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6章 我自己睡就好
    ,!

    而那铺天盖地的摄人冷意,竟都是从身边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她抬起眼睫望向他,莫名觉得,这个男人似乎与从前不大一样了……

    从前的君舒影,干净纯澈犹如隔水相望的雪莲。

    可如今的君舒影,周身仿佛多了些令她看不清摸不透的东西。

    就像是水中蒸腾的雾气,白茫茫的,叫人恍惚。

    她正不知所措时,君舒影似乎终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于是敛去了周身的寒意,伸手握住她的手,淡淡道:“快要天明了,我陪你睡会儿?”

    沈妙言抽出自己的手,笑道:“我自己睡就好。”

    君舒影沉默地再度牵住她的手,起身扶住她的膝窝,径直把她打横抱起。

    沈妙言瞳孔微缩。

    男人抱着她,踏出温泉宫,朝寝殿而去。

    房廊下铺着干净的木板。

    一排排红绉纱宫灯,照亮了这长长的蜿蜒房廊。

    廊外飘着细雪,更远的地方,是漆黑起伏的山峦。

    沈妙言抓着他的衣襟,仰头望向他。

    柔和的灯笼光洒了男人满肩,他的面容依旧俊美出尘,只是此时此刻,那极致艳绝的丹凤眼却仿佛蕴着摄骨寒意,连唇角的弧度也不再亲和柔软。

    似是察觉到怀中女孩儿探究的目光,君舒影低头看向她。

    小姑娘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圆眼睛,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甚是稚嫩娇弱。

    那眼睛里盛满了探究的光,间或带着点不解与畏惧。

    他晃了晃神,很快敛去周身那不可自抑的寒意。

    沈妙言揉了揉眼睛,再望向他时,便见他唇角轻勾,仍旧温润如君子。

    好似刚刚的寒意,只是一瞬的错觉。

    君舒影抱着她踏进寝殿,殿中早有侍女点燃一盏盏琉璃宫灯。

    殿中燃了地龙,熏着浅浅的安神香。

    华贵的拔步床上,重重帐幔低垂,柔软的垂纱质地,甚是轻柔好看。

    君舒影把她放到鹅绒软褥子里,拉过轻如鹅毛的刺绣锦被给她盖上,怕她冻着似的,又抱了一床金丝软毯过来。

    沈妙言坐在床里,一边用手指梳顺长发,一边细声道:“殿里不冷,软毯就不必了。”

    “你睡觉从来不老实,若是把被子踢走了,岂不是要着凉?乖,再加一床毯子罢。”

    男人的语调不容抗拒,直接给她把金丝软毯铺在了刺绣锦被上。

    沈妙言无奈,只得由他。

    她在轻软暖和的被窝里躺下,微微侧头,看见他走到不远处的书案后,面对一尺来高的奏章,极有耐心地提笔批注。

    她挑了挑眉。

    她记得从前,君舒影是最不爱管那些国事。

    怎的她重生一回,这个男人倒开始做这些事儿了?

    因为太过疲惫的缘故,她的目光很快晕花开来。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她便嗅着满屋安神香,沉沉睡了过去。

    黎明时分,金乌从天山之巅徐徐升起时。

    万丈金芒从九重天倾泻而下,照耀着这片极北之地的冰雪。

    巍峨古老的行宫里,容貌极致艳绝的男人,活动了下手关节,轻轻搁下毛笔。

    书案上一尺来高的奏章已然处理完毕。

    他起身走到拔步床边,只见被窝里的小姑娘正睡得酣熟。

    鸦青的浓密发丝在刺绣软枕上铺陈开来,因为殿中暖意融融的缘故,巴掌大的白嫩小脸粉扑扑的。

    漆黑卷翘的两弯睫毛遮掩住了那双潋滟清澈的琥珀色瞳眸,鼻尖挺翘,樱红的唇瓣宛如被风吹开的桃花瓣,隐约露出雪白精致的贝齿。

    他看着,凤眸深谙。

    这具身体是小妙妙十五六岁时的模样,稚嫩娇弱,孩子似的叫人怜惜。

    他轻手轻脚地褪去外裳,慢慢掀开绣银莲花锦被,躺在了她的身侧。

    许是在冰棺中呆了太久的缘故,女孩儿的身上有一股天然好闻的雪莲花香,清幽古朴,雅致甜腻。

    君舒影轻轻抱住她。

    他把脸深深埋进她的发间,干涩的眼眶逐渐湿润起来。

    她回来了……

    过了这么多天,她竟然从死亡之境,重新回来了……

    阳光透过雕花窗洒进来,微微有些刺目。

    君舒影伸手放下重重垂纱帐幔,拔步床内光影昏惑。

    大约此时此刻,若有人问他,此生中最美好的事是什么,他定然会回答,

    失而复得。

    ……

    另一边,琼华岛。

    已是天明。

    雕窗外的桃花枝肆意横生,几只圆滚滚的山雀在上面蹦跶,惹得花瓣簌簌而落,如同下了一阵粉雨。

    山风幽幽,清甜的桃花幽香乘风而来,在厢房中弥漫开。

    青竹床上的君天澜,逐渐睁开眼。

    触目所及是素白帐幔。

    他坐起身,脑海中的神思逐渐回笼。

    昨夜……

    面见那位岛主的情形历历在目,听那位岛主的意思,似乎是愿意帮他唤回妙妙的魂灵。

    等等!

    暗红色丹凤眼忽然凝了凝。

    妙妙……

    是谁?!

    修长的手指撑住额头,男人满目恍惚,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小姑娘的影子,但那影子影影绰绰,如何也看不清楚。

    他只记得那小姑娘叫沈妙言,从前被他从法场上救下,还给他生过三个孩子。

    可若再往深处想,就觉头疼欲裂。

    他摇了摇头,只当那女人是无关紧要的人,于是没再继续想下去,只是起身更衣。

    很快有两名童子过来,其中年长些的恭敬道:“大周皇帝,我家前任岛主已然应了您的请求,招到那位姑娘的魂魄。那姑娘虽从黄泉之地返回,可天地茫茫,究竟是去了哪里,前任岛主也是不知道的。”

    年幼的童子为君天澜捧上行李,稚声道:“大周皇帝心愿已了,今日便可返回故里。”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床榻边。

    他盯着那只包袱,总觉得好像把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他来琼华岛,是要求岛主招魂。

    招沈妙言的魂。

    可是……

    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用来传宗接代的女人,怎就值得他花费功夫,大老远跑到海上请人为她招魂?

    他细细回想,却只觉繁复的记忆中出现了断片,很多事情断断续续地接不上,就好像一本书,缺失了最重要的那些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