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周铭你今天怎么了?
    对此,所有人都和邢原的想法是一样的,怎么一个事实就摆在眼前,还要去反驳呢?

    只有岭南常务副省长南江市委书记陈云飞深深看了周铭两眼,没有说话,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

    “陈省长,这条连接临阳和南江的高速公路是我们国内的一大创举,不管是从工程难度还是从集资方式,以及是公路后续的管理和维护上来说,所以我认为既然是创举,那我们就理所当然应该想办法把这个事情做大做强,就应该交给我来做!”



    周铭的这个答案让邢原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周顾问你真的太可爱了,我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话来,没想到你居然能找出这么一个理由,你真的是让我太高估你了。你说我给不出百分之三十的回报,但我确确实实就给了出来,从江南到滨海也不知道多少人拿到了钱,这个铁一样的事实就在眼前,我真不明白周顾问你为什么能视而不见,还说这是不可能的。”

    



    邢原摇头叹息道:“真想不到创建股市享誉岭南的周铭周顾问,居然是这么一个徒有虚名的人,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最后邢原把决定权交给了陈云飞:“陈省长,这个事情是事关岭南和荆楚两省五市的大事,一定是要对各方面负责的,依我看周顾问现在的情绪化很严重,他已经不适合再接手这个事情,不知道陈省长意下如何?”

    陈云飞想了一下然后说:“邢先生言之有理,不过邢先生自己也说了,这个事情是事关两省五市的大事,还是需要慎重考虑的。”



    ……

    在有了邢原的这个插曲以后,陈云飞也没心情继续把这个会开下去,很快就宣布散会了,只是最后陈云飞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把周铭叫到了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

    周铭和沈欣说一声让她等自己一会就跟着陈云飞走了。

    陈云飞和周铭一前一后的走进休息室,陈云飞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质问周铭道:“周铭你今天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有谁威胁你了?或者是这个高速公路项目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陈云飞叫自己过来周铭就有了这个心理准备,因此周铭不闪不避,老实回答:“陈省长,我这边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我在岭南省这边有陈省长你为我撑腰也没谁敢为难我,还有这个高速公路项目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我当然也不会有任何的不满意。”

    “那是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了?”陈云飞又问。

    周铭摇头回答:“也没有,陈省长你待我很好。”

    “那你刚才是怎么一个情况?你怎么会给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给压成这样?一句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翻来覆去抱着一个他不可能给出百分之三十的回报在那里说,我都怀疑你究竟是不是周铭,你周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智商了!”

    陈云飞很大声的指着周铭的鼻子问,似乎是要把刚才邢原给他受的气全部给找回来。

    陈云飞也不能不生气,首先邢原既然是受滨海市和江南省的委派来白云市的,那么就可以代表了那边的本事,周铭则代表了岭南,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其实岭南和滨海一直在较着劲,都想在各方面压对方一头。

    原本这一次周铭提出连接临阳到南江的高速公路是很长志气的,因为在此之前滨海那边也在修高速,只不过那边的高速修了好几年浪费了大量的财政预算,而岭南这一次却不仅不用政府出一分钱,反而还可以利用高速公路赚钱,这样显然就高下立判了。

    正是这样,今天的这次会议,岭南也有一种炫耀的意思在里面,可就在这个会议室,邢原一番说辞,直接就打了岭南的脸,陈云飞作为今天的主持,他真的没法不生气。

    当然其实从邢原过来的时候,陈云飞就有预感他会搞点事情出来,不过今天有周铭在这里,陈云飞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周铭这个家伙根本不是人,不管邢原要搞什么事情他都能应付的,可没想到今天就连周铭也哑火了,给了邢原在会议上一个人表演的机会,这就让他火冒三丈了。

    陈云飞瞪着一双眼睛,见周铭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又问:“周铭你给我说说,今天究竟怎么回事?”

    周铭想了一下,并没有着急回答,反而先问陈云飞:“陈省长,你觉得十亿投资回报三亿,这可能吗?”

    如果换成其他人,肯定张嘴就说‘怎么不可能’了,毕竟邢原在滨海市和江南省的辉煌在那摆着,不由人不信。

    但陈云飞还真不信,一方面是常识告诉他这不可能,另一方面是陈云飞相信周铭的判断,知道周铭不会在这方面开玩笑。也正是如此,当周铭在会议上一口咬定邢原不可能给得出那么高回报,其他人都搞不明白的时候,就只有陈云飞没有妄在心里下结论。

    “周铭你觉得他这个高额的回报是有问题的?”陈云飞问。

    “问题肯定有,而且这个问题估计还不小,只是在没有调查之前我没法给陈省长你任何答案,我只能说这笔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给他的。”周铭斩钉截铁的说。

    周铭的坚定让陈云飞愣了一下,然后陈云飞凝神想了一会问:“是要滨海和江南那边去查一下他吗?”

    周铭摇头:“那边要能查出问题他根本就走不到今天,他手握十亿巨款,这笔钱是能通天的,所以走一般途径估计还不好查,反而还会打草惊蛇。”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陈省长,这个事情我去找曹总和杜鹏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走点其他途径来查。”

    “你有把握吗?”这个问题是多余的,但为了保险起见,陈云飞还是问了一句。

    “把握?”周铭笑了,“我能打包票只要有一个真正公正的调查组,他身上的问题是一堆一堆的,这就不是我有没有把握的问题,而是我要把这个案子搞多大的问题了,不过不管案子的牵扯范围有多大,但邢原这个人,我可以断定他不是死刑就是无期。”

    陈云飞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看着周铭自信的笑容,这才是他所认识的周铭,没有任何问题能难倒他,和之前会议上那个根本判若两人!

    周铭的自信也是有道理的,那毕竟是十个亿的答案,从上到下天知道要牵扯多少人,搞不好就是一个牵扯省级干部甚至是中央的惊天大案。

    不过陈云飞想到这里又有些纠结,只是邢原才在会议上得瑟了一下,周铭就要揭开这个一个盖子,会不会有点……

    周铭看出了陈云飞心里的想法,他说:“陈省长觉得我这么做过分了?那没办法,谁让我就是这么一个有仇报仇的资本家呢?他敢动我的钱,我就要弄死他,而且我也没有利用权力去欺压他什么,我只不过是要把他的犯罪事实给公诸于众,为滨海和江南的老百姓除害,挽回他们的经济损失罢了。”

    说到最后周铭又恬不知耻的补了一句:“这么说起来我还是个支持国家法治建设的人民英雄呢!”



    邢原的一席话落,所有人的目光立即齐刷刷的对准了周铭,心里想着邢原这个家伙今天就是来砸周铭招牌,抢周铭饭碗的嘛!

    相比之下周铭就显得冷静许多,他只是定睛看着邢原,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知在想着什么。其实对于邢原的这个提议周铭并不感到惊讶,因为自从邢原反驳自己开始,周铭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了,否则这位手握十亿能给出投资者三亿回报的江南传奇先生,干嘛要跳出来说那么一通呢?



    “我觉得很不妥。”周铭说。

    



    邢原说完转头向周铭,故意又问他说:“不知道周顾问你以为呢?”

    “给你是肯定不可能的,你也做不了。”周铭还是这个答案。

    



    要知道,尽管陈云飞确实管不到你,但好歹对方也是个常务副省长,该有的尊重还是必须要有的,否则自己不懂事是次要,要真把对方给惹火了,给他找点麻烦,让他不死脱层皮还是很简单的。

    如果是曹建宁和杜鹏这样的权贵子弟还好,出了事总有人出来帮忙说话,而邢原只是普通工人起家,并没有什么背景,要是真惹上了事情,他要脱身也是很麻烦的。

    



    “那是当然,”邢原说,“我也相信陈省长作为这一次项目的主管领导之一,一定是能做到不偏不倚和公平公正公开的。”

    陈云飞面色一沉说:“这点请邢先生放心,我会对党和人民负责的。”

    



    邢原哦了一声,饶有意味的问:“不知道周顾问你觉得哪里不妥呢?”

    “如果是在正当的经济环境和合法的经营策略下,你根本给不出十亿百分之三十的回报。”周铭说。



    这也太死鸭子嘴硬了吧?

    



    邢原的话也是其他人所疑惑的,就连白云市委书记黄南也多看了周铭两眼。

    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他们其实都已经料到了周铭肯定会要保住自己支配这笔钱的权力,他们也都想过周铭会怎么去说去反驳,却都万万想不到周铭竟然这么直白的说他给不出那个回报。



    ,



    (鞠躬感谢“飞火流星1”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悠悠闲人ln”的月票支持!)

    



    所以他在面对党政官员的时候还是要小心再小心的,现在他这么突然的跳出来当着陈云飞的面在他的地盘拆他的台子,没有一个过硬的理由是根本说不过去的,而那少说十几亿的路政基金,就是他的目标。

    邢原也注意到了周铭的目光,他很挑衅的故意问道:“周顾问,你觉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