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1章 元辰之死(下)
    他沉吟半晌,面无表情地抬步,大步流星地朝御马场而去。

    凤琼枝呆怔地望着他远去,不甘地跺了跺脚。

    君天澜动作极快,迅速从御马场中牵出疾风。

    浑身乌黑无一根杂毛的骏马,生得膘肥体壮,打着响鼻,似是迫不及待地等着君天澜前来驰骋。

    男人利落地翻身上马,勒住缰绳一夹马肚。

    疾风霎时犹如离弦的墨色羽箭,化作流星般的残影,笔直呼啸而出!

    穿花拂柳,过镐京郊外十里长亭。

    寒雾冷渡,疾风四蹄踏霜,纵身跃过灞桥渡口。

    汗血良驹撒开四蹄,如疾风肆意掠过三千里。

    过千丈高摩天岭,渡大浪翻滚的乌江,纵马持刀跨过太行山,男人将函谷关、祁连山等等关隘尽数甩在身后。

    他仅仅用了十天时间,就携着镐京的风霜,重又来到西北贺兰山下。

    焚城正对着贺兰山。

    千年时光,地动山移,巨大的山脉将这座城池彻底掩埋。

    君天澜在山脚下系好马匹,抬步踏上了上山的路。

    曲径通幽,来到山巅时,已是日暮。

    黄昏的万丈金芒洒落在山巅,将那座小小的园舍,照得熠熠生辉。

    园舍收拾得很是干净,木栅栏内盛开着无数丛秋菊,碗口大的花朵,挤挤挨挨甚是热闹。

    一位长发银白的男人,身着天青色麻纱道袍,手持木桶,正散漫地站在花丛中,慢条斯理地舀水浇灌。

    似是早就知道有人要来,那院落里的石桌上,赫然摆着两盏热茶。

    君天澜推开门扉,踏了进来。

    他在圆桌旁坐了,端起一盏热茶,细细啜饮。

    “如何?”

    男人浇了一瓢水到花丛之中。

    君天澜放下茶盏,淡淡道:“师父泡的茶,自是世间极品。”

    “呵,你的嘴倒是甜得很。”

    元辰轻笑着放下木桶,转过身走到他对面落座,也捧茶轻呷。

    秋风拂过院落,空气中弥漫着山野清香。

    君天澜正襟危坐,抬眸道:“师父,人无心,可活否?”

    元辰挑眉。

    “师父,人无心,可活否?”

    君天澜再问。

    元辰随意地拢了拢宽袖,仍是无动于衷的表情。

    君天澜起身,缓步走到园舍外。

    他撩起龙袍,忽而朝天地跪下。

    夕阳的万丈金芒从重重云翳中洒落,把他的俊脸映照得明明暗暗。

    他对着天地,正色道:

    “曾有大国,国号为元,享国祚五百六十年,后亡于大周。

    “元末,有元国皇族六百六十一人,皆忠义宽厚之人,却不幸被屠于魏民之手,朕心甚痛!

    “元国太子系吾师父,授吾文治武功,犹如再生父母。然,师父逢难吾不知时,师父临殁吾不知日,生不能相养于共居,殁不得抚师父以尽哀,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

    “吾行负神明,不孝不慈,不能与师父相养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

    “彼苍者天,曷其有极!

    “吾之余生,当倾大周之国,奠元族六百六十一人,以偿当年之罪。

    “吾之余生,当励精图治,为苍生为社稷鞠躬尽瘁,以偿师父之谆谆教诲。

    “呜呼,吾今祭之!伏惟尚飨!”

    语毕,他从袖管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无数纸钱,抛洒上苍穹。

    漫天纸钱,飘摇而落。

    元辰仰起头,遥望那些被朔风吹至四野的纸钱。

    君天澜仍旧跪在原地,背对着他,低声询问:“师父,人无心,可活否?”

    元辰抬手,慢慢覆在胸腔上。

    原本还在跳动的心,缓慢地停止了。

    那支配了他千年的仇恨,在听到这篇祭文,在看到满头纸钱时,忽然烟消云散。

    他在石凳上正襟危坐,大国太子的威严,暴露无遗。

    他凝着君天澜,唇角的笑容矜持而俊美。

    他缓缓道:“人无心,不可活。”

    话音落地,他慢慢腐烂,直到化作一堆白骨。

    君天澜慢慢转身,看见山风将那正襟危坐的白骨彻底吹成了晶莹粉末,弥散在四野之间。

    他垂眸,郑重地朝着山风吹去的那个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

    下山时,他牵着疾风的缰绳,下意识地回头张望。

    其实师父亦在千年前就已离世,支撑他到现在的,其实是胸腔里那不甘的魂灵。

    在没有听到大周皇族对他们犯下的过错道歉时,他如何心甘情愿地离世?

    至死也不肯瞑目的缘故,不过是想讨要一声对不起!

    只因为他是元国太子,只因为他要对自己的家国天下负责!

    君天澜的眼眶莫名热了热。

    须臾,他跃上马背,轻拍了拍疾风,望向遥远的东方,温声道:“走,咱们去寻那个小丫头……”

    ……

    夜色苍茫。

    无边的海浪拍打着船只,掌舵的水手唯有依靠星辰,才能在这茫茫大海上分辨方向。

    大周的船队,在海面上已经漂泊了半月。

    因为有君天烬手绘的地图,再加上西北风助阵,因此在十一月中旬的时候,船队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岛屿。

    这日风清气朗,君天澜带着夜凛等人下了船,只见岛屿十分庞大,犹如另一块陆地。

    约莫是因为岛屿上四季炎热的缘故,这儿的居民,男子大都身着轻衣短褐,女子则穿露脐的窄袖,肌肤偏麦色,头顶着各色蔬果、鱼肉之类往来于市,十分热闹。

    君天澜等人的到来,叫他们俱都十分新奇,纷纷站在远处,悄悄端详他们。

    君天澜环视四周,如君天烬所言,他果然看见远方矗立着一座巍峨高山。

    那位精通阴阳秘法的道人,大约就住在上面。

    他想着,带着夜凛等人穿过闹市,打算徒步过去。

    就在这时,迎面有卖花的小姑娘,一蹦一跳地跑来了。

    小姑娘跑得有些快,不小心撞到君天澜,忙低头致歉,又匆匆跑掉。

    可是尚未迈出去几步,她就被君天澜拎住了衣领。

    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冷冷道:“把东西拿出来。”

    小姑娘生得麦色肌肤,乌黑的大眼睛透着水光,像是两颗通透漂亮的黑曜石。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