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谁在帮谁,谁欠人情
    也正是这个想法,顾平才会想要杜鹏过来他心里才会有底。

    但是现在,看着这些南江老板对待周铭的态度,就像是下级讨好领导一般,这怎么可能呢?难道这个周铭他还有什么不一样的身份吗?他难道不是运气好一点才挣钱的吗?还有刚才他们为什么要叫周铭周顾问呢?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考究的吗?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大老板为什么这么准时的到了?但凡大老板不都是会故意迟到来体现自己的身份和重要吗?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这简直让人想不通。



    “周顾问你好,别来无恙呀!周顾问见到你就好了,周顾问你就是股市的定海神针,没你在南江坐镇,那我们都是提心吊胆的……”

    



    听到周铭这么说,其他人也都纷纷举杯说:“周老板客气了,周老板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如果周老板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们很乐意。”

    “帮忙?你们要帮我什么忙?”周铭问。

    “周老板你的事情我之前已经听这位顾书记说了,你们在临阳那边搞了一个乡镇工业园,现在需要有企业过去投资嘛,周老板你放心,这个事情只要你开口,我们会想办法帮你的。”叶安股份公司的董事长郑毅说。



    可周铭却做了一件让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只见周铭把举起的杯子又放回到了桌子上,然后整个人都靠在了椅子上,对所有人说:“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事情是在帮我的忙,那么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没什么谈下去的必要了,因为我是来和你们谈合作给你们帮忙的,不是来找你们帮忙欠你们人情的。”

    周铭这句话说出去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家都愣愣的看着周铭,尤其是顾平,他简直有一种想杀了周铭的冲动。

    经过刚才的事情,看了这些南江老板对周铭的态度以后,顾平是已经相信周铭的确是有点关系,或许还有地位了的,但你要表现你有关系有地位也不是你这样表现的吧?我们来这里就是要拉投资的,现在这些南江老板也都愿意帮忙了,你怎么反而一副不乐意的表情了?你的人情就这么大吗?

    想到这里顾平急忙出来圆场道:“各位老板你们不要介意,周老板他最近心情有点不好,他刚才的话你们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关于乡镇工业园的投资……”

    不等顾平的话说完,周铭就马上打断道:“顾书记,请你不要给我做主,我刚才的话也并不是什么胡言乱语,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让你们去我们南晖乡镇工业园投资的确是在给你们帮忙,却反而要我欠你们人情,我是生意人,这样明摆着的亏本生意我绝对不做。”

    听周铭这话,顾平马上站起来说:“周老板你这是干什么?别人南江老板好心好意的来给我们帮忙,要去我们的乡镇工业园投资,你不领情就算了,你还往外推?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我说了,我不需要他们给我帮这个忙,好好的合作搞到最后欠人情,这样的生意我不做!”周铭说。

    “周铭,我知道你很牛,但请你牛要牛在关键的地方,不要什么情况都瞎显摆,这没意思。”顾平说,“我告诉你,我才是这南晖乡镇工业园的管委会主任,我是这里的负责人,让谁去投资谁不去投资都是我说了算,我就同意这些南江老板去我们工业园投资建厂。”

    周铭不慌不忙的抬头反问顾平道:“顾书记,你的确是南晖乡镇工业园的管委会主任没错,可要如果没我,只怕这些南江老板你见都见不到吧?你哪来的同意权力?”

    被周铭一下揭了老底,顾平一张脸猛然涨的通红,他指着周铭大声道:“周铭,不要以为你有多能耐,我告诉你,我现在有这个权力,我就有!”

    在座的南江老板他们见周铭和顾平有吵起来的趋势,马上起来劝架当和事佬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周顾问您不要生气,我们都是冲着您的面子去投资的,是我们相信您,并没有谁欠谁人情这个说法,而且周顾问您在南江做了那么多事情,也帮了我们不少忙,要说也是我们现在在还您的人情,您是没有欠我们谁任何人情的。”

    那边也在劝顾平:“顾书记你也不要生气,你都说了周老板他最近心情不好,你就不要和他吵了,大家的目的都是要给乡镇工业园拉投资嘛,你们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干嘛要这么吵起来呢?”

    被这些南江老板左一句右一句的劝,顾平的态度立即就软下来了,他点头说:“各位老板你们说的我都懂,我的本意其实也就是想要大家去我们乡镇工业园去投资建厂的,就算和周铭没关系,就当我欠你们一个人情也行,可是你看这周铭就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非要纠结一个什么人情的问题,我就真的搞不懂了。”

    “顾书记,其实周顾问他思考问题的方式是和你不一样的,他所选的角度也和你不一样,并且他说的也是有他的道理的。”金科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崔江劝顾平道。

    “好吧随便他了,我就当他是对的了。”顾平说。

    “别,顾书记你千万别这么想,我觉得这个事情得走心,你可千万别心不甘情不愿的,也别勉强。”周铭说,“而且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去乡镇工业园去投资,我也的确是在帮他们,我不可能欠他们人情。”

    顾平很不屑的对周铭说:“周老板,用一句你经常说的话,我真不明白你哪里来的自信,你怎么就是帮他们了。”

    “看来你们也都是同样的想法了对吗?”

    周铭先环视了一圈,看到了罗韩他们脸上的表情以后,他慢慢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仰头喝了一杯酒以后,然后才说道:“那好吧,我就来告诉你们这其中的道理,告诉你们究竟为什么是我在帮你们。”



    第二天晚上,周铭带着顾平和他的秘书来到南湖酒店订了一个包厢,顾平见就只有周铭和秘书两个人,顾平不由担心的问:“周老板就只有我们三个人行不行呀?要不你再打电话给杜老板看看他愿不愿意来?”

    “杜鹏?找他来干什么?”周铭好奇的问。嫂索可濼爾說,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看来顾书记你是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周铭看了一眼时间说,“现在时间马上就到了,等那些南江老板来了你就明白了,这样的机会有的是。”

    



    不过很多事情不是非要你想通的,就在顾平愣神的时候,周铭已经让这些南江老板坐在包厢里了。

    酒菜上来,周铭倒一杯酒首先说道:“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那么客套的话也不多说了,今天我之所以把各位老板请到这里来,其实是要和大家谈谈合作的。”

    



    “是这样的,我听说南江的很多老板都有很硬的背景,我知道杜老板也有首都的背景,所以他在这里帮我们说话的话,我觉得我们和南江老板相互之间的讲话沟通会更方便一点。”顾平说。

    周铭明白顾平的顾虑,很简单,就是他在这些天的碰壁以后,自己原先的自信被打击到不行,又不自信了,他觉得光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是说服不了那些高傲的南江老板,他这才想起自己给他介绍过杜鹏是燕京人,就又动起了脑筋,想找杜鹏过来帮忙。

    



    “原来是这样。”

    周铭回头看了顾平一眼,顾平很兴奋的在给周铭使眼色,就是让他赶紧答应下来,这样他们来南江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周老板,我知道之前在火车上还有来到南江以后我的态度有点不好,但该做的工作我希望你还是要认真去对待,不要……”

    顾平的思想工作还没有做完,包厢的门就被敲开了,包括南发展银行第一副总罗韩和金科股份公司董事长崔江在内的南江老五股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就都推门进来了。



    顾平简直不敢相信,在他看来周铭不过就应该是个小老板,运气碰到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再加?再加上和杜鹏的关系好,才能来南江挣了点钱,但那些钱也就是在临阳算多,要回到南江他还是什么都算不上的。

    



    面对这些人的问好,周铭只是微笑着和他们握手,然后为他们和顾平做相互介绍,这些人也热情的向顾平打招呼。

    听着这一声声的顾书记好,顾平当时整个脑子就不会想问题了,尽管当这些公司老板走进包厢以后,他就已经看出了他们的身份,因为里面其中有一位是他曾经拜访过的,只是他那个时候并没怎么理会自己,而现在和过去相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



    (鞠躬感谢“夏草药”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认为和这些南江老板沟通我还是没有问题了,”周铭见顾平似乎还是有顾虑,就接着说道,“顾书记你应该听说过我在南晖最开始卖八宝粥的事情,如果我没有办法和这些老板沟通的话,我肯定是连这些人都约不出来的,你明白吗?”

    但顾平却还有顾虑:“可是难得他们愿意出来一次,我们应该好好珍惜这次机会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