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偶像周铭(四更)
    “世界音乐之都,果然是个好地方,看来那里盛产像你一样尊贵美丽的女士。”周铭说。

    白人女孩呵呵笑道:“谢谢,在这个封闭的国度,你也是少有能睁开眼睛看世界,懂这个世界的人,我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

    白人女孩主动对周铭伸出手:“请你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凯特琳,特蕾西亚·凯特琳。”



    “这倒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周铭说。

    



    这要是换成下面那些年轻学子们估计就忍不了了,但周铭想起她坐着的使馆车,再加上旁边那个强壮的黑人女保镖,还有这个叫她小姐的中年女人,想来她在国外是真有什么身份的,自己也不是什么贵族,有些东西确实不懂,周铭这么想着就忍下来了,还是和凯特琳握了手。

    周铭和凯特琳握手的瞬间,下面的燕大学子一下子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就好像这不是刚刚辩论完,而是在和外宾友好会谈,己方刚刚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般。甚至还有一些好事的人高喊着‘金童玉女天作之合’之类的话,让周铭有些无奈。

    不过不能不说和凯特琳握手的手感还是挺不错的,尽管隔着一层蕾丝手套,但周铭还是感觉到了凯特琳肌肤的柔软,让人爱不释手。



    但转瞬以后周铭就明白了,恐怕是这个骄傲的奥地利女孩不服气刚才输给自己,故意在整自己好让她开心一下。

    周铭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自己总不能和这个洋娃娃一样的女孩计较那么多吧?

    “好了我要走了,今天能在这里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凯特琳正色对周铭说,“不过我认为以周铭先生你的才华和眼光,不应该被限制在这个封闭的国度,现在已经不过去了,真正的商界大亨是不分国度的,这整个世界才是他们表演的舞台,你也一样。”

    周铭点头道谢说:“谢谢,有一天我会走出国门的,但不是现在。”

    “是吗?那我可等着在新闻上看到你的消息,不过我提醒你,可不要被我超越过去了,我手上也握有很大一笔财富哦!”

    凯特琳最后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和周铭告别,带着那个中年女人还有那个黑人女保镖离开了阶梯教室。

    而当凯特琳离开以后,苏涵也走下阶梯来到了周铭身边,问周铭道:“周铭你怎么样?她对你说什么了?”

    周铭摇头说:“没什么,她只是向我发起了另一个挑战。”

    周铭说这话是很认真的,或许其他人会把凯特琳临走前说的最后那句话当成是句玩笑,但是周铭却从她那蓝宝石般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坚定,周铭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坚定,或许是她不服气在辩论上输给了自己?又或者是她身份的骄傲不允许她开这种玩笑?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挑战是一定要开始的,周铭可不希望自己这么一个重生者,输给一个外国小姑娘。

    等到周铭回神过来,他发现这个讲台已经被燕大学子给围满了,所有人都一脸兴奋的看着周铭,他们挥舞着手臂在为周铭欢呼着,仿佛周铭是拯救了世界的英雄一般。

    “你太厉害了!你居然说得那个外国女孩落荒而逃了,你是我的偶像!”

    “就是说呀!那个外国女孩赢了几个人就真以为她天下无敌了不成,现在还不是被人给说服了,我们就是要教育她,我们燕大不是随便谁来都能来踩场子的!”

    “同学你是那个系的?你刚才那番发言真的太精彩了,太有煽动性了,让人忍不住的就想要为你鼓掌!”

    这些燕大学生的热情让人难以招架,而且这你一言他一语的,也让人一个头两个大,周铭只好说:“大家都静一静,我认为我是谁并不重要,我赢了那个外国女孩也不重要,重要的始终是我们自己,我们的敌人也始终是我们自己,只要我们不断努力学习,努力充实我们自己,我们早晚有一天是会站在世界之巅的!”

    周铭的话再一次挑起了所有人的情绪,大家都高举手臂喊道:“对!”

    周铭就趁着这个机会,丢下一句‘你们加油努力我还有事先走了’,然后就拉起苏涵的手走出了阶梯教室,但这些已经陷入狂热的燕大学子们显然并不会这么轻易放走周铭,见周铭要走,他们一个个就像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一样哭喊着追了出来。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周铭才跑出阶梯教室,就看到外面有一群燕大女学生,她们见到周铭立即惊叫道:“就是他,他关于未名湖的故事还没有讲完,我们不能放他走!”

    周铭来不及惊讶,身后也传来喊声:“对,不能让他走,他的口才很厉害,又有很充实的理论知识和社会阅历,只要他加入了辩论社一定能带领社团在世界上为国争光的!”

    这一前一后的呐喊堵截,让周铭纳闷:现在的学生究竟有没有这么狂热?

    此时此刻周铭真的想对他们大声呐喊:你们不要这样,老子又不是春哥,不值得你们这样信奉,就算你们这样信奉我你们也不会得到永生的!

    不过最后周铭却并没有喊出来,因为首先这些都是自己的粉丝,尽管是刚刚才成为的,但也是自己的脑残粉不是?自己作为他们的偶像,要是那么伤他们的心岂不太木人道了一点?

    所以为了大家的开心,就只能对自己狠一点了。

    周铭心里这么想着,然后就拉着苏涵撒丫子跑路起来,那些燕大的周铭脑残粉自然也追了上去。

    谁也不知道,这一幕都一直在被两双眼睛观察着。

    在那辆挂着使馆牌照的车子里,中年女人开口道:“殿下,这个国家的年轻人看来非常热血,只是一个辩论就让他们对那个周铭这么狂热了。”

    凯特琳安静的坐在那里,蓝色的眼眸看着周铭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野当中,她才说道:“哪个国家或者民族的年轻人不狂热呢?我也一样,那个周铭的确很有魅力,而且他的口才他的学识,都让人无可挑剔,如果我是他们,我想我也会为他着迷的。”

    “但你不是,殿下。”中年女人语气有些不悦的提醒她道。

    “我当然不是,这不用你提醒,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别的不需要你指手画脚!”凯特琳寒声说,然后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给前面的女黑人下命令道,“开车。”

    女黑人熟练的发动车子驶离了燕大校园。



    在有了之前那番辩论以及现场燕大学子们的支持叫好以后,可以说不管眼前这位白人女孩要说什么周铭都不会感到意外,但她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还着实让周铭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你就是那个周铭?



    白人女孩想了想才回答说:“诺德里曼先生的确教过我,但严格来说我并算不上是他的学生,不过之前我曾在纽约见到过他,他就给我称赞了中国的发展,尤其他给我说了南江资本市场的建设情况,在这个地方,诺德里曼先生就专门点到了你的名字。”

    



    凯特琳伸出的手臂戴着蕾丝长手套,周铭对此有些诧异,不过还不等周铭说话,凯特琳身旁的中年女人就替她解释道:“我家小姐身份特殊,他不可以随便和身份低微的男性握手。”

    周铭皱了皱眉感到有些恼火,不仅是解释本身,更为这个中年女人说话时那副高高在上的口气,就好像凯特琳能戴着手套和自己握手就是多么大的荣耀一般,自己不仅不应该不满,更应该低头谢恩。

    



    怎么周铭这个名字很出名吗?这个年代不像后世网络那么发达,谁出名了分分钟全国就都知道了,现在的信息是很闭塞的,就是国内甚至在自己搞出了股市的南江哪里,只怕认识自己的都不多,否则之前在燕京饭店张丽和李虎就不会那样对自己了。

    可是现在这个白人女孩怎么就会问出这样的话呢?听起来她好像知道自己一样,难道自己的威名已经远渡重洋传到大德意志去了吗?

    



    这时凯特琳突然俏皮的一笑对周铭说:“如果你不赶快放手的话,你的女伴可就要生气了。”

    周铭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只见苏涵正急急忙忙的走下阶梯,周铭心虚的急忙放手,回头过来却正好看见凯特琳像小狐狸一样狡黠的笑容,让周铭反应过来,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只是为什么呢?自己貌似也才刚和她握手,也不至于没品到拉着她的手不放吧。

    



    果然如此。

    周铭心下了然,其实在她提到诺德里曼的时候,周铭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现在她道出实情,和自己的猜测基本一致。



    白人女孩却连连摇手说:“不不不,周铭先生您也误会了,我的母语虽然是德语,但我并不是德国人,我出生在维也纳。”

    



    “不,正好相反,我认为你应该感到骄傲,从刚才你的话来看,你的想法似乎和其他人并不一样,他们都有一些浮夸和偏激,但你却更理性一点,并且仿佛什么事情都能看透本质一样。”白人女孩说。

    周铭却摇摇头说:“你可能误会我了,我只是想说我们中国人都是很谦虚谨慎的,就像你们德国人一样。”



    ,



    (封推大爆发!第四更奉上!鞠躬感谢“蓝涛knight”的月票支持!)

    



    白人女孩也看出了周铭的疑惑,她给周铭解释说:“我确实听过你的名字,诺德里曼这个名字相信你并不陌生吧?”

    周铭这才有所释然:“原来你也是诺德里曼的学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