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两个房间一个房间
    “我也没说广告牌不好,不过这么醒目位置的广告,收费不便宜吧?”周铭说。

    “还好,不过这个广告企业确实是潭州最有实力的就是了。”吴世平说。

    周铭在车后座上点点头没说什么,这原本就是他和吴世平之间随口提起的,周铭却没想到自己在后面居然还会和这家企业发生故事。



    听他这么说,周铭也没多说什么了,毕竟客套一句两句就好了,说的太多就显得虚伪了。

    



    吴世平停好车就带周铭和苏涵走上酒店台阶,来到门口,却见一个年轻人在几个中年人的簇拥下走出酒店,吴世平主动和他打招呼道:“安少好。”

    那年轻人这才注意到吴世平:“原来是吴秘书呀,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什么安少,就叫梁经理就好了,我也是单位里的经理嘛!”

    他嘴上这么说着,不过脸上得意的表情却很明显的出卖了他,作为省长秘书,吴世平哪里会看不出来,于是他拍拍额头说:“你看我这记性,安少是临楚机械公司最年轻有为的经理,我总是忘记。”



    周铭这才恍然大悟,之前周铭就觉得以吴世平这省府一秘的身份,还对一个年轻人这么客气,肯定是有内情的,原来如此。

    临楚机械公司就是周铭在火车站门口看到那块巨大广告牌的单位,根据吴世平的说法,这个企业是潭州乃至整个荆楚省内最有实力和影响力的企业。

    这个年代改革开放才开始,大多数企业都还是国有的,企业里的干部和官员基本是互通的,而这个临楚机械公司又是中央某个大部门的直属公司,承担很多国防工业的发展,公司的最高领导基本都是挂着天线,有直达天听,直接把消息传到中央本事的,因此一般的官员还真是要给三分薄面。

    “那这个梁安住在这里,他也是人大代表吗?”苏涵问。

    吴世平点头说:“是的,他前年大学毕业进了机械公司就被选为了人大代表,这个酒店已经被省人大给包下来了,能住在这里的,基本都是人大代表,或者是与之相关的人。”

    对于这个答案周铭并不感觉意外,毕竟他老子的关系和影响力摆在那里,他要不被弄成人大代表那才有问题了。只是看着刚才其他人大代表簇拥他的表现,就不难想象这个临楚公司有多大的影响力了。

    周铭摇摇头,随便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反正和自己又没什么关系。

    随后周铭跟着吴世平走进酒店拿到了房间钥匙,吴世平把他们送去房间就离开了,周铭看着桌面上放着的两把钥匙,笑着对苏涵说:“小涵,你说这吴主任也真是浪费,还给我们开了两个房间。”

    “那要不然怎么样啊?我们是一起来的,他总不能给我在另外一个酒店再开一个房间吧?”苏涵感到奇怪的说。

    周铭嘿嘿笑着说:“小涵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吴秘书既然知道我们是一起来的,那就应该也猜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那还给我们开两个房间,那不是多此一举吗?你说对不对?”

    苏涵这才反应过来周铭的意思,是想要和她睡在一起的,当然苏涵更明白周铭的这个睡在一起可不仅仅是单纯的睡觉,而是很复杂很羞人的睡觉,这顿时让她俏脸羞得一片通红。

    “他也不确定我们的关系,万一猜错了不很尴尬。”苏涵嘴里喃喃的解释着,也不知道是在给吴世平找原因,还是在给自己找什么安慰。

    最后苏涵自己也反应过来了,她对周铭说:“周铭你坐了三个多小时的火车,现在肯定很累了,明天你还要去见熊省长,今天就好好休息,我就回去我的房间了。”

    苏涵说着就要走,可周铭哪会放她走,更加在燕京那次以后,周铭也知道了她害羞和胆小想逃跑的心思,于是一把拉住她就把苏涵拽回了自己怀里,周铭伸手托起苏涵小巧的下巴,故意轻佻的说:“小美人,既然来了大爷房里就不要走了嘛,大爷是要休息,但也要人陪着一起休息。”

    苏涵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并没有兴趣听,低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嘴唇,就将她想说的话全给堵在喉咙里了。

    唔!

    苏涵娇呼一声,身体下意识的僵硬了一下,但也就只有一下,毕竟对于爱人的索吻,苏涵是不会拒绝的。

    苏涵的嘴唇小巧精致,唇瓣又滑又软,还带着一股香甜的气息,让周铭忍不住的吻得更深。

    苏涵的天性害羞,尽管和周铭的亲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她还是下意识的在挣扎,想要躲开周铭的侵犯,不过苏涵这只胆小的小白兔哪里会逃得出周铭的手掌心?最终还是被周铭给牢牢掌控在掌心里,当周铭含住用力吸吮的时候,苏涵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出去了一般。

    周铭可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可能会抱着爱人亲热还能规规矩矩的,那样就太不正常了,而随着周铭的手不规矩的乱动,苏涵喉咙里发出一声细微的娇吟,胸脯向上挺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太敏感了受不了,还是想让男人更用力的掌握。

    一番亲吻过后,周铭看着苏涵红润得能滴出水来的面庞问:“小涵,我们到床上去吧?”

    “随便你。”

    苏涵的这个回答无异于是给周铭吹响了冲锋的号角,于是周铭一把抱起苏涵,然后飞快的走到床边,把她压在床上,不等苏涵有什么反应,再一次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同时双手来到她的胸前,开始解起了扣子。

    不一会,当一阵凉风袭来,苏涵知道自己已经一丝不挂了,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她还是害羞的闭上了眼睛,随后当周铭分开她修长的双腿压上来的时候,她那粉润的小嘴里发出了让人热血沸腾的娇吟。



    一列火车停靠在潭州火车站月台,周铭和苏涵走下车,周铭伸个懒腰说:“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总算到了。”

    苏涵则观察了一下潭州火车站的环境说:“这潭州火车站可比我们临阳站要大多了,而且人也多多了。”



    周铭和苏涵走出潭州车站,在出站口有一位熟人在这里等他们,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熊省长的秘书吴世平。

    



    吴世平带着周铭来到了潭州酒店,这里原本是省委省政府的招待所,后来招待所重新修建,这里就改成的酒店,被这一次人大会议确定为是人大代表的指定入住酒店。原本按照规矩,周铭来到了潭州以后是需要先去人大报道的,不过有吴世平在这里,有些事情就可以化繁为简了。

    “周老板,入住手续我已经帮你办好了,钥匙放在酒店前台那里,我们过去直接就可以入住。”

    



    “那当然,潭州是我们荆楚省的省会城市嘛,不管是在政治地位还是在经济建设方面,都是要超过临阳的,人们要外出打工,在省内的话,显然潭州是要超过我们临阳的。”周铭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道,“另外来说,潭州有这么多大学,再加上咱们荆楚人的人文和务实还有一些小小的文艺情怀,未来潭州的发展只要不走偏,肯定是有机会成为中部地区最重要的经济文化城市的。”

    苏涵肯定的点头:“嗯!周铭你是在这里上的学,你比我了解,只要周铭你说能,那就一定能!”

    



    “吴秘书快别这样说了,你都是省府第一的大秘书,平时都是公务繁忙的,有些事情会忘记也很正常嘛!”那年轻人说。

    就这样,吴世平和那年轻人在门口相互寒暄恭维了一会,当那年轻人离开以后,面对周铭疑惑的眼神,吴世平给他解释说:“这位就是临楚机械公司的经理梁安,他是临楚机械公司董事长梁天的小儿子。”

    



    周铭上前和他问好:“吴主任你好,我们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了,还要麻烦吴主任你来接我们,真是不好意思。”

    吴世平则摆摆手说:“周老板苏经理你们不要客气,你们是领导重视的客人,并且你这一次来潭州也是有着重要使命,要我认真对待也是应该的。”



    周铭说的是在火车站门口竖立的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吴世平看了一眼给他解释说:“这是去年搞起来的,也算是个城市景观吧。”

    



    吴世平是开车来的,周铭和苏涵上了他的车,吴世平一边启动汽车,一边和周铭闲聊:“听说周老板是在潭州上的大学,一年多没来,有没有感觉潭州这里出现什么变化了?”

    “吴主任你这个问题就是在考我的观察力了,就算是南江那样的经济特区,一年也不会变成两个城市呀!”周铭叫苦道,“不过潭州的变化肯定是有的,就说火车站门口的这块广告牌,我记得我离开潭州的时候还没有的。”



    ,



    (鞠躬感谢“网名都被取了”和“书友2361536”的捧场支持!感谢“狂舞之风”的四张月票支持!)

    



    周铭笑了,自己能肯定潭州未来的发展是因为自己有前世的记忆,前世潭州的发展的确很好,尤其是在娱乐业方面,其他的经济发展也很不错,甚至还一度有了上升直辖市的呼声,尽管这只是谣传,但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潭州的发展情况,也给周铭很深的印象,至于苏涵这边,就是盲目对自己的信任了。

    不过不管潭州怎么发展,那也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潭州的发展只是刚刚起步,他们来潭州也只是来开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