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7章 帝王深情
    ,!

    头又开始痛了……

    君天澜扶住太阳穴,不再多想,接过行李站起身。

    他转身朝厢房外走去。

    两名童子在前面领路,半个时辰后,他离开了这座遍布阴阳八卦的府邸。

    从山巅眺望,可清晰俯瞰整座琼华岛。

    这座岛上大约能住了一百来万人,很是熙攘繁华。

    他静静看了会儿,才抬步下山。

    一颗很有些年头的老松树下,两名童子静静目送他离开。

    很快,他们转身,朝身后的男人作揖行礼:“岛主。”

    连澈面无表情。

    他俯视着君天澜沿着青石台阶离去,桃花眼中俱是冷意。

    半晌后,他亦抬步,跟着离开。

    两名小童大惊,忙追上去道:“岛主去哪儿?”

    “中原。”

    “可是……可是琼华岛的人是不能去中原的,这是规矩!”

    “我是岛主,我说的话才是规矩。”连澈声音冷冷,脚下步子未歇,“我现在要去中原,你俩看家。”

    开什么玩笑,姐姐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受苦,正是虚弱的时候,他居然还要留在琼华岛?!

    这个时候,谁先找到姐姐,谁占有她的概率也会最大。

    无论如何,他定是要去中原的。

    两名小童无奈地对视一眼,只得恭敬地在他背后行礼,“是!”

    而君天澜行至昨日的桃花阵,沿着小径往前走时,忽有桃花瓣簌簌而落。

    他仰头,昨日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蹲坐在树枝上,双手捧着桃花瓣,正朝他吹气。

    随着她吹气的动作,春阳中,花瓣簌簌落了他满身。

    “嘻嘻!”

    小姑娘从树枝上跳下,仰起圆圆的小脸,稚声道:“你要回中原吗?你能不能带我一起走?”

    “你昨日哄骗我磕头的帐,我还没与你算。”

    君天澜冷声。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笑成了两弯新月,“大哥哥,你不要生气嘛,人家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谁知道你竟然会当真!”

    说着,弯腰从地面拔起一把长长的青草,手脚极灵活地开始编织花冠,“大哥哥,你都没与我说清楚,那个女孩子究竟长什么样呢,她究竟有多好看?跟我比呢?谁更好看?”

    君天澜抬起头,随手折下一枝葳蕤桃花。

    他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

    因为他甚至完全想不起来,那个女人,究竟是何容貌。

    ——云海无踪,仙途飘渺。既然她已离世,大周皇帝又何必执着?

    ——动物丧偶尚会哭泣,何况人呢?我此生,不求富贵荣华,不求权倾天下,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

    ——但八颗珠子,还不够。

    ——岛主还想要什么?

    ——帝王深情。

    昨晚的话,依稀浮现在耳畔。

    君天澜忽然明悟。

    原来不是他忘记了那个女人,而是岛主拿走了他的爱情。

    他捻了捻指间的墨玉扳指,陷入了沉思。

    若他果真很爱那个女人,用他们的爱情来换她的重生,其实也是一笔很划算的帐。

    他边想,边抬步朝海边走。

    司烟已经编制好一顶简单的花冠,摘了些桃花放在上面做点缀,迫不及待地把花冠戴上了自己脑袋。

    她欢欣地跟上君天澜,见他一副深沉模样,于是笑得娇俏:“大哥哥,你是不是又觉得那个女孩子不好看了?这样吧,你带我回中原,我做你的妻子,好不好?我定然比她好看的!”

    然而君天澜压根儿就不搭理她。

    司烟气恼地跺了跺脚,骂了声“榆木疙瘩”,无奈地目送他离开。

    等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时,她转过身,却正好撞上连澈。

    小姑娘连忙后退两步,敛去小脸上的嬉笑怒骂,恭敬屈膝,“澈哥哥……”

    昨夜山巅燃放了七七四十九朵烟花,乃是老岛主离世,新岛主接管琼华岛的意思。

    连澈抽出剑,慢条斯理地斩断横亘在自己面前的桃花乱枝。

    他睨向少女,嗓音清冷:“你尚不及她万分之一好看,又怎敢如此夸下海口?”

    司烟面皮发烫,只盯着他漆黑锃亮的鹿皮靴,垂头不语。

    连澈绕过她,抬步离去。

    司烟咬唇,转身望向他的背影,不甘地抬手扯掉脑袋上的花冠,抬脚把它踩得稀烂。

    踩完之后,她怒气稍解,抬眸盯向远处:“哼,我总有办法去中原,见见把你们迷得魂牵梦绕的那个贱人,究竟长什么样!”

    连澈顺带搭了君天澜的龙舟返回中原。

    龙舟在海上足足漂泊了一个月。

    ……

    归京这日,镐京城皇宫。

    念念一早就爬起来仔细梳洗,让嬷嬷捧来最隆重的太子礼服,对着镜子穿好礼服,又细细在头顶束上雕有如意纹的金发冠。

    伺候他的奶嬷嬷在旁边笑道:“太子殿下今儿真是俊俏极了,想来娘娘回来,定会喜欢。”

    念念对着镜子,唇角微微流露出一点笑意。

    他用罢早膳,又去隔壁殿里寻鳐鳐。

    然而殿中只有佑姬在独自用早膳。

    佑姬抬头,轻声提醒道:“鳐鳐一早就去了御花园。”

    念念转身,又立刻往御花园去找人。

    此时已是冬季,花园里落了初雪,嫣红的梅花次第盛放,花枝头堆着晶莹剔透的白雪,愈发衬得梅花瓣如血般红艳透骨。

    游廊的美人靠上,小小的女孩儿赤着双脚,静静坐在扶栏上。

    她穿简单的素色袄裙,乌鸦鸦的浓密长发凌乱披散在腰间,显然还没梳头就过来了。

    细白的绒雪在她面前簌簌而落。

    那双琥珀色瞳孔纯澈干净,清晰倒映出今年冬日的第一场雪。

    念念寻过来时,见她连鞋袜都不穿,不觉蹙眉,“你在做什么?伺候你的宫女呢?!今日是父皇和娘亲归来的日子,本宫昨晚让司衣局送去你那儿的礼裙,你为何不穿?”

    他的语气冷冰冰的,与君天澜如出一辙。

    鳐鳐厌烦地揉了揉小耳朵。

    “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念念上前,把她从扶栏上拽下来。

    鳐鳐推开他,仰头道:“你真烦!娘亲她不会回来了,我知道的!”

    念念小脸紧绷。

    鳐鳐又道:“哼,所有人都在说娘亲不会回来了,就你傻乎乎地相信她还会回来!都是你和那个人不好,如果没有你们,我和娘亲还有太子哥哥,一定很幸福很幸福地住在一起!都是你们不好!你们害死了娘亲,还在这里编排她会回来的鬼话!都是你们害死了她!”

    六岁大的小姑娘,正是该被教导规矩的时候。

    然而君天澜长久不在宫中,念念又年纪尚幼,从没有想过小女孩子是需要请司仪嬷嬷单独教导礼仪的。

    他只当她和他们男孩儿一般,去学堂读读书就能明事理。

    父子俩,全然是把鳐鳐当糙汉子养的。

    因此,鳐鳐对于周宫中的规矩一窍不通。

    而且,她从来也很厌恶这对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父皇和皇兄。

    ,

    不要问为啥重生之后冰棺还在,过了十二点灰姑娘的南瓜马车和漂亮裙子都消失了,王子捡到的水晶鞋却没有消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