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磨人
    面对周铭的责骂,沈欣却不仅没有一点消停,反而反手抱住了周铭脖子,主动吻住了周铭的嘴唇。

    女人的唇瓣依然热情柔软,但在这个时候在车里却没办法让周铭产生任何**,周铭推开强吻自己的沈欣,对她说:“沈欣你怎么了?”

    沈欣摇头说:“我没有什么我就是太兴奋太爱你了!”



    最后沈欣又叹了口气说:“不过只可惜当时我手上没有相机,如果能把周铭你那时的侧脸拍下来,照片拿到世界上去一定能得奖的!”

    



    周铭这下子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的确,自己自从认识沈欣以来就好像一直忽略了她的年纪,只知道她是港岛财经的首席记者。由于这个身份一般来说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女人所拥有的,再加上沈欣一向和林慕晴走的很近,周铭下意识的就把沈欣和林慕晴归到一类人里去了,认为她们就应该是成熟典雅,头脑清晰做事有分寸的女人,却忘记了沈欣并不是林慕晴,她有自己的个性和年龄。

    沈欣因为家庭和成长环境的原因,表现出来的气质会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但谁又能说她表现出来的就是她真实的那一面呢?或许一个真实的沈欣就是激情任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女孩。

    这就像很多学校里平常很认真学习又长的漂亮的乖乖女校花们,她们往往更容易受到校外黄毛混子的诱惑,被开发出来以后,会比那些小太妹玩起来更疯。



    如果是一分钟前沈欣在自己面前做出这样的表情,周铭觉得自己还能狠下心来继续教训她,实在不行打她屁股都行,但是在想到了刚才以后,周铭就狠不下这个心了。

    于是周铭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俏脸摇头说:“放心吧,我没生气,不过你知道错了就好,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一股冲动,是这个世界逼你当沈记者而不是真正的沈欣,但是你也要分场合的,就像刚才,你不觉得你那样很危险吗?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意外,你知道我会有多伤心,你忍心吗?”

    周铭的话直刺进沈欣的内心,让她一下子感觉自己被柔情包围了,幸福感动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沈欣哽咽着对周铭说:“对不起周铭,我以后不会这么任性了,我一定一定会听你的话,你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我以后也绝对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从沈欣的语气和她说的话,周铭知道她这话绝对是发自真心的了,但周铭还是要说:“欣欣你记住,我不要你为我改变什么,我只要你做你自己,要改变也一定是为你自己改变你明白吗?”

    “我懂了,我会努力的!”沈欣坚定的说。

    周铭这才露出了笑容:“这才是乖女孩嘛,来,为了表示对你的奖赏,大爷赏你亲我一下。”

    周铭说着指着了指自己的嘴巴,沈欣听后主动搂着周铭的脖子,献上了自己的香吻,甚至最后还故意用她的小香舌在周铭的嘴唇上很诱惑的舔了一圈,妩媚的对周铭说:“多谢大爷恩赐,奴婢亲得大爷舒服吗?如果不舒服,大爷可以随意惩罚奴婢哦,任何惩罚奴婢都可以哦!”

    沈欣的这番话再搭配她的表情,那种风情直挠得周铭心里痒痒,尤其自己和她发生关系以后才没多久,想起之前和沈欣从房间到卫生间里的那场大战,周铭就感觉有一股热血在向下涌去。

    这让周铭想起了后世很流行的一句话:你这磨人的小妖精,眼下沈欣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周铭很轻佻的托起沈欣的下巴恶狠狠的说:“小妖精,你最好不要再挑逗我了,要不然我会让你好看的。”

    听到这句话,沈欣不仅没有被吓退,反而伸手到周铭的胸膛抚摸起来:“大爷,奴婢刚才不是说了吗?只要大爷想,奴婢随便大爷您处置的!”

    七月份的天气本就很热,现在沈欣还来这一手,就让周铭更热了,当周铭正要进入状态的时候,外面的喇叭声却提醒了周铭这还是在大马路上,周铭只好作罢,对沈欣说:“先送你去寄稿子,等回去我再好好教训你。”

    沈欣听话咯咯笑起来:“大爷,其实奴婢的稿子没必要那么急着交也行哦,大爷可以先在奴婢这里办大爷想办的正事,明天后天再交稿子都行……”

    沈欣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再也忍不住的发动了车子,直接一个转弯掉头就朝云天酒店疾驰过去,在停车场停好车,周铭拉着沈欣上楼。

    一声醉人的呻吟为这场大战画上了休止符,大床也停止了摇晃,周铭和沈欣相拥在床上大口喘息着,回味着刚才激情的余韵。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慢慢睁开眼睛,和平时不同,他们只是相视一笑,并没有过多的交流,而这时周铭放在床头的大哥大突然响起来了,周铭拿起来接通,曹建宁爽朗的声音立即传了过来:“周铭,我听陈省长说了,你想要调查那个邢原?”

    “没错,那个家伙有很大问题,不过走正当途径去查恐怕会很麻烦,所以想找你走一些非正常途径。”周铭说。

    曹建宁那边却哈哈一笑:“我看是周铭你这小子被人抢了风头泄恨报复吧?”

    周铭皱了一下眉,不过却不是因为曹建宁的话,而是因为身旁的沈欣。

    曹建宁那边听出了不对劲,好奇的问:“周铭你那边怎么了?”

    “没什么。”周铭说,眼睛死死盯着面前不断上下起伏的被子,想着自己这边在和别人打着电话,被子里面却有一位美女在做这么香艳的事情,这样的刺激就让周铭感到欲血沸腾,他喘着粗气说,“曹总,我只想说邢原那个家伙根本是找死,他敢跟我抢东西,我会让他不得好死的,这个事情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曹建宁说,“我也看邢原那个,他什么东西,也敢在我们岭南这么嚣张!”

    这个时候周铭根本听不进去曹建宁说了什么,他只是随便哈拉了几句就挂了手机……



    在周铭的车上,沈欣大声叫喊道,从她用力握紧挥舞着的小粉拳上,周铭就不难看出她此时的心情有多兴奋。

    虽然是被自己的女人夸赞,但周铭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有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周铭也是大老爷们,当然也不能忍自己女人被人这么侮辱的,不过自己毕竟是重生回来,心理年龄快五十岁了,总不能和小朋友一样跟他掐架吧?那也太难看了。所以最后周铭才会摆出一副顺从道歉的姿势,趁他放松心情那一刻,突然给他来一下最狠的。

    



    这个答案让周铭是真的没一点脾气,不过为了让沈欣长记性,周铭还是硬下心来板着脸教训她道:“你的心我懂,可是你也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呀?我们是在车里,是在车来车往的道路上,你有没有想过你万一出什么意外了怎么办?你也这么大了,你怎么连这个都不注意呢?”

    “我有多大?我也才二十出头,本来就应该有点激情的嘛!”沈欣说。

    



    “当然有啊,周铭你都不知道你刚才砸他那一酒瓶子,还那么冷静的擦着他的头,说着那么冷静的话,你那个侧脸还有你那个眼神简直帅呆了”

    沈欣言语坚定的就像是一个卫道者,她接着又说道:“一般人遇到了刚才那个事情要么会拍桌子要么就会直接掀桌子,但是周铭你的做法却和绝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你是非常冷静的表面稳住他,冷不丁的给他来一下最狠的,一边脸上很虔诚的向他道歉,另一边手上却在下狠手,这样的腹黑简直让人爱死了!比那些整天只知道唧唧歪歪却什么也不敢做的懦夫,还有那些凭着一股热血瞎冲动的莽夫都强多了!”

    



    “周铭你生气了吗?对不起,我错了。”

    突然沈欣懦懦的声音响起,周铭抬头起来,就见到沈欣那张很委屈的俏脸,显然是她刚才见自己一言不发,就以为是惹自己生气了。

    



    “对了周铭你的星座不会是天蝎吧?我可记得国外有人研究过,天蝎的性格就是这么腹黑的。”沈欣说。

    周铭有些哭笑不得,看来不管什么年代女孩都对星座这个八卦事情那么热衷的。



    这把周铭吓了一大跳,他忙伸手把沈欣给拽回车里,同时把方向盘打向路边,停下车子转头对她破口大骂道:“沈欣你疯了吗?这样把头伸出去干什么?你知道有多危险,你不要命了吗?”

    



    周铭愣了一下,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竟然能给沈欣留下那么深的印象,周铭说:“得奖这个什么的真有点过了,我……”

    周铭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那边沈欣突然摇下车窗把半个身子都探出去大喊道:“周铭你就是我的偶像,我沈欣一辈子都爱你!”



    ,



    “周铭你刚才实在是太帅了,我简直爱死你啦!”

    



    周铭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表情有点尴尬,因为事情倒的确是和沈欣说的差不多,很多人要么不敢做会认怂,要么就脑子一抽瞎做事。

    就像之前和邢原在包厢里的事情,换成一般人肯定就不能忍,要掀桌子和邢原干到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