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0章 元辰之死(上)
    因为海夫人献上了徐家这些年犯罪的证据,在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西郡徐家被成功连根拔起。

    君天澜无心政事,随意点了凤北寻看顾西郡,就离开了这里。

    ……

    眼见着已是十月。

    万物萧索,清冷静寂。

    教坊司中的锦绣菊花,今年开得一点儿也不好。

    一座偏僻幽雅的院落内,身着龙袍的男人,独自倚在窗边,静静注视着窗外的一丛丛瘦菊。

    从西郡回来已有一个月了。

    没有她在身边,连日子也变得难捱。

    这短短一个月,于他而言,漫长得就像是许多年。

    好在,他身上的伤已经养好,兴许过不了几日,就能乘船渡海,去寻兄长口中的琼华岛。

    他正想着,夜凛敲门进来,恭敬拱手:“皇上,摄政王在乾和宫等您!”

    君天澜狭眸一亮,立即起身,快速朝乾和宫而去。

    乾和宫的寝殿内,君天烬正坐在蒲团上自斟自酌。

    见弟弟脚步如风地踏进来,他不觉勾唇轻笑,“就这般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海?”

    “船只和地图,准备好没有?”

    君天澜开门见山,压根儿不想跟他多言。

    “啧,瞧你这着急模样,怕是你哥哥我死了,你都不会这般急吧?”

    君天烬说着,慢条斯理地呷了口酒。

    不知怎的,他有些吃醋呢。

    “你若是死了,我会寻个坑,把你埋起来。”君天澜面无表情。

    君天烬呛了一口,心里越发不平衡。

    死了老婆,就巴巴儿地到处寻阴阳秘法,要把她重新复活。

    死了兄长,就随便把他埋了?!

    太不公平了!

    他咳嗽着放下酒盏,从袖管里取出一卷地图,“喏,这是出海的地图,船只和船员也都已在东海渡口准备妥当。我挑的都是鬼市水性最好的水手,你带不带人都可以。”

    君天澜微微颔首,正要立即启程,君天烬又道:“对了,如今才十月,西北风还不甚强。我劝你等到十一月再出海,到时候风助水势,会比现在出发,更快抵达琼华岛。”

    君天澜想了想,只得按捺住迫不及待的心情,暂不出发。

    君天烬笑了笑,抬手道:“过来坐,陪哥哥我喝几杯酒。”

    君天澜如今拿到了地图和船只,整个人都安了心,于是在他对面盘膝坐了,自个儿斟了杯酒。

    君天烬歪着身子,漂亮的丹凤眼中,已现出微醺醉意,“这些天以来,我常常在想,元辰果真死了吗?既然他说岩浆火根本伤不了他,那他又怎会死在岩浆之中?”

    君天澜沉默饮酒。

    屋外秋风簌簌。

    深秋的季节,靠北的镐京平添萧索与冷意。

    不知过了多久,君天烬起身离去。

    君天澜偏头望向雕窗外,但见菊花落了满径。

    高洁的锦菊沾染上尘埃,便是再结霜雪,也仍旧不干净了。

    沉吟良久后,他起身离席,独自走到小径外。

    此时朔风渐深,将他宽大的深墨色织纱锦袍吹得猎猎作响。

    墨金发冠拢起了所有青丝,越发衬得他那张面容俊美如玉,冷毅清贵。

    他负手走到小径上,注视着那些菊花,忽然忆起幼时,那个男人也喜欢在园舍附近遍种秋菊。

    ——都说它们‘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可我瞧着,若是那风雨再大些,若是风霜再严寒些,它们与寻常花卉,也是没什么区别的。

    男人一身天青色道袍,笑吟吟负手立在栅栏旁的模样,清晰地浮现在君天澜的脑海中。

    他沉吟片刻,忽然弯腰,一一拾起那些飘零在小径上的菊花。

    他用锦袍的袍摆兜起残破的菊花,沿着小径,慢慢朝园林深处而去。

    此时四周起了雾,周围的花木亭阁,都显得影影绰绰。

    不知走了多久,男人兜起的袍摆之中,已然盛了不少朵残败的菊花。

    转过拐角,就是御花园了。

    君天澜并未停下步子。

    就在转角的刹那,却撞上了一名少女。

    那少女轻呼一声,怀里揣着的绣花布兜霎时跌落在地,洒下遍地菊花。

    她惊诧地抬起头,看见是君天澜,忙垂眸福身:“臣女凤琼枝,无意冒犯皇上,请皇上恕罪!”

    君天澜面无表情,只默默盯着洒落满径的菊花。

    凤琼枝大着胆子站起身,弯腰把那些菊花拾进布兜,温声道:“臣女前几日进宫,看见御花园里的菊花落了不少。菊花高洁,臣女见它们染上泥土,甚觉惋惜心疼,因此今日特意前来,想寻一处好地方,把这些花儿尽数葬了。”

    她生得美,弯腰俯身之间,对襟束腰的曲裾长裙,将那饱满窈窕的曲线勾勒无疑。

    君天澜却静静凝着被她拾进布兜的菊花。

    半晌后,凤琼枝捡完菊花,见君天澜袍摆里亦兜着不少花朵,于是笑道:“皇上,臣女带来的布兜足够大,不如您把这些花儿,一并交给臣女?”

    君天澜面无表情,只抬步与她错身而过。

    凤琼枝望着他的背影,咬了咬细细涂抹过胭脂的朱红唇瓣,鼓起勇气抬步跟了上去。

    两人走到御花园深处。

    君天澜寻了把花锄,挖了一个小坑,将兜里的菊花尽数洒落其中,然后细细翻起泥土,将它们掩埋。

    凤琼枝在他旁边也埋了一座花冢。

    她轻声道:“希望来年时,这里能生出更加灿烂的秋菊。”

    君天澜凝着花冢,脑海中思绪翩飞,早已至千里之外。

    从前那个男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在他脑海中不断回响:

    ——天地荣枯,皆有定律。

    ——花亦是有心的,万物皆有情,万物皆有心,它们与人是一样的。

    ——你这把没有感情的刀,你这把沾满鲜血与仇恨的刀,是无法触及到为师性命的。

    ——你的刀没有感情,有的只是仇恨与依附在上面的无数亡灵……这样的刀,取不了为师的性命……

    ——心是灵魂所在,想要真正抹杀一个人,只有抹杀掉他的心。

    从幼时到长大,那个人的话,反反复复地在脑海中回响。

    君天澜抬眸,望向遥远的西北。

    凤琼枝在旁边说了些什么,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见。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