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4章 守得一世太平,也算是两生欢喜
    她晃了晃杯中暖酒。

    她知晓北帝对沈姐姐的喜欢丝毫不亚于大周皇帝,他绝不是见异思迁的男人。

    既然刚刚那个女人能叫北帝如此用心宠溺,那么有没有可能……

    她,就是沈姐姐?!

    柳依依曾投靠过元辰,见识过许多常人没有见识过的阴阳秘法。

    因此死后重生对她而言,着实算不得什么惊奇之事。

    她呷了口茶,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不禁掠过重重算计。

    沈妙言被君舒影带到御花园。

    两人走到长而蜿蜒的游廊里,女孩儿肩上裹着男人的本黑色织锦斗篷。

    那斗篷很有些长,她穿着拖了地,像是小孩儿偷偷穿了大人的衣裳。

    她望着廊外簌簌而落的白雪,伸手接了几片,淡淡道:“我不打算找柳依依说元辰的事儿,总归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而当时,她一直在用她自己的方式,提醒我远离君天澜,远离西郡。”

    君舒影不声不响地陪着她,凤眸中清晰倒映出她嫩白精致的侧脸。

    空气中弥漫着冷梅和雪花的甘甜。

    北风骤起,他突然伸出长臂,把身侧的小姑娘捞进怀中。

    “你做什么?!”沈妙言挣了下。

    男人眉眼弯弯,“怕你冻着。”

    “我不冷,你松开!”

    “我冷,成不?”

    沈妙言哑口无言。

    男人轻笑着为她拂拭去鬓角的绒雪,“妙妙,过去的一切,就让它随风而逝好了。你瞧,现在天山一色、大地茫茫,可咱们两个却能相依偎在游廊里赏雪,当真是岁月静好。若能从此相守,守得一世太平,岂不是两生欢喜?”

    他的指尖带着暖意。

    从沈妙言鬓角和眉间掠过时,留下一串浅浅的暖意。

    沈妙言垂眸,微微侧首,避开了他的指尖。

    “不喜欢?”

    君舒影笑问。

    沈妙言默不作声地点点头。

    男人笑得越发温和,“可我的妙妙,迟早要习惯的。”

    说罢,忽而把她抵在朱廊上,俯身紧紧含住她的唇瓣。

    他突如其来的袭击,叫沈妙言猝不及防!

    她轻呼一声,尚未来得及反抗,君舒影忽然松开了她。

    沈妙言呆呆抬头望向他。

    这一抬头,才觉唇瓣疼得厉害。

    男人面无表情,抬手揉了揉她的唇,收回手时,那白皙的指尖上,赫然带着浅浅的血迹。

    他刚刚咬破了她的唇。

    他垂眸,轻轻舔.舐去那淡淡血渍。

    沈妙言纤细的脊背紧靠在廊柱上,语带颤音:“君舒影,你是不是疯了?”

    “是,我疯了。”男人展唇而笑,风华绝代宛如千万朵红莲盛开。

    只是那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却写尽了深邃幽冷的仇恨,“妙妙,此生不杀君天澜,我誓不为人。”

    他要君天澜,用生命还清欠妙妙的一切。

    哪怕要他点燃战火也无所谓,哪怕要他被千夫所指也无所谓。

    大丈夫若不能冲冠一怒为红颜,他要这江山、要这权势有何用?!

    可沈妙言只是用看疯子的眼神,冷冷盯了他一眼,旋即解开他的斗篷扔在他怀里,转身决然离去。

    斗篷滑落在地。

    君舒影独自站在廊中,任由北风把溯雪尽数吹落在他身上。

    他仰起头,望向堆积着重重乌云的灰白苍穹,唇角勾起。

    原本漆黑的丹凤眼,隐隐有暗红光芒闪烁。

    ……

    魏国使团要在北幕待上几日。

    千金迫不及待地收拾了换洗衣物,打算去跟爹爹睡。

    然而幕昔年却在她临出门时,箍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走。

    小家伙板着一张俊脸,正经道:“魏千金,你知不知道你多大了?怎么还要跟你爹爹睡在一块儿?”

    魏千金背着小包袱,怀里揣着一兜白面烙饼,手里还捧着个咬了一半的,闻言,轻声道:“我五岁了……五岁不可以和爹爹一起睡吗?”

    “不可以。”幕昔年一本正经地教她,“你已经是大姑娘,要学会自己睡觉。”

    魏千金犹豫良久,反驳道:“可是从前太子殿下也总与我睡一个被窝,如何就可以呢?”

    幕昔年没料到她竟也有伶牙俐齿的时候,默了片刻,不由分说地把她拉进暖殿中,声音稚嫩却霸道:“总之,你就是不能和别的男人睡觉!”

    两个小家伙争论睡觉问题时,君舒影独坐在雕栏上,独对园中溯雪,一双丹凤眼猩红湿润,正不停仰头灌酒。

    酒香味浓烈醇香,他终于饮尽那一坛酒,把酒坛子砸碎在廊外,起身踉踉跄跄朝皇宫里一座偏僻幽雅的宫殿而去。

    宫殿的三重檐角下缀着淡色风灯,映亮了漫天风雪。

    他推开拦在殿门外的婢女,径直闯了进去。

    内殿里熏着淡淡佛香,一名二十余岁的女子跪坐在蒲团上,正仰头望着香案上供奉的佛像。

    君舒影撩开厚毡闯进来,猩红的凤眸扫视过香案上那慈眉善目的佛像,笑得嘲讽:“北灵歌,你在这里吃斋念佛这么多年,难道佛祖就会感念你的善念,让你的亲人重新活过来吗?”

    此女正是当初北狄的公主,被秦熙抓到镐京城的北灵歌。

    后来君舒影为了拉拢北狄,迎娶她做了侧妃。

    如今北幕立国,她拒绝封妃,只是安静地待在这里,怀念她的父兄与姐妹。

    北灵歌回头,瞳眸清澈如水,“皇上,天下纷杂、恩怨无穷,唯有皈依佛门吟诵佛经,才能给我一个清明的世界。”

    君舒影挥手,“我不管你这些!我只问你,当年北狄皇族所藏蛊毒,可是在你这儿?”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