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不管他
    郑队长点头说知道,然后转身就上车回去支队了。

    郑队长走了,曹建宁问周铭接下来该怎么办,周铭却给了他一个让他简直没有想法的答案:去喝茶。

    曹建宁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问:“我们就没有别的事情要做了吗?”



    周铭这话让郑队长暗暗咋舌,他觉得这个周顾问说话是真的牛气,居然连军区司令员都不放在眼里。

    



    周铭微微一笑,回答曹建宁说:“我们现在就是上了牌桌的赌徒,筹码都已经下了,牌也已经发好了,咱们就等着开牌了。”

    对于周铭的答案,曹建宁无话可说,不是周铭的比喻不对,而是周铭的比喻太对了,才让他感到可怕。

    “好了曹总你也不要多想了,我们现在先去喝茶吧,今天我这边带着武警部队的同志去抓人,你去忙另外一边的事情,咱们都忙了一上午了,到现在都没有好好的吃点东西,神经也紧绷的太久了,现在是要去喝茶吃点东西,好好放松一下了。”



    不过他们的悠闲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们放在茶几上的大哥大突然响了起来,曹建宁接通,脸色马上就变了,他问周铭:“不好了,是郑队长来的电话,说是军区去支队要人了,怎么办?”

    周铭还是那副悠闲喝茶的样子,一点也感觉不到紧张:“曹总不要慌,还记得我刚才和你说过的话吗?还是那句话,军区那边随便他怎么样,咱们不管他就是了,除非军区那边敢开枪强抢。”

    “这样不好吧?”

    曹建宁倒吸了一口气,开枪强抢那是肯定不可能的,除非军区那边疯了要造反,否则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可就算不开枪,万一要是军区和武警支队这边打起来了,那也是要让中央震怒的冲突呀!

    周铭当然能明白曹建宁的顾虑,他放下茶杯说:“曹总,你千万不要怕有什么冲突,这是在所难免的,甚至还可以说,有了冲突才能让事态再升级。而这个冲突不论是政治需要还是按法律来说,都是我们站的住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没有退缩的理由。”

    曹建宁长长呼出一口气,他这才对郑队长那边说:“郑队长,你要守住那边,只要军区不开枪强抢,你就一定要看好那两个嫌疑人!”

    说完曹建宁就挂断了电话,曹建宁放下大哥大对周铭说:“我已经吩咐好了,郑队长是职业军人,他会严格执行命令的。”

    周铭点头说:“这样就好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静观其变吧,听你说白云酒店那边有道白切鸡很好吃,你带我过去尝尝吧。”

    “好的。”

    曹建宁起身带着周铭离开茶楼,过去白云酒店,曹建宁要了一个包厢,他和周铭进包厢坐下,曹建宁坐下以后还有些心事重重,但周铭却没事人一样的坐下来吃菜,仿佛真的没心没肺一样。

    这让曹建宁想起了父亲经常和自己说过领袖在无数敌人围攻下的那份气定神闲,只怕就是周铭这样了吧。

    突然周铭的大哥大响了,周铭拿起来接通,那边传来一个很严肃的声音:“你好请问是周铭同志吗?我是陶年生。”

    “原来是陶参谋长呀,首长好。”周铭这么说了一句,对面曹建宁原本还准吃菜的,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陶参谋长?

    曹建宁很清楚,这个姓这个称谓在白云市这里就只有一个人,难道说是陶国令的父亲给周铭打电话了吗?

    “周铭同志你好,我要求你马上释放被武警支队误抓的陶国令和姜春华。”陶年生那边也不客套,张嘴就下了命令。

    对于陶年生这种常年的部队军官来说,他的命令是毋庸置疑的,一般人搞不好下意识的就要答应他了,但周铭却只是笑了笑:“陶参谋长,既然你也知道那是被武警支队抓的,那你老人家要找也应该去找武警支队那边,我又不是什么领导干部,你找我有什么用呢?再者说了,我只是举报人,放不放人和我也没关系吧?”

    “周铭同志,有些话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陶年生说,“我知道你和国令在一些事情上有冲突,我在这里代表他向你道歉,我也能保证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好吗?”

    “好吧,陶参谋长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直话直说了,”周铭说,“原本像陶参谋长你这样的首长,我是应该要给面子的,但有些事情还是要将心比心的,陶参谋长,我就问你,如果今天是我被抓起来了,我和你说这个事情到此为止了,你会答应吗?”

    陶年生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周铭同志,我今天不是来和你讨论问题的,你要知道我这是在给你机会。”

    “那么陶参谋长很对不起,我不需要这个机会。”周铭说。

    “周铭同志!”陶年生提高了一个语调说,“你难道真的以为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打电话找你的吗?你难道真的以为我对付不了你吗?”

    “当然不是,”周铭说,“陶参谋长你是军区的参谋长,是我一辈子都高攀不起的首长,你有很多关系,捏死我也会像捏死蚂蚁一样容易,但是有些事情我办不了就是办不了,陶参谋长你总不能这么为难人吧?”

    陶年生气得咬牙切齿,一连说了三个好:“好你的周铭,今天你要不放了国令,我会让你后悔的!”



    “一切顺利,陶国令和华少都在那里,正好被一锅端了。  ”周铭回答。

    “太棒了!”曹建宁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不过现在他还不敢松气,毕竟这还是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他又说,“我刚从市政府那边过来,关于陶国令他们的举报信,我已经通过渠道发到中央去了,最晚明天下午就能到。”



    曹建宁转头看向周铭,周铭问郑队长:“是不是军区的陶参谋长打的电话过来?”

    



    在曹建宁看来,周铭的这个答案根本是不可理喻的,现在自己叫武警抓了一个军区参谋长的儿子,和大哥正式摊牌,这都已经不是在捅马蜂窝了,简直是捅了一个肯定会爆炸的大炸弹,这个时候怎么看都应该是最紧张的,可是周铭这家伙居然这么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居然还要悠闲的去喝茶?你这简直淡定到有点过分了吧?

    曹建宁看着周铭,如果不是他知道周铭不是那种只会惹事不会处理的主,曹建宁真的就要骂人了。

    



    周铭点头说了一句那就好,曹建宁又说:“周铭,我们是不是要做点其他的准备?”

    周铭看了曹建宁一眼,知道他会这么问,他心里肯定是很担心的,但他又不是杜鹏那种年轻人,心里多少还是能沉得住气的,他才不会问下一步该怎么办,或者是这样有没有用的话,他就只能这么问了。

    



    周铭说着也不去管曹建宁的态度,就带着他出门去茶楼了。

    他们到了茶楼坐下,周铭点了一些东西,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喝茶,曹建宁很敬佩周铭的这份静气,并且在周铭的感染下,他也慢慢平下心来了。

    



    “没错,就是陶参谋长亲自打的电话。”郑队长回答,语气满是对周铭能猜出这个的惊奇。

    “那就不管他,随便他说什么,反正在严打以后你们武警部队就已经脱离军区领导,成为一个独立部门了,别说只是一个参谋长,就算是军区司令员来了,他也一样管不到你。”周铭说。



    见曹建宁和周铭都这么说,郑队长这才无话可说,周铭又对郑队长说:“郑队长,你先会支队吧,请务必看好嫌疑人,如果有什么事情请马上和我们联系,我和曹总移动电话的号码你应该知道。”

    



    周铭自己却明白,这个话是这样说表面上是没错,武警部队和军区相互没有统属关系,军区司令员也管不到武警这边,哪怕只是一个普通军官,司令员也没动的权力。不过在官场上,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的交错在一起,军区司令要把手伸过来对付谁处理谁,还是有很多方法的。

    周铭明白,郑队长当然也不傻,他转头看向曹建宁,正准备说什么,曹建宁却先说道:“郑队长,就听周顾问的,陶参谋长那边不去管他。”



    ,



    白云酒店是周铭住的地方,在协助武警抓住了陶国令和华少以后,周铭马上就回到了酒店,这个时候曹建宁已经等在这里了,在酒店一楼大厅,曹建宁见到周铭过来急忙起身过来问周铭道:“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准备当然是要做点准备的,毕竟在中央做出反应之前,我们还是要顶住你大哥那边压力的。”

    周铭这句话就像是预言一般,当他的话才说完,就见门外一辆挂着武警牌照的车辆停靠过来,然后一个军官样子的人跳下车,这个人曹建宁和周铭都认识,他是武警支队的郑队长,今天的抓捕行动就是他帮忙的,现在他急急忙忙跑过来对曹建宁和周铭说:“曹总,周顾问,刚才军区那边打电话过来了,说白羊酒店是军区规划的特别区域,里面存放东西也属于是军事需要,要求我们这边立即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