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他把我们惹毛了
    在现在这种老人政治的环境下,这样一个人的离世,他根本不可能只是一个人,连带着的会有很大一连串的反应。

    周铭想了一下问:“那这个意思是曹总你家里出了什么大变故了?”

    曹建宁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以后才说:“周顾问,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所谈的话吗?”



    曹建宁喝了一口水,并不着急回答,然后轻叹了口气的反问:“周顾问还有杜少,今天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应该猜到了吧?”

    



    “所以曹总你这样的人就成了那一派一致要对付的目标,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排挤你,以至于连带着记恨上所有想帮助你的人了?”周铭接过他的话头往下问道。

    曹建宁回答说:“没错,所以才会连累你们了,这都是我的疏忽。”

    “这也太不像话了!”杜鹏恼火的拍案而起,“他们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怎么能谁和你接触他们就要找谁麻烦呢?简直不可理喻!还是他们觉得我们好欺负?”



    “曹总,这个话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你就不要再说了。”周铭对曹建宁摆摆手说,“不过这个事情我和杜鹏还是不能忍的。”

    “周顾问……杜少,你们说你们愿意插手这个事情?”

    曹建宁瞪着眼睛有些愣了,因为原本他在听到周铭之前那番话,知道周铭已经看破了自己的那点心思以后,他会拒绝帮忙的。毕竟来说,中午自己约他在茶楼见面也的确是故意让那边知道,目的是希望那边来惹毛周铭,让周铭和杜鹏插手进来。

    这个事情说不上是坑他,但这种不打一声招呼就拉人下水的行为还是很让人恼火的。

    之前曹建宁看周铭的表态也貌似就是这个意思,可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到了最后周铭居然又转了话锋,主动表示愿意插手这个事情了。

    “不满曹总你说,如果是下午的时候我知道这个事情,我或许就不会参与了,但是现在我是肯定要和那边好好说道说道的。”周铭说。

    “这是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是晚上这个事情?”曹建宁感到更不可思议了。

    周铭肯定的点头说:“因为我和杜鹏都是有热血的年轻人呀!”

    杜鹏马上接话道:“没错,曹总你今天是没在现场,你不知道那个陶家人还有华少有多嚣张,平白无故来这里砸了我们的夜总会一圈就走了,还说这是在帮我们重新装修,还说他们是我们永远都惹不起的人,妈蛋的,这么牛皮哄哄的,他是真拿自己当成岭南王了是吧?他娘的,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我杜王爷有几只眼!”

    周铭拍拍杜鹏要他别这么激动,然后接着说道:“曹总,就是这么回事,简单来说就是你家那边把我们给惹毛了。”

    曹建宁愣愣的看着周铭和杜鹏说不出话来,要说周铭和杜鹏是这么意气用事他是打死不信的,要说杜鹏有点年轻人脾气还有点可信度,但要说周铭,曹建宁从自己和他这么多次的接触来看,他绝对是一个在各方面都很老成的人,曹建宁有时候都有一种错觉,仿佛周铭就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灵魂住在了这个二十多岁的身体里一样。

    周铭要是听到了曹建宁这个想法,肯定要给曹建宁点个赞,在大喊一声“恭喜你猜对了”的。

    周铭看着曹建宁仍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说:“曹总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去想了,反正我和杜鹏是来尽心尽力帮你的,你还管那么多做什么呢?”

    曹建宁苦笑说:“周顾问,如果是别人对我说这个话,我会很高兴的答应下来,不过周铭你的话,我就不能不刨根问底了,因为你这个人太可怕了。”

    “曹总你这话也真不知道究竟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了,而且这也是曹总你来找我的原因了?”周铭调侃的问。

    曹建宁不尴不尬的说:“没办法,我和周顾问接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是很相信周顾问和杜少的。”

    周铭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他说:“这个我知道,不过既然曹总你这么不放心的话,那我就和你交个底吧,原因也很简单,我是个生意人,我想做生意就希望能有一个稳定的环境,那么在岭南这里,我和杜鹏都是无依无靠的,就只能想办法给自己找个靠山了,比方说南江的陈云飞书记。”

    曹建宁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尽管他不认为这是周铭的全部原因,但至少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了。

    曹建宁想了一下说:“我明白周顾问你的意思了,只要我们曹家能稳定下来,周顾问你们的生意只要不触犯国家的各种规章制度,我保你们稳稳当当的!”

    “那我就太感谢曹总了。”周铭说,“不过事情才是第一位的,没有事情话不管说的怎么漂亮都没用。所以曹总,你要先和我们说一下你们家里的情况。”

    “这是当然的。”

    曹建宁应该是在来之前就已经想过这些问题的,所以他很快就说道:“我家里的情况说复杂也并不复杂,就是我大哥想保住曹家在岭南的利益,想用股市的发展还有其他的一些方面做筹码和中央讨价还价。”

    “这是没出路的。”周铭说,“中央不可能会容忍哪里有一个独立王国的存在。”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关键我大哥他不这么想……”曹建宁说到这里斟酌了一下接着道,“或者说我大哥和他那批兄弟不那么想,比方今天来找你的那位陶国令陶公子,就是其中一人。”

    “是其中一人,还是其中最重要的人?”周铭强调又问一遍。

    “最重要的人!”曹建宁回答说。

    周铭点点头,往后靠在沙发上:“明白了,那就从他这里开始吧!”

    曹建宁抬头看着周铭,第一时间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他又向周铭询问了一遍以后才确定了下来,他感到很惊讶:“周铭你是打算要从陶国令这边下手吗?”

    “或许吧,谁让他今天来我这里这么嚣张呢?这玩意是要有代价的。”周铭说。

    对于周铭的这个答案曹建宁无话可说,此时他只觉得周铭这话说的也太牛b了吧?



    “周铭,你说这个事情是不是曹建宁故意的?就是为了拉我们下马?”

    “故意可能不至于,但也绝对和他有关。”周铭回答说。



    周铭很公式化的微笑道:“曹总在门口不好说这些,咱们要不进去里面说吧?”

    



    周铭眉头一挑问曹建宁:“曹总你是想说你们曹家现在那种做岭南土皇帝的呼声很高?”

    “岭南土皇帝?这个词形容的倒是很贴切,但他们却未必能做得到呀!”曹建宁苦笑一声说,“父亲临走前曾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千万不要瞎闹,也千万不要和中央对着干,可这些家伙都是在阳奉阴违,现在父亲才一去世,他们就立即要抢夺曹家的话语权了。”

    



    周铭和杜鹏此时站在门口抽烟,他们是在等曹建宁过来,刚才在陶国令和华少离开夜总会以后,曹建宁的传呼马上就打来了,周铭把电话打过去,曹建宁就说他马上过来。

    过了一会,一辆大奔开到夜总会门口,曹建宁从车上下来,见到周铭和杜鹏就站在门口,他急急忙忙跑过来握着他们的手给他们抱歉道:“周顾问杜少,今天的事情实在抱歉的紧,有些事情都是我没有考虑到,但我也实在没想到会给你们带来这样的麻烦。”

    



    周铭拉了杜鹏一把,然后对曹建宁说:“曹总,我明白你的处境,所以你才要想办法来找人帮忙对吗?”

    面对周铭的反问,曹建宁愣了一下,他深深的看了周铭一眼,周铭则是胸有成竹的笑望着他,曹建宁这时尴尬的说:“周顾问,有些事情解释起来会有些麻烦,不过绝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曹建宁点头说好,他跟着周铭一起走进夜总会来到孔晓琳的办公室,因为在整个嘈杂的夜总会里,这是少有几个安静的地方。

    关上门坐下,周铭给曹建宁倒了杯水问他道:“曹总,今天的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总该和我们说说了吧?”



    周铭和杜鹏都吸了一口气,如果是普通人,那么周铭和杜鹏会劝他要节哀顺变,但是曹建宁,说这个话固然也没错,但一些背后的意义才是更重要的。毕竟曹英华的身份太敏感了,本身是元帅,同时又是国家的中流砥柱,帮助国家度过了很多难关的,甚至没有曹英华,杨老不可能上台,改革开放也不可能进行。

    



    周铭心下一动,旁边杜鹏马上就问道:“曹总,你的意思是说你家里真出了什么问题?”

    曹建宁默默的点头:“出了事,还是很大的事,就在前天,我父亲在首都去世了。”



    ,



    (鞠躬感谢“429856056”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监制”的捧场支持!)

    



    “曹总客气了,这个事情也是突发情况,是谁也不想也不愿意见到的嘛!”杜鹏也客气说。

    而周铭则看了曹建宁一眼,心里暗道曹建宁不愧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物,这说话的水平层次不低,张嘴先道歉,一句很轻巧的自己没有考虑到,就把杜鹏原本要责问他的话都给堵回肚子里了。毕竟别人已经说了自己没考虑到,也对你道歉了,你总不好一直揪着不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