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视察车间
    如果这个事情是在二十年后,那周铭会好不犹豫的放弃,有四大一线城市的销量,一个小小地级市算了不就算了?但是现在不行,最大的原因就是物流,现在不管是公路还是铁路网络都远远比不上后世,货物运输始终是一个问题,就像现在,燕京滨海那边的前几批货被销售一空,自己这边还没办法补上。

    此外现在的信息传递也很慢,建设全国销售网络也远没有本地销售来得方便,因此现在的销售大都是主抓本地市场的。

    于是周铭想了一下,然后对袁志刚说:“你去市里找赵秘书谈铁路运输事情的时候,顺带也提一下本地销售的事情吧,看他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供销社那边。”



    严复平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对周铭说:“周铭你很好,你还真以为你的八宝粥真的销量有多好吗?我告诉你,没有我帮你销售,你在临阳这里一罐也别想卖出去,其他供销社都绝对不会帮你的!咱们走着瞧好了,等到将来你八宝粥积压在厂里卖不出去的时候,别再来求我!”

    



    “袁主任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周铭说着就转移了话题,“好了小涵,咱们大过年的就不说这些让人头疼的事情了,既然你来了,咱们要不要一起下八宝粥车间去看看?慰问一下那些大年初二就来厂里加班,现在仍然奋斗在生产第一线的职工?”

    苏涵点头说好,然后就和周铭一起走出办公室,去到八宝粥的生产车间。

    周铭带着苏涵首先来到了干部办公室,进门对原来的西岭罐头厂厂长王辰问声新年好,王辰见周铭和苏涵来了马上站起来也说:“周老板苏经理新年好,怎么这大过年的,你们也来我们车间了?”



    “那春节回来厂里有什么不习惯吗?”周铭又问。

    “没有,”王辰说,“其实也不瞒周老板您,这几年的贫苦也让我们明白了,有活干是比什么都重要的,现在我们又碰到了周老板您这样好心的老板,哪里还有什么不习惯的。”

    “王主任你这话我就不同意了,你们现在在我这里上班就是我厂里的职工,怎么能和你们以前相比呢?”周铭不满道。

    王辰则说:“这就是忆苦思甜嘛,周老板您尽管放心,我们所有西岭罐头厂的职工们,都是自愿回来厂里上班的。”

    “那就好。”

    周铭点头说,随后王辰陪着周铭苏涵一起下了车间,走进八宝粥的生产车间,工人们见到周铭来了都很热情的上来和周铭打招呼说新年好。

    面对这些职工,周铭说:“大家新年好,首先不管是代表厂里还是我个人,我都很感谢大家能在春节这几天回来厂里上班。”

    下面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周老板您太客气了,是周老板您给了我们幸福的生活,我们理所应该回报厂里的!我们原来在罐头厂的时候就没怎么过春节,现在也没什么关系,要感谢也应该是我们感谢周老板您才对。”

    周铭做手势让大家安静随后说:“不管怎么说,春节是咱们的传统节日,该过还是得过的,既然现在有工作,那么等大家闲下来的时候,我再给大家补过一个,大家说好不好?”

    下面所有职工异口同声道:“好!”

    一番讲话之后,周铭就让大家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了,周铭笑着对王辰说:“看来大家都是很有热情的,你这个领导的思想工作看来做的很好。”

    “周老板过奖了,这其实也并不是我的功劳,都是周老板您领导有方,”王辰又说,“并且说起来也不怕周老板您笑话,相比西岭那边老家,同志们都更喜欢待在厂里,因为这里暖和。”

    周铭哈哈笑了,没想到这也是一个理由,不过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由于生产设备是采用高温高压的方法,看着那些机器设备上冒出来的水蒸气,就能感觉到那里的温度,尽管现在外面还飘着零星的雪花,但是在车间里却温暖如春,要是穿着羽绒服进来,搞不好还会热出汗了。

    不过玩笑归玩笑,周铭今天过来厂里也不是来说笑的,他看了一眼那些冒着热气的设备对王辰说:“王主任,这些设备都是你们从罐头厂带出来的老设备,定期的检查和维护保养一定要做好,一定不能将就,有什么问题一定要马上提出来好吗?比起生产工作,大家的生命安全才是摆在首位的。”

    周铭这话让王辰非常感动:“谢谢周老板,请周老板放心,我会注意的。”

    有些话偶尔点一下就好了,说多了反而没什么效果,接下来周铭就问王辰对生产方式掌握的怎么样了。

    王辰回答说:“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摸索,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八宝粥的生产工艺,周老板您看那些设备都在冒着热气,其实那就是一种调节里面压力的方式,我们发现在那个压力下煮出来的粥口感最好。”

    周铭点点头,然后又说:“在保证口感的同时也一定要注意除菌处理。”

    “这个请周老板您放心,在压力的作用下,我们煮粥的温度都是超过一百度的,在这个温度下能杀死几乎所有的细菌,我们自己也都是吃这个粥,肯定没问题的。”王辰回答说。

    随后周铭又跟着王辰来到了车间后院,根据王辰的介绍,这里是八宝粥材料的准备车间,说白了就是个洗房,所有的米桂圆莲子这些东西都是在这里洗好剥好,然后按照一定的比例准备好送进加工车间的地方。

    其实这个材料准备车间最开始只是为了安置罐头厂的职工家属而搞的,但后来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发现也确实需要这么一个专门准备材料的地方,就把这里单独给隔开了,并且开始只有罐头厂的职工家属,后来人手不够,又在厂里招募了不少人过来。

    来到后院这里,周铭就看到很多盆子,几十个妇女穿着统一制服蹲在那里洗米剥桂圆,一切有条不紊。

    看着这一切,周铭心里很开心,他转头对王辰说:“王主任你不愧是原来罐头厂的厂长,领导确实很到位,只要照这么下去,我们的八宝粥厂一定会是全国最著名的企业!”

    周铭的这个远景也让王辰心潮澎湃:“谢谢周老板,我相信一定会的!”



    请你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

    听到周铭这句话严复平的脸色一下就拉了下来:“周老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铭呵呵一笑:“严老板你也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如果当初不是我开出回扣的条件,你也不会卖吧?”

    



    听周铭这么说,苏涵才眼睛一亮:“对呀!那是市长秘书,肯定有办法的!”

    周铭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他们这个时候都没想到,这个事情还没等袁志刚去找赵秘书提起来,就又发生了其他的变化。

    



    “不明白吗?就是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即离开,本来想着严老板你也是做生意的聪明人,而且现在这大过年的,我想说的委婉一点,怎么还非要我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呢?”周铭叹了口气说。

    严复平的脸都气绿了,他站起来对周铭说:“周老板,这大过年的我过来找你谈生意,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这不是大过年的还让你们过来厂里上班,本来就很过意不去,要再把你们丢在这里不闻不问,那就更说不过去了。”周铭说。

    王辰急忙摇头说:“周老板您这话就严重了,当初是您把我们从贫苦中解救出来的,安排给我们吃给我们工作,我们感谢您还来不及,更别说我们作为罐头厂的工人,最高兴的就是看到自己生产的罐头畅销全国,这比什么都让我们干劲更足的!”

    



    严复平一下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大声道:“什么回扣?我那就是看你可怜才帮你的!”

    周铭摆了摆手平静道:“严老板你也别那么激动,咱们都是生意人,什么可怜不可怜的都是屁话,如果你想卖咱们就按原来的规矩继续,如果你不想卖那么就请你离开,别在这里跟条疯狗一样大喊大叫。”



    “那我们咋临阳的销售怎么办?看他那个样子肯定是没法通过他卖了,难道我们要放弃本地市场吗?”苏涵问。

    



    说完严复平就转身离开,重重的摔上办公室的大门,看着严复平离开,苏涵很不满的嘟囔:“这什么人那?明明是他自己不守规矩,现在还怪到我们身上来,说是我们不守规矩了。”

    周铭耸了耸肩:“那没办法,我只能说人就是这样了,永远都只会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从来不问问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



    (鞠躬感谢“辉s3wj”的月票支持!)

    



    “谈生意应该是建立在双方平等的基础上,可是严老板你呢?本来我们说好的规矩,严老板你一进门就要改,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以为你帮我们卖八宝粥是我们欠了你多少人情,是我们在求着你帮我们卖一样,这可不是谈生意。”周铭说。

    “难道不是吗?”严复平说,“我看周老板你是忘记了当初你那饭局是怎么被其他供销社主任撂场子了,要不是我帮你卖你在临阳根本一罐八宝粥也别想卖出去,现在你看到销量好了就牛起来了,我只能说你就这么势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