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东欧剧变(五更)
    但这个时候,周铭的脑海里突然一道闪电划过,一个巨大的念头升腾而起:“东欧剧变。”

    “东欧剧变?什么东欧剧变?”杜鹏对周铭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周铭没有回答杜鹏任何东西,而是猛然对杜鹏说:“杜鹏你现在能联系上你爷爷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杜主席说,非常重要,事关我们国家未来的生死存亡。”



    被人崇拜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但有着五十岁心理年龄的周铭却不会深陷在里面无法自拔,一天到晚yy这个东西。这个时候周铭想到另一个事情,这也是他出了燕京大学以后马上就呼杜鹏过来的原因,于是周铭问他道:“你听过特蕾西亚·凯特琳这个名字吗?”

    



    这个事件在后世是大多数人都熟知的历史,但周铭自从重生回来以后,就一直在想办法赚钱,一直刻意的躲避政治上面的东西,这才没往这上面去想,但现在通过和杜鹏的聊天,才让周铭突然就想起了一些事情。

    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么东欧剧变的爆发也肯定不是一天两天所造成的,事先必须要有很多的铺垫,根据后世所披露出来的资料,这些铺垫基本都是这样的宣传,把自己那一套自由理论推销出去,从最热血的青年开始,一步步洗脑,最终达到政权更迭的目的。

    西方国家这么做无非就是一套冷战思维,达到破坏东方阵营,让东方阵营不攻自破的目的,而中国作为一个东方大国,西方国家没有放过的理由。



    周铭拍拍杜鹏的肩膀说:“放心吧,我这个分寸还是有的。”

    既然周铭都已经这么说了,杜鹏也就没多话了,不过大内终归是大内,规矩是非常严的,尽管周铭和杜鹏进去了,但苏涵却不能进去,周铭就只好让苏涵留在外面,不过周铭没想到这一留居然留出了另外一个是非。

    ……

    周铭和杜鹏上了另一辆车进入中南海,停在一栋老建筑前,杜鹏带着周铭下车走进去来到一个休息室,杜鹏的爷爷杜中原就在这里。

    见到周铭和杜鹏进来,杜中原抬头看了一眼,抬手让他们坐下,杜中原对周铭说:“听说是你让鹏鹏联系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杜中原这话说的很随意,但周铭却能听出背后的意思,如果自己要是不能在说出什么一个真正要紧的事,逗一位国家副主席玩,自己真是九条命也不够死的了,尤其通过刚才杜鹏联系进来的电话,周铭知道此刻杜中原其实是在和杨老在谈话的,这个罪就更大了。

    不过周铭并不后悔,或许当年发生的一切,哪怕是经历过的人也都已经都记不清了,不过现在给自己碰上了,周铭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在这个大事件里,如果自己赌对了,那么拯救整个国家未来的自己,就将为自己赌到一个巨大的政治筹码。

    另外来说,自己想起燕大校园里,被那些狂热的学生粉丝追逐的那一幕,周铭觉得不为自己,就算是为了自己那些可爱的粉丝,自己也必须做点什么。

    想到这里,周铭抬头坚定道:“是的杜主席,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事关祖国的未来!”

    杜中原眯起了眼睛,因为他能从周铭的眼中看到充足的信心,尽管他只是今天才见过的周铭,但通过那番谈话,让他对周铭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他看来,周铭绝不是那么莽撞的人,那么他就是真的有要事了。

    “那你现在可以说了。”杜中原说。

    周铭慢慢呼出一口浊气,才对杜中原说:“杜主席,我发现西方国家可能正在通过一些方式渗透进了我们国内,准备对我们整个国家进行颠覆活动。”

    杜中原当时就是一惊,他双眼紧盯着周铭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周铭又重复了一遍,听完周铭的答案,杜中原倒吸了一口冷气,可以说他之前也想过周铭这么急着过来找自己的原因,但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会给出一个这样的答案。

    国外势力要颠覆整个国家?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即使真的是这样,那中央都还没有得到情报,你一个普通人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你在国外有什么特别的情报网络不成?

    这要换成其他人,估计就要哄周铭出去了,但杜中原却只是低头沉吟了一会,就又问:“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你有什么情报吗?”

    “没有,我全是猜测的。”周铭老实回答道。

    杜中原愣住了,感觉自己的思维有点跟不上周铭了:“你只是猜的?”

    周铭点头说是,然后他把自己在燕京大学所亲历的一幕一五一十的都给杜中原复述了一遍:“杜主席,您是革命前辈,我相信您应该知道我们国家的学生是非常热血的,他们反对一切不公正的事情,他们也愿意为了自己的理想牺牲一切,也正因为如此,解放前我们的很多革命运动,很多都是学生发起的。”

    “那么现在,据我所知在东欧那边,西方国家已经在密谋颠覆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权了,首先是波兰,现在那边的社会局势已经动荡了起来,我相信随后匈牙利德国这些国家都会跟着动荡起来,甚至连老大哥苏联都不一定能扛住这些动荡。”

    周铭最后抛出自己的想法:“那么既然欧洲那边的局势已经起来了,那么我们呢?我知道西方国家是肯定没拿我们当自己人的。”

    “西方国家一向奉行丛林法则,我们既然不是朋友,就肯定是对手了,那么他们在欧洲搞颠覆革命的时候,肯定也会派人潜入我们国家搞颠覆行动,他们具体会怎么做我不知道,但是像这样的宣传肯定少不了,只要国家能注意到这一点,严加排查,我相信一定会有斩获的!”周铭坚信道。



    在中关村大街上,周铭和苏涵两个人靠在电线杆上喘着气,周铭抬手帮苏涵擦了一下她鼻尖的香汗,歉意的对她说:“抱歉,连累你了,跑累了吧?”

    苏涵尽管看上去还有些喘,但她还是微笑着对周铭摇头说没关系。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杜鹏会喷他一脸骂他自恋,但周铭说这话杜鹏却一点脾气都没有,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周铭语气非常认真,尽管杜鹏完全不明白周铭这是怎么了,但凭着他对周铭的信任,他还是立即带着周铭赶往中南海了。

    所谓东欧剧变,就是指西方国家通过各种手段在东欧苏联控制下国家挑起政治革命的一系列事件,作为重生者,周铭很清楚这是这个世纪末最重要的一系列事件了,因为东欧剧变的关系,直接影响到了整个世界局势的发展,导致一个超级大国的解体,结束了东西方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冷战。

    



    “不过我也真没想到燕大的学生这么狂热,如果给他们逮到,估计我们就真的得在燕大过夜了。”周铭这么说着,还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就好像真的还会有那些狂热的学生要拉他们进社团要找他们签名让他给她们用韩剧的套路讲未名湖的故事一样。

    随后周铭带着苏涵在大街上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休息了,并没有在大街上闲逛,首先是累了,其次现在的中关村尽管已经形成了电子一条街,但相比后世的中关村,这个年代还是差了很多,甚至现在连中关园都还没影子呢!就是一条电子商业街,并没什么意思。

    



    “我家老爷子现在在里面,他不方便出来,但他会给我们进入的许可。”

    杜鹏的声音打断了周铭的思路,周铭点点头说那就进去吧,抬头周铭看到杜鹏脸上担心的表情,周铭知道中南海里面并不是谁想进去就能进去的,自己如果给不出正当理由,搞不好就会惹上是非。

    



    最后杜鹏就像是斗败了的公鸡般萎靡了下来说:“周铭你这家伙真的是要把什么好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完全不给别人一点活路了。”

    面对杜鹏的评价,周铭感到很无奈,眼下这个情况要用后世一句很臭屁的话来说就是:如果说优秀也是一种罪的话,那么我已经是罪孽深重了。



    听完周铭的话杜鹏感到有些稀奇,他惊讶道:“周铭说这个不明身份的外国女人这些日子可能都在各个校园里宣扬自由主义?她这是在干什么?难道她就不怕真的把那些学生惹火了,她走不出校园吗?”

    



    “特蕾西亚·凯特琳?”杜鹏皱起了眉头,“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我想不起来了,怎么了?”

    “这是我在燕大碰到的一个外国女孩,她是坐着哪个使馆的车,身边跟着一个翻译一个保镖,她在燕大阶梯教室宣扬自由思想被我撞见了,我也是因此被燕大那些学生崇拜和追逐的,凭我对她的判断,她应该有着什么特别的身份。”周铭分析说,随后把刚才在燕大发生的事情给杜鹏复述了一遍。



    ,



    (第五更奉上!小方片已经很努力在写了,爆发的剧情也保证爽,各种体位拜请各位兄弟姐妹们支持小方片呀!)

    



    不一会,杜鹏开着车就风风火火的赶来了,他直接来到周铭这边,张嘴就说道:“我就知道周铭你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能省心,你们小俩口逛个街居然都能逛出一个校园偶像出来,我真是跪服了!”

    杜鹏这话让周铭很不乐意了:“靠!杜鹏你这嘴里就不能喷点好话出来,好歹我也没在学校里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是?是那些学生他们自己要崇拜我难道我也拦得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