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对机关的思考
    “的确就是迷茫呀!”林泽康叹了口气说,“你在内地有些事情或许你并不知道,之前我也走访过滨海市内很多学校,发现现在学校里的那些学生思想都非常迷茫,和他们谈话,我发现他们根本都失去了信仰,根本不明白自己未来的路在哪里,只知道见着什么都不满,都想发泄,最后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国家身上。”

    周铭有点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事情,林泽康来到滨海就是直接任的市长,作为这样一个大官,他居然敢去学校招惹那些最热血,现在最厌恶政府机关的学生,他也的确胆子够大了,难怪前世的时候,他能镇住整个滨海,看来这些人能在居高位,都是很有几把刷子的。

    “看着那些学生的表情,我也真是在为他们感到担忧,我很害怕他们会出事情,不过现在好了,既然周铭你揪出了那些元凶,我就可以放心了。”林泽康说。



    听着周铭的答案,反倒是让林泽康感到惊讶了:“对体制的思考?什么思考?”

    



    “还是那句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尽管有国外**势力的原因,但我们也不得不去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周铭说。

    “那你认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还是你也认为是国家体制的问题?”林泽康问。

    周铭笑了:“林书记,我可不是那些热血学生,我已经毕业了。”



    “就说一个大家最关心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事情,这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是吃皇粮,旱涝保收的真正铁饭碗。”

    周铭接着说:“尽管中央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进行改革了,但由于范围太大,这个改革根本没法有力的推行下去。或许几个试点地方的情况会好一些,但在全国大多数地方,子承父业和家族裙带关系都还是很普遍的,这样的情况不仅会让其他人觉得很不公平,还会让国家机关变成一滩没有活力的死水,就像那些东欧国家一样,他们动荡的最大原因就是国家体制的完全僵化。”

    “那么你认为要怎么改革呢?”林泽康问。

    “就是形成制度。”周铭说,“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国家机关要走上正轨也必须遵循一个制度,一个能把整个机关给带活的制度。”

    “你这个人的心倒是挺大的,居然一下就把我们现在的制度给全盘否决了。”林泽康开玩笑说。

    “林书记您这就误会我了,我可没有把咱们的制度全盘否决,相反我还觉我们有很地方做的是很好的。”周铭说,“只是在进入机关门槛的这个地方,我认为的确是需要进行改进,最好能有一个考试,把职位分类、录用考核、任免和职务升降、奖惩以及培训回避制度这些,全都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就能好很多。”

    林泽康当即高兴的一拍桌子:“说的好!好一个无规矩不成方圆,好一个全都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说的太好了!”

    见领导这么激动,旁边的任秘书给周铭解释说:“林书记他一直以来都致力于推动行政改革,尤其是整个国家机关这一块。”

    “没错我来到滨海这里就一直想推动机关的改革,但是一直都不得门而入,不过今天听了周铭你的话,我就感觉你突然给我打开了一扇门,你的这番话,就是解决机关改革的要点所在,周铭你之前还提供了国内特务的情报,你简直就是上天派给国家的大救星呀!”林泽康说。

    面对林泽康的夸赞,周铭其实是感到很不好意思的,因为自己那些话基本都是后世十几年经过各种论证以后得出来的结论,自己提出来的那些制度也都是后世通行的公务员制度,不过在这个一切都还在摸索阶段的80年代末,对立志改革的林泽康来说,就是给他的思想打开了一扇门的。

    “不过周铭同志,你为什么会直接和我说这些呢?”林泽康突然一转话锋问周铭。

    这个问题让周铭在心里赞叹林泽康不愧是未来的中央领导核心,在这么高兴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冷静的分析自己的话。

    周铭搔搔头说:“因为我觉得林书记你找我应该就是想听这些。”

    林泽康笑了,他伸手指着周铭说:“难怪杨老会叫你滑头,你还真是个滑头!”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对此并不反驳,这一顿饭周铭和林泽康吃的还是非常开心的,林泽康也和周铭多喝了两杯,直到一个小时以后,周铭才离开招待所,回到饭店自己的房间。

    周铭和袁志刚住的是一个套间,这是周铭安排的,这样住方便商量事情,周铭回来的时候见袁志刚正在看报纸,见周铭进来他一下跳了起来,周铭有些奇怪:“袁主任你搞什么?见鬼了吗?”

    袁志刚摇头结结巴巴说:“周……周老板,林……林书记他进中央了。”

    “中央?”

    周铭很惊讶,他马上接过袁志刚手里的报纸,那正是今天出版的报纸,上面的头版头条正是林泽康当选政治局的常委和军委主席的报道。

    看到这个消息周铭一下倒吸了一口气,相比袁志刚,他这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更明白这条消息意味着什么,因为在前世的时候,袁志刚就是这样进入的中央,并渐渐成为领导核心的。

    那么也就是说,这是林泽康在滨海的最后几天,在工作交接完以后他就会去中央,他今天是在临走之前特意见的自己。

    这他娘的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周铭感到压力山大,不过回想起自己在饭桌上对林泽康讲的话,或许因为自己的原因,公务员制度会更快的到来吧。



    尽管林泽康现在还不是国家主席,但他现在作为滨海市委书记,已经是进了政治局的,这样的大人物,他又和周铭不熟,怎么都不应该出来的,但他现在就是出来了,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有什么事情想和周铭聊,八宝粥的事情就是顺带的举手之劳。

    林泽康也并没有和周铭多兜什么圈子,在给自己秘书交代好了事情以后,就问周铭道:“周铭同志,听说你去燕京的时候得到了杨老的亲自接见并得到了授勋?”



    “什么提醒?是关于西方国家以及东欧那边的局势吗?”林泽康问。

    



    “可是我反而觉得我们更应该提起心来。”周铭说。

    林泽康哦了一声问:“这怎么说?”

    



    “还好,其实我只是做了一个国人所应该做的事情,其实真正的事情都是国家做的。”周铭说。

    周铭的回答让林泽康眼睛亮了一下,因为其实他问这个问题是留了个心眼的,这个问题看似普通,但实际也不好回答的,因为一旦说的过了就会自夸,相反过度自谦又会有一种国家过于重视的感觉,但周铭的回答就很优秀,他直接跳出了这个问题,将功劳全归功于国家,这个方式就很好了。

    



    林泽康先是一愣,随即也笑道:“你放心说就好了,今天只是我们私底下的交流,这里也没有外人,出了这个门大家就都忘了。”

    “民间有句话叫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这句话评价国家制度是有点糙,但话糙理不糙,如果我们本身没问题,那么谁都没办法的。”周铭说,“而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一切的不规范,这也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所在,正是因为改革正是因为可能朝令夕改,所以大家才会迷茫,国外势力才会有机可趁。”

    



    对于林泽康会这么说周铭一点都不感觉惊讶,毕竟现在他已经进了政治局,算是一位国家级领导了,哪怕还没有进入领导核心,但一些机密还是能接触得到,或者是在中央后来哪次会议上谈到过,怎么说东欧那边要发生大到改变整个世界局势的变化,中央没道理不开会的。

    周铭点头说是:“不光是这方面,还有关于对我们国家体制的思考。”



    “简单来说,就是迷茫。”周铭说,“近些年来,不论是东欧那边的国家还是我们国家,都在进行一系列的改革,这些改革有的影响经济有的影响政治,但到最后,都会让国民陷入一种迷茫状态,会开始怀疑自己原本的制度,这个时候只要西方国际稍加引导,就会有动荡发生。”

    



    “就是为什么国外势力能找到这个突破口?”周铭说,“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东欧那边的动荡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为什么会这样?”

    “那你认为这是为什么?”林泽康问。



    ,



    一位国家主席可能会因为一个内地小厂八宝粥在滨海市内的销售出席饭局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像八宝粥销售这种小事,随便找个秘书安排一下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出面的。

    



    “周铭同志你太谦虚了,如果没有你提供情报只怕国家也做不出这样的安排,所以你的功劳还是非常大的。”林泽康说,“听说你是从燕京大学里一个外国女孩的身上发现问题的,能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吗?”

    “准确的说不应该是从她身上发现的问题,事实上由于这些都是国家机密,我也不确定她究竟是不是外国特务,不过看到了她在燕大校园里的表现,却给了我一些提醒倒是真的。”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