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我是你一定不这么做(加更)
    这个会议原本是由蒋文主持的,但现在由于有杜中原来了,那么话语权自然只能移交了。

    杜中原摆弄了一下自己面前的话筒然后说:“各位荆楚省的代表们你们好,你应该都认识我,我就不再做自我介绍了。”

    “荆楚省是块风水宝地,以前人们叫荆楚人都叫楚蛮子,都说楚蛮子浑身上下有一股蛮劲,喜欢搬蛮,所以才会成为革命的摇篮,所以才会诞生革命的火种,可以说没有荆楚省没有荆楚省这股子蛮劲就不会有后来革命的胜利,”杜中原说,“那么现在,全国都在实行改革开放,中央也同样对这块楚地寄予厚望,希望荆楚人能用你们这股蛮劲,为改革开放蛮出一片新天地!”



    “我放你娘的屁!”梁安叫骂道,“我看没脑子的人是你,我告诉你,你今天要再敢提你那个乡镇工业园,我就要把帽子帮你扣到杜主席那里去!”

    



    “我非常感谢大会能给我这么一次发言的机会,尊敬的杜主席蒋书记和熊省长,我想说的是关于建设乡镇工业园的意义。”

    周铭还是和上次一样拿出了一份准备好的文稿,摊开念了起来,这份讲稿其实就是上次的那份,只是在一些地方做了修改,也加了一些新东西进去,但大体集中资源发展和带领广大农民朋友共同致富的主体思想还是没变的。

    “近些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沿海地区工业化进程的发展,在全国带起了一股离乡外出打工的热潮,”周铭说,“我相信随着沿海地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沿海与内地的经济差距越拉越大,这种打工热潮会愈演愈烈,而要想解决这种大规模的人口流动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消除差距。”



    周铭说完,杜中原带头鼓掌,会议厅内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位周代表的发言非常具有建设性,他说的打工潮也说明了他对一些时事,还是观察得非常准确的。”

    杜中原只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就让下一位代表发言了。

    这对梁安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讯号,在他看来杜中原没说好也没说坏,说不定就是在等他的反对言论,毕竟这种中央领导就喜欢玩平衡那一套嘛!

    在这样的想法下,梁安信心满满的发言说:“杜主席、蒋书记还有熊省长以及各位代表,刚才听了周代表的发言,我也有些自己的想法要说一下,我认为周代表的想法并不是解决农村问题的好办法。”

    一言激起千层浪,所有代表都不能不转头去看他,尽管上一次梁安就已经反对过周铭的乡镇工业园想法了,但那只是摸底会议,相对来说并没有那么正规,但这可是正式会议呀!而且连国家主席都来了的,你怎么还敢这么说?

    感受着全场的注目礼,梁安感觉心里非常受用,他骄傲的昂起头,接着说道:“我认为乡镇工业园或许能在短时间内让农村经济有一个飞跃,但那更多的是集中了优势资源短暂爆发出来的结果,这从长远来看是不利于农村发展,甚至是有害的。”

    “我记得改革开放最先进行的就是在农村,最先开展的也是农村分田到户的联产承包制改革,为什么要这么改?就是因为过去的公社制度严重的束缚了广大农村的自主生产力,现在广大农民好不容易解放出来了,如果又再弄一个乡镇工业园出来,这岂不就开了历史的倒车吗?”

    梁安继续说:“改革开放从最开始就说了,是要解放生产力,但周代表的这个想法,不就是想把农村搞回十年前吗?这样的想法是肯定要不得的!”

    相比周铭说完以后的掌声,梁安说完以后全场静悄悄的,在主席台上领导没有表态之前,他们着实不敢轻易做什么。

    台上杜中原左右看了一下,见其他人都没有想法以后,他才开口说道:“楚蛮子果然名不虚传,这会议才刚开始,每个人就都抛出了自己的看法,就像当年的新文化运动一样。”

    “我仔细听了一下刚才这位小代表同志的话,我认为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既然是改革开放,那么就一定不能再走过去的老路,不能够让过去那些错误的制度被重新搬出来,否则是对不起老百姓的。”

    杜中原开口这第一句话让梁安心里是非常开心的,因为就连傻子只怕也能听出来这话是在夸他了,尤其杜中原夸自己的话还是在自己反驳了周铭之后,就让他更开心了。

    梁安转头得意的看了周铭一眼,他很想看到周铭着急上火的样子,但让他失望了,周铭仍然是一脸的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表情。

    装,你这家伙就趁着现在可劲装,等我待会再给你多扣几顶帽子你就再也没装的机会了!

    梁安这么在心底想着,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杜中原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台上杜中原说:“不过这位小代表同志或许批判错方向了,因为乡镇工业园和过去的集体公社制度,还是不同的,其中最明显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农业生产集中,并且还是机关化管理,这样才使得公社的生产效率低下;但工业园却不一样,工业园是一种企业化的管理,这个竞争力就是要比公社要强很多的。”

    “我认为,周铭代表提出的乡镇工业园构想,既可以充分的发挥乡镇闲置土地的作用,又可以给当地居民创造就业岗位以及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是非常值得讨论的一种发展方式,如果在临阳证明是成功的,或许还能向全国范围进行推广嘛!”杜中原大手一挥说。



    看着国家主席杜中原和周铭握手的画面,梁安整个人都傻了,他感觉这画面在他眼里是相当违和的,就像是一个乞丐跑进了紫禁城穿上了龙袍一般,浑身上下都不对劲。

    如果只是握手倒还算了,关键杜主席还摇了一下手,这就让他不能理解了。



    周铭和杜中原就随便客套了几句,然后杜中原就离开了,毕竟这里还有这么多代表,杜中原总不可能放着他们不管,还是要和他们握手问好的;除此之外杜中原就算和周铭认识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周铭表现的太过熟络,那样只会让周铭被架在火上烤,成为众矢之的。

    



    随着杜中原的话音落下,现场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然后杜中原又说:“既然今天是人民代表大会,那我还是把话筒交给在座的各位代表们吧。”

    和上一次摸底会议的安排一样,这一次仍然还是周铭第一个发言。

    



    因为梁安听说过一个领导握手的潜规则,领导和你虚握一下手那只是客气,但要是用力摇了才是真的重视你,就像现在杜中原和周铭这样。

    可这只是周铭呀!一个乡镇土老板凭什么要受到国家主席的重视?

    



    周铭笑着解释:“当然,沿海地区不管是在引进外资还是在观念方面,都有着他们天然的优势,这是内地所没办法比的,但是内地却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发展本地经济,尽可能的缩小这种差距。”

    “杜主席,各位省委领导,还有各位代表们,我们农村的经济基础是相当薄弱的,就像我们建国初期那样,当初我们就是集中一切优势资源,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建设出一个新中国,那么现在也是一样,既然我们农村的经济基础很差,我们就更不能放任不管,更应该要把农村宝贵的资源集中起来,我认为只有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所有一切在改革中遇到的难题才会迎刃而解。”

    



    等到杜中原走开以后,梁安就又跑到周铭面前对他说:“周铭你这家伙不要以为运气好杜主席和你握手了你就牛气了,我告诉你你在我面前还是一钱不值,你也仍然是临阳山沟沟里出来的土老板!”

    面对气势汹汹过来的梁安,周铭一脸无奈:“梁经理,我劝你还是回去多读读书多看看报,尽可能的充实一下自己的脑子,就不会说出这么不着调的话了。”



    说完梁安就转身离开,只剩周铭在身后无奈的摇头,过了一刻钟,周铭和其他代表进场,分别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又过了几分钟,人大秘书长进来宣布杜中原主席进场,所有代表同时起立鼓掌,随后国家主席杜中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蒋文和省长熊清平在掌声中次第入场,坐在主席台上。

    



    “梁经理,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周铭说。

    梁安不屑的一笑:“那是因为你是个孬种,我告诉你我就敢!”



    ,



    (加更加更!虽然最近事情比较多,但为了群里可爱的朋友们,该加更还是要加更!)

    



    这让梁安想不通到几乎抓狂,但更让梁安无法接受的是,杜主席都没和他握手,就直接过去和周铭握手的,这算什么?回想刚才自己在周铭面前说的那些话,简直是在打他的脸,还打得噼啪作响。

    梁安那边的观念被颠覆了,但周铭这边可不会管他,周铭也对杜中原很客气的说:“杜主席您好,非常感谢杜主席能千里迢迢来到我们荆楚省,关注和支持我们荆楚省人大会议的召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