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5章 给她服用莲心蛊
    北灵歌愣了愣,不解道:“那些都不是好东西,皇上要那些做什么?”

    “与你无关。”

    君舒影不耐烦地说着,已开始在内殿中翻找。

    北灵歌忙起身拦他,“皇上!我的东西你不能碰!皇上!”

    然而君舒影已是醺醉,哪里会管那许多。

    他把内殿的衣橱、屉子全部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乱丢一气,连北灵歌的床榻都被翻得一塌糊涂。

    他没有找到蛊毒,眼中流露出恶毒而邪佞的光,大步走到香案前,竟抬手将那尊金身佛像推倒在地!

    “啊!”北灵歌惊呼出声,忙跪在地上,焦急地不停触摸佛像,不知如何是好地念叨起北狄的本土话来。

    君舒影的情绪崩溃到极致,霍然抬脚踹翻香案,怒吼道:“朕问你,蛊毒藏在了哪里!”

    香案砸地,其上供奉的香炉、供品等洒落一地,发出哐然巨响。

    北灵歌惊恐不已,正瑟瑟发抖之际,却被君舒影攥住手腕,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男人带醉的凤眸淬着猩红,对着她的耳朵咆哮:“蛊毒在哪里?!”

    北灵歌颤颤巍巍指向地面的金身佛像,用中原的语言,结巴道:“佛……佛……皇上你,你不敬佛……你从前最是敬重佛祖菩萨……”

    “敬重?”君舒影冷笑,“我敬重他,他却让我心爱的女人饱受烈火焚身之痛!敬重?哈哈哈!满天神佛既然没用,我要这信仰有何用?!”

    他盯着北灵歌仓皇的眼睛,一字一顿:“如今,我只信仰我自己!”

    说罢,一把将北灵歌推倒在地,“把蛊毒交出来,不然朕烧了北狄那些牌位!”

    北灵歌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用北狄土话絮絮叨叨说着不能害人的话,小心翼翼带着君舒影绕到偏殿,打开最里面一只尘封的旧箱笼。

    君舒影垂眸看去,只见箱笼内满是各类瓶瓶罐罐。

    北灵歌生怕他拿蛊毒去害人似的,慌慌张张地用大袖遮住其中几罐厉害的,又指向其他的瓶罐:“皇上要,要什么样的蛊?”

    “莲心蛊。”

    君舒影面无表情,一双丹凤眼却湿润猩红。

    北灵歌见他不是要用蛊毒害人性命,于是长长松了口气,取出其中一只白瓷小罐,细细叮嘱道:“莲心蛊乃是北狄最厉害的情.蛊,男女服用后,只会对对方动情,世间无药可解。”

    君舒影接过,打开罐子,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两粒圆滚滚的金红丹药。

    他唇角轻勾,将罐子塞到怀里,抬步离开了这儿。

    他独自穿行于蜿蜒游廊之中,溯雪落了他满肩,他亦浑然不觉。

    那张极致艳绝的面容,写满了志在必得。

    他要用自己的办法,守护妙妙!

    既然她不想留在北幕,那他就想办法叫她留在这里!

    他回到莲华宫,望向寝殿,只见寝殿的雕窗中透出暖黄光晕,琴音袅袅,那个姑娘大约在练琴。

    他踏进寝殿,沈妙言头也不抬,淡淡道:“《清平调》我已练得差不多,你可能再教我些其他的调子?我觉得你上次弹得《镇魂曲》不错。”

    君舒影走到圆桌旁挽袖斟茶,“贪多嚼不烂,妙妙这个毛病还是没改掉吗?当初我教你刀法也是,这一套没有学好,就已经迫不及待要学下一套……”

    沈妙言略微羞恼,于是指尖故意拨错琴弦,发出一阵刺耳嘈杂。

    君舒影背对着她,把一粒莲心蛊投进了茶水之中。

    金红的丹药逐渐溶开。

    他走到沈妙言身侧坐了,把茶水递给她,“先喝茶,我给你重弹一次《清平调》,你听听我是如何弹的。”

    沈妙言没有意见,捧过茶水,把位置让了出来。

    灯火下,男人素手拨弦。

    他的手很好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琉色笼光映照下,宛如白玉般通透。

    她欣赏他手的功夫,男人已弹奏完。

    君舒影抬眸,但见她捧着茶盏,茶水满满当当,并没有喝。

    凤眸中掠过一丝晦暗,他提醒道:“茶快凉了。”

    “那就不喝了。”沈妙言不以为意,把茶水放到琴桌上,挪到他跟前,把他往旁边推了推,“让我试试,这次我定能弹好。”

    说罢,果真认真地弹了起来。

    君舒影的余光掠过那盏茶,精致的眉尖微不可察地蹙起。

    而就在这时,有宫人进来禀报,说是柳依依求见。

    沈妙言抬头,眼中闪过兴味,“让她进来。”

    她倒是想试试,这曲琴调,对柳依依是否有作用。

    君舒影起身道:“你们小姑娘说话,我就先走了。”

    一副很识趣的样子。

    他行至殿外,刚转过拐角,就看见柳依依站在那里。

    他面无表情地与她错身而过,嗓音低沉:“想办法叫她喝了那盏茶。”

    柳依依一怔,微微侧首,男人已然走远。

    她挑了挑眉头,七窍玲珑心思已是百转千回。

    她很快在宫女的引领下踏进寝殿,果不其然,在琴台侧端看见了一盏温茶。

    她收回目光,在琴台对面坐了,淡淡道:“沈姐姐。”

    “认出我来了?”

    沈妙言指尖随意地拨着弦,《清平调》的曲子悠扬平缓,安抚人心。

    “嗯。”柳依依说着,无聊地摆弄了下宽袖,“虽不知你为何成了如今这幅模样,但那日焚城,到底是我对不住沈姐姐,对不起了。”

    沈妙言轻笑,“你我之间到底是血脉相连的表亲,有什么对不起可说的?”

    柳依依释怀地笑了笑,旋即起身捧来一盏热茶,朝她举杯:“沈姐姐,我以茶代酒,敬你。”

    沈妙言停了拨弦,随手拿起搁置在琴台上的温茶,同她碰了碰,继而一饮而尽。

    柳依依细细饮着茶,微微抬眸,就看见她颈间轻动,显然是把那盏茶给喝完了。

    她唇角微翘,暗道这世上谁都有可能会害沈姐姐,唯有君舒影不会。

    这茶中不知放了什么东西,但既然他想让沈姐姐喝下,必然就有他的道理。

    柳依依想着,听见沈妙言叫她听琴。

    她把那些纷杂的想法抛之脑后,正襟危坐,仔细聆听起来。

    沈妙言要在柳依依身上试试自己这首《清平调》有没有君舒影弹出来那般厉害,也能叫人听着听着就没了杀意,因此她边低头拨弦,边问道:“依依,你如今可还恨君天澜?”

    问完,却不见人回答。

    小姑娘心中暗喜,定是自己把这首曲子练得登峰造极,所以才叫柳依依沉醉其中,连话也不知道回答了。

    于是她兴奋地抬起头,谁知却看见柳依依正端坐着打盹儿。

    “……”

    小姑娘沉默着,强忍住把古琴砸她脑袋上的冲动。

    她的琴曲就这般无聊,无聊得能叫人睡着?!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