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困难的思想工作
    周铭摆手说:“不要紧的,毕竟这个事情我这边工作也有做不到位的地方,老方他有情绪也是正常的。”

    “周老板不愧是大老板,就是通情达理。”

    王贺恭维了周铭一句,然后对老方说:“老方,今天老书记和周老板下来,就是想问问你们对乡镇工业园的看法,这个乡镇工业园就是和过去的公社一样,统一管理统一生产……”



    “原来我们厂子弟学校还有这样乱收借读费的事情吗?这我还真不知道,很抱歉,回头我去学校打个招呼,这小孩这个时候还是要去学校念书的好。”周铭说。

    



    周铭被骂,苏涵马上不干了:“方叔叔,你不要这样说,我们这一次搞的乡镇工业园计划和原来的公社是不一样的,你们的生活在工业园里只会越来越好……”

    苏涵的话还没有说完,老方就打断她道:“放屁!760厂从建厂到现在从来都只是在欺负我们,不把我们弄死绝不罢休,怎么可能会让我们好过?”

    “这次不一样了,方叔叔,你说的那是过去,现在760厂已经进行了改制,不再是和过去一样了,并且这一次乡镇工业园是由市里统一规划的,县委顾平书记亲任管委会主任,你可以不信我们,但你总不能不信市里和县里的领导吧?”苏涵又说。



    周铭皱着眉头说,之前周铭在想一些问题才没说话,不过现在老方这么对苏涵说话他就不能不管了。

    “我怎么说话了?我要你和我说话了?我还不想和你们这些厂里人说话呢!你们这些人都是黑心人,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欺负我们,快滚快滚,不要在我这里胡说八道!”

    老方显然没有和周铭他们多说话的兴趣,马上就开启了赶人模式,王贺与何奇都劝了几句,但都拿这位情绪激动的老农没什么办法,无奈之下,几人只好都离开了。

    走回路上,王贺对周铭说:“周老板,我就说这个思想工作是很难做的,现在我们村里人都是才走出了公社的阴影,好不容易富裕了一些,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回到过去的,你还要再多找几个人看看吗?”

    周铭看了王贺一眼摇头说:“不用了,王支书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好嘞!”

    王贺高兴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带着周铭他们回去了自己家里,回到家以后,王贺又对周铭说:“周老板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思想工作是非常难做的,我们村里的人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过去的贫困,现在也都已经习惯了自己想种什么种什么,要他们一下子加入你那什么乡镇工业园,是很困难的。”

    周铭默默点头说:“的确有些困难,尤其是在王支书你本人就很反对的前提下,这个事情就更困难了。”

    王贺完全没料到周铭会这么说,当时就愣在了那里,讪讪的问:“周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支书你觉着呢?”周铭反问。

    “周老板你怀疑是我故意教唆老方这么说的吗?周老板你是在怀疑我故意在阻挠这个事情吗?周老板我敬你是760厂的老板,你这样说是在侮辱我作为一个党员的尊严!”王贺随后又对何奇说,“老书记您给我们评评理,我好心好意带他去找村民帮他做思想工作,结果他反过来还要说我的不是,我太冤枉了。”

    听着王贺的话周铭心下了然,其实周铭开始只是试探性的那么一说,周铭心里也不确定,只是在见着了老方的表现以后有这样的怀疑:首先是那老方小孩上学的事情,就让他非常厌恶760厂,以至于听到760厂就会发脾气;再来则是王贺故意提到了公社,这更是让才包干到户富裕起来的农民不满了。

    不过周铭那时也只是有些怀疑,并不确定,但现在看见了王贺的反应,周铭则完全可以肯定了,今天王贺带自己去找的那个老方,根本是他故意的,目的就是利用村民来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何奇面带难色的对周铭笑笑,想了半天才说:“周老板你这也确实太过了。”

    周铭也笑了一下,周铭知道何奇这么尴尬是因为自己答应送他辆车,他不好责备自己什么,但王贺这么说,他又没法不表态,结果就只能憋出这么一句话了。

    “好吧,王支书你说你没有故意阻挠对吧?”周铭故意问。

    “那当然!”王贺说,“我以我党员的身份发誓,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我们整个村集体的!”

    一个屁用没有的誓!

    周铭腹诽一句,不过周铭并没有说出来,而是接着说:“那好,既然王支书你没有故意阻挠,那帮我组织一个活动可以吗?”

    王贺马上警惕的问:“什么活动?”

    “王支书不要这么紧张,不是什么非法活动,”周铭做手势说,“只是一个很普通村民大会,王支书你帮我把村民全召集到一起,我来给他们一起开个会,我亲自和他们沟通一下关于乡镇工业园的理念,我会争取说服他们争取他们的同意,王支书你意下如何?”

    “周老板你开这个会要做什么?”王贺还是很不放心的问。

    周铭笑了:“王支书你不用这么紧张吧?是王支书你害怕村民会支持我的想法,还是王支书你没召集全部村民开会的本事呢?”

    被周铭这么一激,王贺马上挺胸说:“谁害怕?谁没这个本事了?我是担心周老板你到时候说了什么不当的言辞,激怒了村民那就麻烦了,周老板听说你也是本地人,应该知道我们和厂里的紧张关系。”

    周铭很有信心的说:“放心吧,不会出事的,只要没有人蓄意挑拨就行。”

    王贺一下子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怎么会挑拨?我们盛联村的人都是很淳朴的!”

    “王支书别激动,我相信你还不行吗?”周铭说。

    随后周铭和王贺商量了一下村民大会的时间,就离开了他家,回到车上,何奇很奇怪的问:“周老板,你这要开村民大会是什么意思?”

    “就是和盛联村的村民面对面沟通一下嘛!人越多,我们得到的信息才会越多,到时候也请何书记赏脸参加了,镇里的车我会在明天给何书记送过去,你看好吗?”周铭问。

    何奇立即眉开眼笑:“周老板你太客气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嘛,这个乡镇工业园的建设我这个镇党委书记责无旁贷嘛!”



    “老书记周老板还有苏经理,现在这个时间我们村大多数人都在田里干活,所以很抱歉让你们跟我一起下田去找人了。”

    王贺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对周铭苏涵还有镇里的老书记何奇说着,顺着田埂过了几片水田,王贺给他们指了一下远方:“那边就是老方一家了。”



    “老书记,我也想让他们上学,可厂学校那边还要交什么借读费,这实在太欺负人了,我们又不是外地人,凭什么要收我们借读费啊?”老方很不满的大声道。

    



    王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方很激烈的打断了:“不干不干!我们好不容易才通过包干到户富裕起来,绝不同意公社管理。”

    老方把枪口对准了周铭,指着周铭骂道:“你们这些760厂的人就是没安好心,这些年我们这些农民被你们厂里人欺负得还不够惨吗?我们现在刚刚大包干让我们挣钱了,你们心里就不平衡了?就要搞什么乡镇工业园,还要我们回归公社时代,我告诉你们,这是做梦,我绝不答应!”

    



    周铭苏涵与何奇顺着王贺指着方向,确实看到了那边的水田里的人,王贺同时也给他们解释道:“这老方一家是我们村在实行包干到户以后最先富裕起来的典范,也是我们盛联村最具代表性的一家,他们努力劳动每年都可以存下好几百块钱呢!”

    王贺说着就带周铭他们来到老方家的那片田,王贺喊了几声,把老方一家都喊了过来,王贺给他们介绍道:“老方,这位是镇里的何奇老书记,这两位是760厂的老板和总经理,下来有些问题要问你,你可一定要老实回答,要配合上级领导的工作。”

    



    “不信就不信!”老方对苏涵说,“我看你这妹娃子面相这么好,怎么也和这些人一样黑心骗人呢?”

    “老方你这话就过了,别人一个女孩这么好心好意解释给你听,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这让何奇愣了一下,因为他原本只是身为镇党委书记,不能对到了入学年龄的小孩视而不见,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却没想到引起了对方这么大的不满。

    “老方,你胡说什么呢?这位是镇书记,那边还有厂领导在这里,你不要乱说话。”王贺批评道。



    王贺又批评道,他转头又对周铭说:“很抱歉周老板,老方这个人脾气可能有点臭。”

    



    可老方却并不领情:“不必了,明年我会送他去三塘那边念书,厂里那种破学校不去也罢。”

    “老方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我都告诉你了,这是760厂的领导,现在还是什么乡镇工业园的领导,你怎么能这么和领导说话呢?”



    ,



    (鞠躬感谢“987”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草原一匹狼”和“川西火枪”的三张月票支持!感谢“哎呀呀呀啊”的月票支持!)

    



    在王贺介绍这些的时候,周铭打量了一下老方一家,这的确是很普通的农村一家,和王贺说话的老方约摸六十岁,下面有两个约摸三十岁的儿子媳妇,一个不到二十的小女儿,还有两个六七岁的小孩。

    “老方,你家这两个小孩怎么不让他们上学去呢?”何奇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