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不怕风大闪了腰
    周铭叹口气说,同时一只大手从她的脸蛋一路向下摸到了她的翘臀上,最后在她的小屁股上用力的拍了一下说:“起床了!”

    但沈欣却很不乐意不知嘟囔了什么,转身过去接着睡了,周铭给气乐了,只好低头在她耳边说:“你要再不起床我可就不要你了。”

    听到这句话,沈欣马上睁开了眼,嘟着小嘴很幽怨的看着周铭:“你就会拿这个威胁我。”



    “不过我现在已经被周铭你征服啦,我的心很小的,只能容下一个人,这样周铭你就不用担心我会被别人拐跑啦!而且以后周铭你不要我,我也会缠着你的,当然周铭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破坏你的生活,我只要能被你疼被你爱,我就心满意足了。”

    



    在会议开始前大家先聚在一起聊聊会议的事情,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尤其这个会议还是有很多企业家参加的,这就更是一个拉近彼此关系的机会,这些生意人就更不会放过了。

    “那个恶心讨厌的家伙果然也来了。”沈欣突然说。

    周铭知道沈欣说的是谁,顺着沈欣厌恶的目光看去,果然看见了邢原,他还是一副自傲的样子,在那里对几个岭南企业家高谈阔论说着什么,只是他头上的包的纱布,让他变得非常喜感。



    这个休息室就这么大,周铭和沈欣进来邢原不可能看不见的,他见到周铭主动过来打了个招呼:“哟!这不是周顾问和沈记者吗?没想到你们也来了?”

    邢原这个做法让周铭不能不高看他一眼,因为至少他的养气功夫是没问题的,心里恨一个人,但却仍然可以笑脸相对,这就是枭雄本质,也难怪他一个没念过书的混子,几年时间能拉起这么大的家业。

    不过邢原这么客气,周铭也当然不会落了下乘,微笑对邢原客套道:“是呀,但还是没邢先生你来的早,看来邢先生对这次高速公路的资金管理权还是非常积极的。”

    “那当然,我是志在必得的!”邢原很坚定的说。

    邢原的信心让周铭感到奇怪:“我很好奇邢先生你究竟是哪来的信心你一定能行呢?”

    邢原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头对周铭说:“就是这里头脑,我知道周顾问你在岭南这里的关系网很大,但有些时候关系也并不能解决一切事情,恐怕你也没料到这次的事情会搞到这么大吧?既然这个事情公开了,还有那么多外省的客商在这里,就不好搞暗箱操作了,周铭你的关系就不好用了。”

    “我知道周顾问你是南江股市的建设者,也创造了很多传奇,但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你已经根本不行了,只能给出四到十个百分点的利润,我也真亏周顾问你说的出口。”邢原很不屑的说,“我不知道周铭你今天会拿出什么方案来,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可以拿出百分之四十的利润出来,这就是我的本事!”

    邢原这句话说完,立即让周围几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很不可思议的看着邢原问:“邢……邢先生,你……真的能创造四十个点的利润?”

    邢原理所应当的点头,随后又有人问他:“可是根据周顾问还有国外的那些经济学,这么高的利润是很难创造的呀!”

    “国外那些东西就是骗你们的,那些洋鬼子亡我之心不死,哪会教我们什么?至于周顾问嘛,”邢原嘴角上扬,很轻蔑的说,“如果他能创造四十个点的利润,他不早像我一样成为岭南的亿万富翁了吗?就是因为他缺少我这个头脑,所以他才永远只能在几百万这点小钱上面打转。”

    说完邢原还故意问周铭一句:“周顾问你说呢?”

    周铭无奈的摇头说:“你真是不经夸,刚才我还觉得你多少能有点本事,现在就得瑟起来了。”

    邢原则不以为然:“有本事的人才有资格得瑟,如果周顾问你也能给出四十个点的利润,你也可以在我面前得瑟呀!”

    “我又不是小学生,有必要在你面前得瑟什么?无聊。”周铭说,“再者说了,你也根本给不出四十个点的利润。”

    邢原很怜悯的看着周铭说:“周顾问呀周顾问,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呢?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是这么老三样,我拜托你换句说辞好不?你不腻我都腻了。”

    “腻不腻都无所谓,说到了关键上就行。”周铭见邢原还想说什么,周铭先说道,“打住,我没兴趣陪你在磨嘴皮子,先失陪了。”

    说完周铭就转身离开,后面邢原又说了什么,周铭没注意没听清楚,但从他那放肆的笑声来看,想来并不是什么好话。

    “这个邢原真的是太嚣张了,周铭你那天真应该再多砸几个酒瓶。”沈欣说。

    “就他那小身板,我怕再多来几个酒瓶他就真扛不住了,不管他怎么混蛋,现在也是手握亿万资金的江南企业家,要真搞出人命,这是陈云飞和曹家也盖不住的。”周铭说。

    “可是看他这样我就是不开心,尤其他那副根本不把周铭你放在眼里的样子。”沈欣说。

    周铭说:“这你放心好了,让他多得瑟一会,他也就只有现在好得瑟的了。”

    “周铭你来了。”

    旁边一声招呼,周铭看过去,只见曹建宁和临阳市委书记陈达,还有其他几个南江的企业家跟着一起进来了,曹建宁看了那边的邢原一眼问周铭:“怎么那个家伙又在你面前嚣张了?”

    周铭点头说:“是啊,这个家伙今天还开出了四十个百分点的高利。”

    “四十个点?”曹建宁不屑道,“他还真不怕风大闪了腰啊,这个牛皮他也敢吹,今天就要他好看!”



    早上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房间,周铭睁开眼睛坐起来,耳边传来一声不太满意的呻吟,周铭转头看去,只见沈欣正把被子往身上拉去,秀眉微皱着,似乎对周铭起身把被子带起来的做法很不满意。

    自从那天沈欣用一副放浪姿态勾引周铭梅开二度以后,周铭这几天就一直住在这边了。



    就这个问题,周铭也问过沈欣,沈欣的回答就是一个能征服她的男人不可能会是邢原那种人渣败类,因为她看人不是看对方有多少钱,而是一个全方位的评价,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男人不中意,哪怕他手握几百亿美金也没用,相反她看中的男人,哪怕对方只是个脏兮兮的乞丐,她也会随他怎么样。

    



    周铭两手一摊,很没心没肺的笑了:“没办法,谁让你就吃这个威胁呢?”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不过沈欣还是很快起了床,两人洗漱穿衣服走下楼去吃早餐,到了约摸八点半的时候,他们一起来到了休息室。

    



    最开始的时候周铭和沈欣都还是很小心翼翼的,毕竟他们的关系也算名不正言不顺,算是偷情的,不过这是在外地酒店,基本没人管,他们也就渐渐放开了。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周铭渐渐发现沈欣在成熟理性的外表下,其实也就是一个有点极端的小女孩,或许和她从小到大的环境有关,她的脾气很犟,一旦认准的什么事情就很难回头,就像周铭自己,她自从崇拜上自己以后,就一门心思的挂在自己身上了,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人了。正是因为这样,当初在港城自己无意中碰到了她的丝袜腿,那样挑逗她,她才会不声张,私底下配合自己挑逗。

    



    那是周铭那天给他脑袋开了瓢的结果,在严打过后,这种故意伤害对一般人来说是很严重的,但对周铭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有陈云飞这位岭南常务副省长,还有曹建宁和曹家,自己在岭南,这点小事情要想摆平还是很简单的,甚至都不需要周铭自己出面,就自然有人会打招呼的。

    正是这个原因,周铭那天走了以后就没下文了,以至于周铭都快忘记了,如果不是今天突然见到他的话。

    



    一个又漂亮又高学识又有气质的美女记者,和一个住在窝棚里的脏兮兮乞丐?

    这怎么看都像是h版小说的基础设定,但直觉告诉周铭,如果有可能,沈欣真的能做的出来。



    “真不知道是你运气好,碰到了我,还是我运气好碰到了你。”

    



    这是后来沈欣对自己说的话,也让周铭放心了,周铭想到这里刮了一下她的小琼鼻,也幸好最先征服她的是自己,要是换做其他人,掌握了沈欣这种性格的女孩,天知道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邢原不管怎么人渣,他也是手握十亿的超级富豪,在众人面前人模狗样的,结果不还是拿他的女人来贿赂别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吗?



    ,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很快第二次关于高速公路的会议又在云天酒店召开了。

    



    这有点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不过想来也正是她的这种性格,才会让她这么年轻就成了港岛财经的首席记者吧。

    但事情总有两面性,沈欣的这个性格有好肯定也会有问题的,万一她认准了周铭,但是周铭却不是什么好人,或者就像那个邢原一样,就是个喜欢玩弄女人的人渣怎么办?那她难道也不回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