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春节
    随后周铭又问:“那八宝粥的生产工作呢?”

    “王叔叔那些西岭罐头厂的职工工作都非常努力,所以八宝粥的生产工作都是超额完成任务的。”苏涵说着又有些担忧道,“可是我们一下子生产那么多,会不会有问题呀?”

    “小涵你是怕我们现在生产的八宝粥会卖不掉,结果浪费了吗?”周铭说。



    “周铭你不是计划还要三天四天左右才能把事情办完吗?现在都已经安排好了?”苏涵问。

    



    苏涵还想说些什么,周铭突然问她:“是不是我走以后,卫晖供销社的那个严胖子又难为你了?”

    苏涵回答说:“是的,他昨天打传呼给我说我们的八宝粥在他们那里销售的情况很糟糕,要我们多给他一点优惠和回扣。”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周铭说,“随他去吧,只要能过了这个春节,咱们的八宝粥就不愁销路了。”



    面对父母的解释,周铭也没办法,就只好先帮父母把年货先丢回了车上,周铭开车带父母来到了电器商店,王凤琴不明所以:“周铭你要买什么电器吗?”

    “买个大彩电大冰箱回家。”周铭说,“刚好咱们厂的八宝粥给央视春晚做了独家冠名,有台彩电还能在家看春晚。”

    一听周铭要买彩电,王凤琴急忙摇头:“我听说这彩电可贵了,要上千块钱吧?这不用了,我们要看电视的话可以去工人活动中心看呀,以前我们一家子春节不都是在那里看的春晚吗?”

    都说父母了解小孩,但小孩又怎么会不了解父母呢?

    周铭也明白王凤琴为什么会这么说,无疑就是一个节俭的习惯,在周铭的记忆里,哪怕是到了二十多年以后,只要多花了一块钱,母亲都会心疼半天,更不用说是条件很不好的现在了。哪怕自己现在已经是千万富翁了,父母他们的第一反应也都是要节省,不要乱花一分钱的。

    于是周铭对王凤琴说:“妈,现在可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有钱了,并且咱们现在还是760厂的老板,我们要看春晚,总不好去和其他普通职工一起去抢电视看吧?你看原来厂里的领导有谁在活动中心看过春晚呢?”

    经周铭这么一说,王凤琴这才反应过来,勉为其难的答应说:“那好吧,不过买个便宜的就好,我和你爸在家都不看的。”

    周铭点头说好,不过周铭这一次可就是在给母亲一个善意的谎言了,因为最后周铭还是给家里买了一台最好最贵的大彩电。

    购物完回到厂里,周铭把彩电搬到家里,陪着父母看了一天的电视。

    这个时候最火的电视除了西游记就没有别的了,毕竟这个年代还是一个娱乐极度匮乏的年代,西游记里不仅是特效还是那种仙魔剧情,都很吸引人,因此这部电视剧自从86年春节上映以来就立即红遍了整个神州大地,以至于每年春节央视都要播一次,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十多年。

    第二天周铭去到厂里召开全体干部会议,首先传达了自己出差半个月的结果,要求八宝粥车间加班加点生产八宝粥,时刻准备供应全国各地。随后是金属零件的加工,这是周铭在白云市和曹建宁合作的额外惊喜。

    周铭知道有一个德国工厂要搬迁到白云市,就是曹建宁一手操办的,曹建宁说他可以把一部分生产任务承包给760厂。

    这个消息是让周铭喜出望外的,因为毕竟760厂是金工厂,所有的厂职工都是机械工人,和当初西岭罐头厂的职工们一样,他们除了开车床没有别的手艺,尽管生产八宝粥是一个很好的转型,但也不能放弃原来那些工人,现在有了来自曹建宁的惊喜,那么就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了。

    在会议的最后,周铭还和所有人探讨了一下春节的放假以及值班问题。

    结束了会议,周铭打了卫晖供销社老板严复平的传呼,严复平很快回电话过来,周铭才来得及在电话里和他问声好,严复平那边就抱怨了起来:“周老板你可算回来了,我可告诉你,你那个八宝粥在下面各个商店里都很不好卖,根本就没人来买这个东西,现在那些商店都要退货,我好说歹说才把他们劝冷静了,你看你是不是要多出点钱,我好和这些商店的负责人打点一下,要不然不好办呀!”

    面对严复平的抱怨,周铭心里直冷笑:什么不好卖,恐怕是你想借机敲诈多点钱才是吧!

    这么想着,周铭对他说:“严老板,请你相信我,现在不管有什么困难都一定是暂时的,只要等这个春节过了,八宝粥一定会大卖!”

    “我就怕到时候连卖的地方都没有了。”严复平说。

    如果说过去周铭还想着本地市场的话,那么现在在全国转了一圈以后,周铭就看开了,他只给严复平丢下一句“请相信我”,然后就挂了电话。

    九天时间匆匆过去,很快时间来到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周铭和父母在家围坐在桌子上吃年夜饭,原本苏涵也是想在周铭家里过年的,不过王凤琴想着苏涵现在并没有嫁过来,贸然留在他们家过年不好,就还是把苏涵劝走,让她回自己家过的年。

    春晚二十多年如一日的晚上八点开始,在一番开场舞以后,几个主持人走出来,当听到主持人说出临阳八宝粥春晚时,父母的脸色都有些惊讶,母亲王凤琴说:“周铭你真把广告打到央视去啦?”

    周铭点头说:“是呀,爸妈你们忘了啊?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王凤琴摇头说:“倒不是忘了,只是看了这么多年电视,一下子看到电视里出现自己厂里的东西,感觉特别不真实。”

    “其实电视上的东西也没什么特别的,都是一些我们这样的小厂生产出来的东西,你看之前的那些啤酒还有保健品,搞不好厂子还没我们大呢!可他们就是敢在央视上做广告,他们的厂子才能做大,我们就是要像他们一样,做大做强!”周铭说,“只要今天晚上过了,我相信未来就会有一阵八宝粥热潮的!”



    二月七日,周铭坐火车回到临阳,袁志刚跟着周铭走下火车,周铭伸了个懒腰说了一句终于回来了,袁志刚跟在周铭身后,尽管已经回到了临阳,但他仍然还是有点活在梦里的感觉。

    不过袁志刚能有这样的感觉也是正常,要知道他在十天以前还只是一个小县厂子的销售处主任,根本没有任何行政序列,并且就这个小干部职位,还是由于厂里发生突变让他顶上来的,实际上他就比普通群众高不了多少,平常见到派出所随便一个熟人都要打招呼的,见到县里随便哪个局长就是天大的官了。



    来到商场门口,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拥挤人流,周铭感慨道:“这逢年过节来市里赶集的人真是多到有点过分了。”

    



    “毕竟之前周铭你和县里那些供销社的沟通都不顺畅,外省的路又太远,交通很不方便,很多事情我们都掌握不了,不能不多想一步呀!”苏涵说。

    “小涵你的担心思路很对,不过你忘了我和你说过的,我在外省和那边的沟通是都是很顺利的吗?再加上我们独家冠名央视春晚会在今年春晚带来的知名度,春节以后肯定能大卖的,我们现在就是要准备那个时候,我们宁愿多准备,也不能等到了那个时候没货呀!”

    



    然而这一次他跟着周铭出去,首先在南江市见到了岭南常务副省长,然后在白云市见到了曹帅的儿子,最后在滨海见到军委主席的秘书,当然袁志刚也知道这只是他资格不够,因为之前周铭就是单独去赴军委主席的约。

    这每一位领导,在他的心里都和天上的星星一样遥远,但是现在却和他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这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周铭这么说着,就见父母提着大包小包从商场里挤了出来,周铭见父母出来马上和苏涵一起上去接过父母手上的年货,看着满头大汗的父母,周铭关心道:“爸妈你们怎么不等我回来一起买呢?”

    母亲王凤琴笑着说:“那不是在车站等的无聊嘛,而且我和你爸也难得来一次市里,又快过年了,就趁着这个机会多买一点回去,就不用再来市里了嘛!”

    



    这个年代由于商业并没有后世那么发达,下面的乡镇厂矿很多东西都买不到,只能到市里县里去买,因此每到逢年过节县里和市里的集市上就会聚集很多人,尤其是在过年的时候,大家都赶着这段时间置办年货,再加上这个年代的集市规模都很小,因此这时候赶集的人口密度,基本上就和后世的旅游黄金周差不多了。

    这么多人要找父母根本不可能,但好在周铭给父母配了呼机,周铭在门口找电话打了个传呼,就等在门口了。



    苏涵摇头说没有,这很正常,760厂或许规模不大,但也是各种规矩齐全的厂子,再加上通过蔡忠贤和后面西岭罐头厂的一系列事情,自己在厂里树立的威信,一般没意外出不了什么事。

    



    周铭点头说是:“本来从滨海回来,我还是准备去一趟咱们荆楚省的省会潭州,不过后来听杜鹏说,熊省长要回中央述职,我的事情他直接让他秘书提前办好了,所以我就直接买票回来了。”

    周铭说完又问苏涵:“在我走的这段时间,厂里没出什么事情吧?”



    ,



    (鞠躬感谢“别坑爹啊”的月票支持!)

    



    走出车站,苏涵在门口接周铭,另一边也还有另一辆厂里的车是来接袁志刚的,周铭先交代他好好把在外出差的成果消化一下,保持和那边的联系,然后就让他先回去了。

    而周铭则和苏涵来到了市里的百货商场,因为父母现在就在这里买年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