕中若隐若现,蜿蜒向南。

    那个穿着墨色窄袖劲装的少年,独自骑在一匹通身雪白的巨狼上,连伞也不撑,缓慢朝南方而去。

    眼泪浸湿了眼睫,小姑娘在城楼上拼命大喊:

    “太子哥哥,太子哥哥!”

    可惜,距离太远,那个少年压根儿听不见。

    风很大,把小姑娘的粉色襦裙吹得飞扬鼓起。

    她喊了一声又一声,直到嗓子喑哑,直到那个少年的身影,彻底模糊在了雨幕之中。

    她哭得肝肠寸断,小小的双手紧紧抠着城楼,慢慢蹲了下去。

    娘亲走了,太子哥哥也不要她了,她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从前魏北的一切在眼前浮现着,那样快乐单纯的日子,似乎永远不会再有。

    小女孩儿难受极了,独自在秋雨飒飒的城楼上,哭得蜷成一团。

    君佑姬终于赶了过来,把纸伞倾斜过她的头顶,在伞下抱住她,“鳐鳐。”

    “佑姬……”

    鳐鳐哭得冒出一个鼻涕泡,忙抬袖擦去,只委屈地倚在君佑姬身上,“佑姬,你说人活着,到底是为什么呀!”

    她的声音很稚嫩,若是有大人在这里听见她这么问,定然要笑话她。

    然而鳐鳐却是很认真地想要知道答案。

    她的世界很小,只装得下几个人。

    可仅仅这几个人,就已经叫她难受的不得了。

    若是长大,是不是还要面对更大的风浪,是不是还要接受更多的生离死别?

    那个坏蛋父皇也会离开她,那个坏蛋哥哥也会离开她。

    她会嫁人生子,然后她的孩子也会看着她老去,看着她离开。

    所以,人活着,究竟是为什么?

    君佑姬抱着她,微微挪开纸伞,望向灰败黯淡的重重云翳,轻轻叹了口气。

    “鳐鳐,我也不知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但是,我还是想要活下去。

    “人的生命那么短,如果在今天哭泣,那将来回想时,就会想起曾经有一天过得很不开心。可是对我而言,每一天都是珍贵的,那么咱们为什么不把每一天都过得开开心心呢?”

    稚嫩清冽的声音,透着不符合年龄的平静。

    鳐鳐于这话里,似乎终于抓到一点叫她浮上水岸的稻草。

    她吸了吸小鼻子,望向远方。

    少年的背影,早已消失在茫茫雨幕之中。

    大约很多年后他们才会再有机会相逢,也或许大约此生再也不会相见。

    小姑娘垂下哭红的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气。

    佑姬拿起帕子,仔细为她擦拭掉脸上的泪水,“鳐鳐,咱们回城主府吧?要吃晚膳了呢。”

    鳐鳐点点头。

    两个小小的姑娘手牵手,慢慢离开了城楼。

    秋雨还在落下。

    它们温柔落在远方那高大巍峨的贺兰山脉上,落在草原上,落在成群牛羊那干净清澈的眼睛里,落在长街上那一柄柄水墨纸伞上。

    长街里,一方圆圆的纸伞下,伸出一只白嫩嫩的小手。

    软软糯糯的小姑娘穿着粉色襦裙,小心翼翼仰起头。

    她想要接住这一天的秋雨,想要品尝它冰凉沁人的味道。

    而远方,覆盖着茫茫青草的官道上。

    骑在巨狼背上的少年,似觉背后有人呼唤自己。

    他回头,西郡的城楼隐在云雾之中。

    那上面,什么人也没有。

    他仰起头,平静地望向灰败的天空。

    继而伸出手,接住了几滴沁凉雨水。

    他用舌尖尝了尝这雨珠,但觉入口清苦。

    一如西郡城的秋天。

    魏北的人走后不久,君天澜等人也要启程回镐京。

    ,

    《锦绣萌妃》大概快要开始收尾了,正文约莫在七八月时完结,可能七月,也可能八月。

    新书大约在九月或十月发布,无穿越无重生,送你们一场天青色等烟雨的江南。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